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锦州薛立华自述零八年被迫害经过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十九日】薛立华女士是辽宁锦州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中共违背对奥委会的人权承诺,在奥运前夕大肆抓捕法轮功学员。在这场迫害中薛立华被莫名其妙的非法判处两年徒刑(监外执行)。以下是她的自述:

我叫薛立华,我和丈夫都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却遭到中共邪党的迫害。二零零八年邪党奥运前,锦州公、检、法系统在中共的唆使之下,疯狂迫害大法弟子。我和丈夫都成了他们的迫害对象。

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六日晚十一点多钟,锦州市太和区女儿河派出所警察带着太和分局警察多名(具体人数不详,因当晚未和他们见面,凭声音判断),以“查户口”为名,到我家来抓捕我丈夫艾广顺。丈夫因用手机讲真相被邪党跟踪查出。那天他正在上中班,没在家。家里只有我和正在读高中的女儿。当时敲门声很大,我没有给他们开门。他们就开始使用流氓手段:一会儿把电闸断电,一会儿给电,一会儿又踢门。他们想从邻居家借撬棍企图撬开我家的门,没得逞。就这样一直在我家门外折腾到半夜两点多才离开。我在屋里给丈夫打电话,告诉他家里发生的事情,让他暂不要回家。

他们走后,我就带着孩子去了我的母亲家。早晨七点多钟,一大帮警察(大约有30多人)又来到我母亲家,他们有拿喇叭的,有拿绳子的,冲进屋后,没有找到我丈夫,就给我戴上了手铐。我的八十多岁患有脑血栓的老父亲,见这阵势,当时就昏倒在地,母亲也吓得够呛。他们威胁我,让我配合他们,随之将我绑架到女儿河派出所。

派出所的片警李超(音)逼问我丈夫在哪里,我说不知道。他们就把我绑架到太和公安分局。恶警们故意制造恐怖气氛,分局走廊里布满了警察,个个凶神恶煞般的手里拿着电棍,嘴里骂着不堪入耳的下流话,都是骂我的。他们把我带到三楼,一个徐姓警察和另一名警察审问我:你炼法轮功吗?都在哪炼?你丈夫和谁接触?我说不知道。他们说:你咋啥都不知道?我说丈夫平时在外上班,回家后就是做饭、吃饭、睡觉。他的事情我怎么知道?另一名警察说了一大堆污蔑师父的话。下午三点多钟,陆浩(锦州市邪X支队副队长)来了,仍然问我同样的问题。当时晚上妹妹打听到我的下落,来看我,他们说:要判我取保候审。

当年六月中旬,锦州市检察院要对我莫名其妙的进行起诉,电话打到了母亲家,我和妹妹两人来到了检察院。一个赵姓检察官说:从你家搜出大量法轮功资料,我知道这是他们编造的。其实是丈夫被抓后,他们又来我家抄家,只从家里拿到一本《洪吟》和两盘炼功带。之后又来到太和区法院。主审我的人中有一个叫梁鹤亭的说:你们纺织厂的大锅都安上天了,你们那炼功的门和门都能对上(形容炼功人多)。我和他讲理,他说:别和我说,要说到上边(指检察院)去说。

当年八月二十七日,锦州市太和区法院开庭,枉判我两年刑期监外执行。恶党以莫须有的罪名枉判我两年,却要伪装出善者嘴脸。又索要了八千元作所谓“押金”,理由是怕我跑(这钱事后要回)。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