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送报中的修炼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十九日】

师尊好!
同修好!

自二零零一年我们讲真相的报纸——大纪元成立以来,我便逐渐参与到报纸在当地的发行中来,至今已近十年。由于我们地区学员少,这报纸便成为了当地讲真相的主要工具之一。十年送报,看似简单,修炼及三件事却尽在其中。如果没有师尊的慈悲呵护与加持,没有同修的无私奉献和帮助,修炼前在常人中做什么事都只有五分钟热情的我,是不可能坚持下来的。每想到此,心中便充满感恩。也有一点体会与大家分享,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 突破

刚开始,我们需要开车单程两个多小时到湾区来拿报纸,也顺便参加晚上的大组学法,因此回到家时,常常是下半夜二点钟了。对于开车技术不佳,又怕迷路,怕开夜路,又不擅长看地图的我来说,独自去拿报纸就成了一个挑战。当时自己还没有手机,更没有地图导航仪(GPS)。由于人手少,自己必须得突破这些怕心和担心去分担送报工作的一部份。记得第一次单独拿报,在回来的路上果然迷路了。等到自己确定真的走错了方向,并找了个出口下来时,发现自己开到了一个似乎不太安全的区。冬天的子夜时分,街上寒冷而又空荡荡的,间或一两个酗酒的人走过。我不敢下车询问,也不知道自己开到了哪里,一时半会儿地图都没法查,又不敢离高速公路太远怕找不回去,而车上两岁的女儿正在熟睡……现在想来有点好笑,可当时真的紧张了好一会儿。自此,开车这一关算是过去了,也体验到修炼中不断突破自我的快乐。

二 较量

早些时候,报纸常常被偷,报箱报架也常被拿走或被毁坏。由于放报点比较集中在市区,离学员住家很有一段距离,因此给制止偷报现象增加了难度。有时候放完报纸,我就装成顾客在旁边或坐在车里守着,还真的抓到了几次偷报纸的。于是,我们加大了发正念的力度,每次到送报点时也都先正念清场,请师父加持,也请另外空间的正神发挥作用。

一天早晨,刮风下着雨,我费劲的将用雨衣罩住的装有报纸的购物车推到一个顾客流量很大的华人超市门口,却发现报箱又不见了,看了一下周围也没有。看着一车快要被雨淋湿的报纸,再看看周围来来往往匆匆忙忙神态冷漠的世人,我在心中喊到:“师父,我该怎么办?这儿华人这么多,不能没有大纪元!”紧接着,我感到有人在偷偷的幸灾乐祸,我一下断定就是在这儿干活的人干的,脑子里同时闪现出一个念头,报箱就在附近。于是我顾不上自己淋雨的狼狈,“直觉”让我直奔这个超市的后面仓库,果然发现了大纪元的报箱满身污垢的躺在一堆杂物里,旁边还有另一家的小报箱。我把我们的报箱抱过去擦干净,端端正正的又摆在了它平时守着的地方。放上报纸后,当即就有世人高高兴兴来拿报纸了。这时,雨小多了,天也亮多了,我知道师父帮我把另外空间的邪恶也清理掉了,就因为那一刻我没有退却,大法弟子的慈悲和正念出来了!

还是这个报箱,一次又不见了。后来发现被卡在了墙与铁的大垃圾箱之间。我用了不少劲儿也没取出来。这时,做保安的西裔年轻人也来帮忙,还是没有取出来。他告诉我只有过两天等垃圾车来把垃圾箱移开才行。可是,我怎么能忍心就这样离去,让写有“大纪元”的报箱众目睽睽之下夹在那肮脏的垃圾箱边上呢?!决不能!我又走上前,两手抓住报箱用力一拔,出来了!我简直不敢相信,保安也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谢谢师父!

如今,在这个人流量很大的超市的两大入口,多年来只允许有大纪元的报箱和报架一前一后守在那里。其实,这个报箱是塑料的,本身并不重,又在超市门外,一只手就可以拿起,但却再也没有被动过。即使里面报纸老早就被拿光。每次看到它,想起它也曾如大法弟子一样,经历了多次魔难,都心生敬佩。我想,在另外空间,它或许已成就为护法的金刚,除恶的正神!

