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种目的迥异的拍照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二日】现在摄像机和照相机已经相当普及了。人们除了娱乐之外,有时也用它曝光社会上的一些丑陋现象,让我们大家都知道它,从而达到消除它的目的。当然了,也有些阴险的中共党徒,在非法的执法过程中,利用它对无辜的百姓进行拍摄,进而达到恫吓民众的目的。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六日有三篇报道,在曝光中共恶徒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过程中,也把中共恶警用来吓唬老百姓的恐吓手段进行了揭露。

《李绍铁被迫害命危 老母亲街头举牌喊冤(图)》中有这样的报道,说黑龙江省富锦市法轮功学员李绍铁被绑架后,恶警将他迫害得一直处于昏迷状态。李绍铁年近九旬的母亲、妻子及亲友多次找到富锦市公安局要人,均被推脱、搪塞、欺骗和威胁。无奈之下,老人不得不站在公安局门前举牌向父老乡亲呼吁,希望更多的世人伸出援手,制止对好人的迫害。

婆媳打牌,众人围观
婆媳打牌,众人围观

看到老人在公安局门前举牌,自然引来民众的围观。九月十九日,一伙警察在一个叫张国辉的便衣指认下,掏出摄影机对关心此事的民众进行跟踪拍照,还蛮横地对众人进行驱赶。

中共警察在摄像拍照
中共警察在摄像拍照

其实恶警拍照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恫吓老百姓,那意思很明显,你只要敢来声援老太太,这里给你一录像,就是证据,随时都可以抓捕你。恶警的用心相当阴险和卑鄙。

《山东青岛美术教师杨雪艳被非法判刑三年》中讲,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九日下午,青岛崂山区法院在大山看守所的第一法庭,对杨雪艳非法开庭,并严厉拒绝杨雪艳的母亲等亲人入庭旁听。而且,还有警察手持相机进行现场拍摄。其用意不言而喻,就是为了吓唬杨雪艳的家人,好为他们以后对其家人或其他民众进行迫害留下所谓的证据。

《湖北黄梅县恶警骚扰胡柏荣、胡秋梅》一文说,二零一一年九月九日上午,湖北黄梅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黄伟等三名恶警,非法闯入小池镇法轮功学员胡柏荣家。一名恶警伪善地拽着胡柏荣说话,另两名恶警乘机在她家非法拍照。胡柏荣见此,当即质问恶警,一恶警蛮横地说:“我想拍哪里就拍哪里!”后来恶警走出胡柏荣家门时,突然转身对胡柏荣抢拍,而后匆匆逃离。

这些恶警真蛮横,在别人家里比在自己家里都随便,“想拍哪里就拍哪里”。然而照相机并非警察所独有,老百姓当然也有拍照的权利。就在恶警们对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进行非法拍摄时,也有民众将警察们的罪恶拍摄了下来。

李绍铁的老母亲在手举牌子为儿子呼救时,一位世人告诉儿子:“你快用相机把她照下来,让这个事在海外曝光,他们就害怕了。”然后当场拿出手机给老太太拍了照。

我们在明慧网的报道中看到了传到海外的照片,不但有众人围看老人手拿牌子的照片,还把警察拍摄民众的镜头拍了下来,甚至还有几个特写相片,把现场作恶的恶警都拍摄了下来。图片非常清晰。在数张照片中,其中有一张显示,三个警察公然在光天化日之下抢夺李绍铁母亲手中的展板,三个彪形大汉,竟然对一个年近九旬的老人行凶。

在报道杨雪艳被非法判刑的文章中,也有数张警察阻拦杨雪艳家人旁听,以及警察拍摄民众的照片。照片显示,非法审判杨雪艳的法庭门口,原有的几扇大门,被关的只剩下一扇。几个警察紧紧挨着身子横挡在那里,来阻挡旁听者进入。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象征公平与正义的法律天平就刻在法庭的大门上,而大门口却是杨雪艳的母亲被拦下半躺着的镜头。警察的霸道和傲慢一览无遗。

从上述的报道中我们不难看到,虽说同是拍照,但目的迥异。民众拍照就是为了曝光警察的罪恶。他们把这样的照片发到海外,全世界的民众都可以看到,谁正谁邪,一目了然。而中共警察拍摄的东西,怎么不敢拿出来让世人评判呢?

其实,用来恫吓老百姓的照片,不管拍了多少,终究还是警察作恶的证据。而中国民众所拍摄的揭露警察罪行的照片,不只是曝光了邪恶,同样对所有参与的恶人以及中共恶党都是强有力的震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