参考资料:文革迫害狂的下场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十九日】历史是一面镜子,时时取来照照,可以得到许多的启迪,成为人们做出重大抉择的宝贵借鉴。文革已成历史,作为镜子,文革予人以太多的教训,而其中文革迫害狂的下场更是深具现实意义。现在权且列举数例如下:

1、北京公安局长刘传新

北京公安局长刘传新,在文革期间追随中共当局,以执行公务的名义,肆意迫害,制造了大量冤假错案,如吴晗和孙维世就是死在他的手下。他在北京市公安局大权独揽,谁敢说个“不”字,轻则受到批判,不予重用,重则下放、劳改,甚至被关进监牢。他还利用手中的职权,长期将北京市公安局某处级机关内的一名年轻貌美的女干部拉在身边,经常陪伴他出入高级饭店和其他场合。

文革结束,一九七七年一月二十七日,经北京市委批准,刘传新被免去市公安局长的职务,接受审查。一贯神气十足的刘传新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现出了政治赌棍满盘皆输后的原形。他毫不隐晦地发出了伤感:“我这辈子什么样的场面都见过了,什么样的高级饭店都吃遍了……”

刘传新在接受审查期间,神经十分脆弱。一九七七年五月十八日,当他接到北京市公安局第二天要召开“批判刘传新大会”的通知时,脸色苍白,一言不发。

一九七七年五月十九日上午,刘传新自杀了。

2、北京公安局干部

一九七七年七月,北京市公安局更换领导。遂根据《关于在公安部和北京市公安局工作的军队干部调回部队的通知》,将北京公安局在“军管会”时期留下的手上沾满鲜血的七百九十三名军队干部,全部撤离北京市公安局。这七百九十三名军队干部被送往各自的部队以后,部队毫不留情地对他们进行内部审讯并秘密枪决,枪决地点在偏僻的云南,对死者的家属宣布:因公殉职。

3、北京公检法系统的看守员或审讯员

与追查北京公安局长刘传新同一时间,北京当局又在公检法系统抓了十七个典型,都是因迫害而手上沾满血迹的看守员或审讯员。对他们内部审讯并秘密枪决,中共高级官员赴刑场亲自监场。

这十七个人被枪毙了,并没有经过公开的法律程序。只是“知法犯法、家法制裁”。枪毙的理由竟然是:曾经规定过不准以肉刑求供,不准在监狱中对犯人施以肉刑或变相体罚。

北京公安系统对被清理的这些人的家属宣布:因公殉职。可是劳改系统的警察们都知道是怎么回事,感到非常震动。

4、“迫害狂”曹轶欧

曹轶欧是康生的老婆,文革时任中央理论小组办公室主任,她为人奸邪和歹毒,在文革中,整人之法有断章取义、凭空捏造、歪曲事实、刑讯逼供等。许多人在她的手中吃尽苦头甚至丢了性命。

到了文革后,她时时感到如同生活在囚室中。人们的咒骂,使她终日生活在恐惧、忧虑、痛苦、紧张和不安中。她的心,一会儿也不得平静。她怕敲门,怕响声,更怕人,特别是怕受过她迫害的中老年人。一见到这样年纪的人,就象惊弓之鸟一样,几乎抱头鼠窜。

“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一天傍晚,她孙女一进屋,她“噗咚”一声跪在地上,冲着孙女哭喊道:“现在有人要向我报仇,要谋害我,快搭救我吧,不然我活不成了!”

一九九一年,她在紧张、忧虑和恐惧中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善劝迫害法轮功的人

以上所举事例实在不过是沧海一粟,但也能给那些当今迫害法轮功的人们,敲响声声警钟。

迫害法轮功的人们,如果你觉得迫害并无报应可言,请你思量一下曹轶欧惶惶不可终日的晚年;

如果你觉得迫害法轮功可以换取政治资本与金钱美女,请你思量一下刘传新的下场;

如果你觉得自己只不过是在为国家执行公务履行职责,请思量一下那些被秘密处决的七百九十三名公安干部和十七名公检法执法人员;

如果你觉得迫害法轮功可以使你耀武扬威高人一等,就请思量一下文革红卫兵头目们的漫长的刑期。

中共凶残暴虐、贪污腐败,早已天怒人怨。到今年八月“三退”(退党、退团、退队)人数过亿,一亿中国人声明退出了中共党、团、队组织。最近,美国众议院有八位议员联合提出了“四一六动议提案”,支持中国民众一亿人“三退”,要求停止迫害法轮功。

“天灭中共”已成定局。中共邪党现在就象一列开往万丈深渊的死亡列车,那些还在执行着迫害法轮功的所谓任务的人,留给你们的机会已经不多了,请赶快跳下死亡列车,迅速作出明智的选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