三 讲真相

师父讲:“哪一旦出现问题,就是需要你们去讲真相了。你们不要躲开它,哪怕它表现的再邪恶。”(《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每次送报时,我都尽量抓紧有限的时间,和接触到的人讲真相。别人拿报纸时,我会问他觉的这报纸怎么样?大陆的同胞往往一眼就能看出来,我就问他们知不知道上面登的一件大事“三退”?借此机会劝他们赶快退出来。对那些在超市上班,每天装货卸货,進進出出的员工,我总是热情和他们打招呼,跟他们讲真相。刚开始,常遭到他们的围攻,现在他们也越来越有正念了。包括在门口卖小商品的,有些帮我们当起了义务监督员。比如一位越南阿姨,时不时告诉我,谁谁又多拿好多报纸,被她给制止住了。她会指着旁边卖的佛和观音菩萨像,告诫别人偷窃我们的报纸是要得罪神佛的。因我给过她印有神韵的挂历,告诉她爱惜我们的报纸,就会积功德,得到神佛的保佑,她很相信。对于那些有反映经常丢失报纸的地方,我就去找到他们的老板或经理讲真相。随着天象的变化和报纸的越办越好,偷报现象越来越少了。

对于那些保安或警察,明白真相后也常会帮到我们。在周末的购货和用餐高峰时段,找停车位会很费时间。一次我们的同修就因为把车停在商场门口只有很短的时间,就被警察给开了罚单。后来我直接给警察讲了大法的真相,告诉他们中共是怎样在迫害中国人民,我们又是怎样在义务付出。他们说:“好,允许你们放报纸的时候停在这个交通要道上,不过得快点。”从此在这儿我们节约了不少时间。

在一个住有很多老年华人的公寓区,周末早上常有一群老年人在外面聊天或活动活动。一次我放报纸的时候,大家陆陆续续就来拿报纸。一位大陆干部模样的老人立刻喊到:你们干嘛都看法轮功的报纸,法轮功怎么怎么…我边发正念边跟他讲大法真相。一会儿,他儿子来接他,我又跟他儿子讲,希望他能帮助他父亲多了解一下在国内看不到的信息。后来,这位老人看到我一去,就招呼大家:“报纸来了,报纸来了!”笑眯眯地来拿报并说谢谢!我每次也会带一些英文大纪元专门留给那里的保安。有一次看到两保安从垃圾筒里往外捡不少被丢掉的中文报纸,我赶快下车过去看,问他们是不是我们的报纸?结果不是。保安说:“你们的报纸没有人丢,他们看完了还拿回家去!”

又有一次,四、五个人正站在超市门外说话,我放完报纸就过去给他们每人一份,并讲这个报纸怎么好。其中有一个人还有不赞同的观点,我也就跟他们聊上了。等他们散去后,剩下一人问我知道刚才那人是谁吗?我说不知道。他说是这个超市的大老板,而我只认识另一个老板。其实,只要我们有心讲真相,师父就会安排有缘人在看似偶然的机会里被我们遇到。

四 明真相的世人

就是刚才提到的这家超市,老板后来带了亲朋好友十几个人来看神韵。他们超市的橱窗上从来不随便贴外面的东西,但神韵和新唐人的九大赛广告总会在那里。有一个员工在另一个超市里是专门负责清理橱窗上的各种广告宣传以及管理购物车,资料贴上去两天就给撕掉了。我几乎每次放报纸都抽时间跟他聊一会儿。后来我再贴神韵广告时,他说现在什么都不让贴了。我笑着说:“你是知道真相的,这个一定要贴。”他想了想说:“那我让你贴一个星期”,我说:“贴到神韵演完为止!”但我心里想:那就贴一星期吧,总比不让贴要好。谁知,他爽快的一挥手,“好吧!”我刚要谢他,他却转身离去,边走边大声说:“我洪法,我积功德!”没想到他转变的那么快!我想是师父在借他的嘴,提醒我:我们是在做最正的事,要堂堂正正,正念再强一些。那个神韵广告果然贴到演出结束后才取下来。其实很多明白真相的常人心中都有正念,大法弟子要给他们开创机会促使他们表现出来,顺应天象,以救度更多的众生,也为他们自己的将来打下基础。

师父说:“明白了真相的生命他也是活传媒,他们也在讲真相。”(《二零零三年美中法会讲法》)。一次,我把中英文的大纪元拿到当地一个著名的大学图书馆,问哪儿可以放我们的报纸?后来,图书馆一个主管部门的主任跟我联系,说经常在某个地方拿到我们的报纸,很喜欢,决定把我们的报纸在图书馆备案存档,并放在阅览室里供大家阅读,问可不可以?这当然是我们想要的。以后我便每星期都给这个大学寄去中英文各一份的《大纪元时报》。这位主任随后还写了一封感谢信给我们。有一次遇到一个大陆留学生,他就说经常在图书馆看我们的报纸。在另一个州立大学的图书馆,我们有报箱放中英文大纪元。一天,报箱上贴有一张中文条子,写着“能否多放一些中文大纪元?”当我把报纸增加后,又一张字条写着:“非常感谢!”在此,我也代表所有的读者,非常感谢大纪元同修的忘我付出,在艰难的条件下把报纸办的越来越好!

五 吃苦

路上开车时间长了,虽然可以听法,但难免疲惫困乏,精神不集中,要用意志和睡魔抗争。我常常周末半夜二点到家后,早上七点又出门放报纸,以保证九点钟时能赶到炼功点。一段时间,本来不多的学员一下搬走了好几个,送报就几乎完全落在了我一个人身上。为了防止报纸被偷,常分好几次放。虽然后来有一个同修也分担了一部份,但仍然需要花不少时间。为了参加大组学法,也为了周末能有一点时间陪伴家人,我常常头天晚上住在湾区同修家里,第二天一大早去拿报纸,或者当天早上五点钟从家里出门,往湾区印刷厂赶,上午十点半左右放完主要的地方回到家里,并给家人买回可口的早点。然后又带上父母去买菜,或陪伴家人外出。忙完晚餐后,通常又将几捆报纸打包好再到邮局去寄给外地的同修。等照顾好小孩睡觉后,半夜十二点开始做家务是家常便饭。母亲看我一天之内跑進跑出好多次还不累,觉的我是超人。印刷厂的老板一次连着三、四个星期见都是我在拿报纸,有一个周末还是节假日,他很感动,说你们大法弟子这么付出,他真是很佩服!我叫他去看神韵,他说已经看过两次了。有时候看我们没准时到,还特意叫员工打电话来询问。我父亲在探亲结束回中国的头天晚上,跟母亲一块儿嘱咐着我一些事情。最后,父亲缓缓说:“我们来了十个月,你没有一个周末是都呆在家里的。”我刚要解释,父亲挥手止住了我,说:“我们绝没有要怪你的意思。我们年纪大了,也不想出去玩……”父亲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唉,你们真是拿命在拼啊!”其实,跟大陆同修比起来,这根本不值的一提。他们随时面临着生死的考验,可以说是在以命救命啊!

六 去名利

送报很简单,只要会开车,谁都能做。年复一年,寒来暑往,有时也会感到有点失落。看别的同修,专注于某一项目,技术提升很快,经验累积丰富,独当一面都快成专家了。而自己,风吹日晒的,人越来越老,车越来越旧,除了开车技术提高点,看不到有什么长進。有时看到针对同修们的培训班一个接一个的开的热火朝天,自己只好望“班”兴叹,听了一点又不得不早走怕错过读者拿报纸的高峰期。有时也会变的有些麻木,把送报当成了常人中的事情来做,少了一分神圣感,救人的心不那么强了,就会觉的有缘人都遇不到了,报纸放那儿好一会儿都没人拿。或者,唉,这一期报纸编的不怎么样,别人会不会不爱看了?也开始有点抱怨同修了,都只愿意偶尔帮帮忙,却不愿主动地长期承担一部份。自己也有家要圆容啊!女儿有时候跟我在一起,会情不自禁地喊我叫DADDY(爸爸)。

一次参加一个活动,刚以记者的身份采访完一个教授,第二天我送报纸到那个大学图书馆的时候,正好碰到他。他看起来比较吃惊,脱口而出道:“你怎么还做这个?”一个同事看到我在送报,正好是大热天,或许我比较狼狈,他都不敢认我。第二天跑来说:“你怎么能干这个?这是男人干的活儿!”等等。至于碰到熟人,那就更多了。我感到有时候自己的名利心翻的厉害,怎么学法似乎也动不到那个根上去。先生一度也强烈动念想要搬家到外地去工作,不喜欢固守一处的我,甚至真的都想换一个修炼环境了。但最终,大法弟子的责任和使命感让我打消了这个念头。可是修炼,真的很难啊!一次学法,读了很多遍却从没在意的一句话给我来了个棒喝!师父在《转法轮》里说:“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能不能忍受,能不能付出,能不能吃苦。如能横下一条心,什么困难也挡不住,我说那就没问题。”看看自己,每当执著放不下的时候,不都是因为不能忍受,不愿再多付出和吃苦吗?修炼是自己的事,要做就别抱怨!何况,同修们已经在尽力帮忙了。以前,我只是将报纸每周都放在州政府大楼里,如今一位同修自愿地每次都把一百多份报纸在州政府一家一家办公室的送。

其实,自己的一点点付出,和我们在大法中得到的,简直是天壤之别。十年送报,师尊的呵护和加持无处不在。

师父在《转法轮》里说:“你只要把自己当作炼功人,你那一瞬间能想起来,你就能够约束自己,那么这一关你就能过去。”我真切体会到了这句话的法力。一次,我拿着两捆报纸,猛然往后一退,却忘了自己是站在一个台子上,腿一下绊在台沿上,就从一尺多高的台子上仰面朝天摔了下去,当时一念出来:“这下可摔惨了!”刚一倒在水泥地上,又一念出来:“快躺着,千万别动!”也几乎就在同时,好象听到有车开过来,马上想起:“大法弟子躺在这儿象什么话!”我一下就弹跳起来了。感觉感觉,结果全身哪儿也不痛,哪儿也没摔坏。再看两只手掌,皮也磨破了,星星点点的血迹开始渗透出来。我对它说,不许痛,不许影响我拎报纸。果真如此,等我放完报纸的时候,一看两只手完好如初,让我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七 佛恩浩荡

说到神奇,离不开师父的慈悲。一次半夜往家赶,要乘早上六点的飞机去参加法会,四点就要到机场。偏偏路上遇到平时走熟的高速公路因为施工给关闭了,而给出的路标又不清楚。我似乎穿过了黑黢黢的山路,又经过了只见灯光不见人影的小镇,冥冥之中在几个岔道口凭着直觉找对了路,不久之后终于看到了上高速的入口,及时赶了回去。

还有一次,感觉车的前灯比平时都要暗,但又比开着小灯要亮。好在半夜时分我走的那条高速车并不多,开慢一点总算到了家里。结果第二天早上先生帮我检查车的时候,发现前面两个大灯都坏了,我等于是一路开着两个小灯回来的,而当时我还不知道打开防雾灯……类似的事情遇到好多起,看似孤独无助的时候,师父总和我们在一起,默默的呵护加持着他的弟子。十年送报,多少次开车有惊无险或转危为安。我想经常送报的同修或许都有同感。有一次我开车睡着了,突然一阵儿刺耳的声音将我惊醒,睁开眼,看到车窗前一片茅草,赶紧打方向盘,原来我已开离路面,差点翻到河沟里。

这里再顺带讲个亲身经历:一次做梦,梦到我和几个同修寒风中站在路边,天黑黑的。我一回头,看到慈悲的师父站在那里,可胸前的白衬衣满是鲜血。醒来后不明白怎么回事儿。过两天,我们几个同修在下班后赶去湾区参加天国乐团的排练,突然轮胎出了严重状况。开始因赶时间大家还不在意,可车的声音越来越不对,似乎很紧急了,大家才下车,发现问题果然严重,再开真的要出车祸了。当男同修在换备用胎的时候,此情此景,让我顿时回忆起梦中所见!我一下明白了,师父用自己的肉身为弟子们承担了这一次的劫难。

师尊教导我们时时处处为他人着想。自己之所以在送报中承担的多一些,就是因为自己比当地其他同修更有这个条件。例如,全家都修炼,以前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找工作也有这个时间等。有时在送报中遇到同修和家人一起购物,一起吃饭看电影等。尽管自己都还没有回家,但每当这时,心里都很欣慰,觉的自己的承担能够让同修多圆容一下家里。在此也很感谢我的先生,虽然修炼一度徘徊不前,但在照顾培养女儿方面却很勤勉,比我付出的多。我也非常感谢给予我们无私帮助的湾区同修。比如在我们去拿报时提供住宿,或经常帮我们把报纸带过来等等。同修的无私境界和宽容也常常带动着我们精進。

让我们珍惜这正法修炼的机缘吧!回顾走过的路,发现自己的修炼状态真的是和学法、学好法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只要按照法去做,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不管表面上在做着什么,修炼都在其中。我很欣慰十年的送报,让我在车上听了学了很多法。夜深人静的时候,那种溶于法中的感觉真是美妙,心性在听法学法中得到升华。

刚得法的时候,身体上的反映很明显。师父将我天目打开,在我的境界看到法轮,看到师父的法身,也看到《转法轮》上每一个字都是一尊小佛像,更真实体验到发正念时另外空间“神雷炸”的巨大威力。虽然现在我很少有再看到什么,但是,相信师父讲的一切都是真的。如果某些地方不能理解,那就是自己的业力观念人心执著在那挡着。其实,博大精深的法理我们又能悟到几分呢?非要等到所有的心结都解开才精進起来,可能时间就蹉跎了。师父在《转法轮》说:“得真正的去提高自己的心性,那才是真正的修炼。”愿我们大家都是真正的大法弟子,都是在真正的修炼!

谢谢师尊!
谢谢大家!

(二零一一年旧金山地区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