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听则明 识破中共谎言(二)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二日】(接上文《兼听则明 识破中共谎言(一)》

在中共媒体五花八门、漏洞百出的造谣宣传下,在国家暴力机构对中国社会、家庭、工作单位的胁迫压力下,在大量的被关押监禁、甚至致死致残的危险下,十多年来,众多法轮功学员依然坚定如初。到底这些修炼的人对法轮功的认识是什么呢?为什么中共丝毫不敢让人们亲耳听一句他们的声音呢?

二、听听修炼者的故事

1.祛病健身

其实,1998年5月15日,国家体育总局局长亲赴法轮大法发祥地吉林省长春市考察。98年9月国家体总抽样调查法轮功修炼人12553人,疾病痊愈和基本康复率为77.5%,加上好转者人数20.4%,祛病健身有效率总数高达97.9%。平均每人每年节约医药费1700多元,每年共节约医药费2100多万元。除长春外,北京、广州、哈尔滨等地都有过类似的调查报告,结果是一致的:法轮功祛病健身有效率极高,甚至医院判死刑的绝症患者都有康复的案例。

1998年下半年,前人大委员长乔石为首的部份人大离退休老干部对法轮功进行了数月的详细调查,得出“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结论,并于年底向中共中央政治局提交了调查报告。

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关贵敏,演唱及录制过上千首歌曲,曾被评为全国听众最喜爱的歌唱演员。1983年,39岁的关贵敏歌唱事业正达高峰,却意外发现罹患乙型肝炎兼早期肝硬化。为了治病,他休养一年,四处求医,找偏方,并尝试各种气功,但都未见好转。1996年春天,在朋友的介绍下,关贵敏开始学炼法轮功,经过一年左右,身体痊愈了。

李其华,1931年参加中共的红军,离休前曾历任解放军第二军医大学校长、总后卫生部政委、解放军总医院院长等职。李其华的老伴患重病几十年,他身为医学专家和医院院长,给予她最好的治疗也无济于事。但是,老伴自从炼了法轮功后很快疾病全消。李其华老人惊讶于法轮功强身健体的神奇效果,于1993年也开始炼起了法轮功,从此,他自己一身的病也不药而愈,身体越来越好,亲身经历的这一切使李其华深有感触:法轮功是真正的更高的科学,愿人们平心静气的读一读《转法轮》,炼一炼法轮功。

汪志远先生曾在哈佛医学院工作过,但身患世界五大绝症之一的“渐冻人”病,无药可医,但是参加法轮大法学习班的第一天时就全身舒畅,发生了一系列神奇的现象,如体内滚滚热流涌动,莫名的持续流泪,一路上多次找厕所大量小便等;修炼三个月的时间,身体状况完全恢复正常了,一度6克的血色素(不到正常男子的一半)也都正常了(而人的血细胞周期需要120天!),体重也从110多斤恢复到了150多斤。《波士顿环球报》记者听说此事来采访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他看到汪志远正在跑步。

曾任中国中医研究院(北京)主治医师、目前定居日本的邵晓东医师,针对 “法轮功能否治病”问题,专门查阅了1999年7月前中国官方的报、刊、书籍资料,并当面采访了有关人士。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1992年5月以来,主要以传功讲法的方式弘传大法,一般不给人治病,仅在极特殊情况下可以破例。如在1993年的北京“东方健康博览会”上,李先生为北京市718厂工人孙宝荣调治因车祸脑外伤致瘫卧床一年、大小便失禁的重症,几分钟的高功能治疗后康复,患者是被儿子背着进来的,治愈康复后是自己走着出去了。

另一例是北京食品配送中心退休干部徐国华,1991年因患小肠平滑肌肉瘤(恶性肿瘤)做手术切除;1992年CT复查后发现肿瘤复发,瘤体已增大至20CM并多处转移,医院拒绝再做手术,属危重病患,在1993年的北京“东方健康博览会”上,经法轮功师父李洪志先生现场用高功能调治后,在众目睽睽之下,顷刻间患者腹部缩小,自我感觉肿块消失,立见奇效,患者激动得泣不成声。随后经医院复查,肿瘤确实奇迹般的消失了,患者全家感激不尽,写来感谢信。

邵晓东医师还个人当面采访过泰国著名华侨,泰亿利有限公司总经理钟奕江先生,他原患有视网膜黄斑病变,是中西医都棘手的不治之症。李洪志先生曾破例为其调治,让他闭眼后,几分钟内高功能治疗,一次彻底治愈,没收分文报酬。1999年10月1日中共在北京举行典礼时,钟奕江先生是天安门观礼台的海外来宾之一,当国家安全部官员向他询问法轮功之事,他坦承上述事实。钟先生至今仍在修炼法轮功,并同意将此事实公开报道。事实是最有说服力的,事实是揭穿谎言的最有力的证据。

2.修炼大道

除了上述祛病健身方面的神奇事例外,法轮功主要强调道德,使人变得诚实、善良、宽容、平和;还揭示出了人体、生命和宇宙的奥秘,为真正想要往高层次上修炼的人指明了一条光明大道。法轮功教人遇事向内找,先考虑别人,先他后我,与人为善。

李有甫:一位在中国武术界颇有名气的大师,一位探索人体与生命奥秘的科研人员,一位用特异功能治病的医生,可是,他却断然放弃了用无数汗水换来的大师级的名利和成就,成为一名普通的法轮功弟子。法轮功有怎样的吸引力让他做出如此的抉择?用李有甫的话说:“自从我开始练气功以后,特别是特异功能的研究,让我明白人是有前生来世的,这世界是有另外空间存在的,而无神论否定另外空间的存在,把人的认识完全局限在我们看得见摸得着的物质空间里,这样的世界观是看不到宇宙真相的,我相信宗教中说的都是真的,于是我开始在宗教中寻找人生真谛。我尝试了许多修佛修道的法门,最后总感到其基本内涵都失传了,怎么练也提高不大。但当我第一次拿到《转法轮》时,我一口气读完了全书,一边读一边流泪。我寻觅了半辈子,结果终于找到了答案,这才是真法真道啊!”

释证通:台湾南部的洪济精舍的住持,曾在佛教中修炼数十载,上下求索。为了探求宇宙人生真谛,在担任住持期间,释证通还曾多次探访名山圣地,追寻大觉者的足迹,她先后去过西藏、喜马拉雅山、长江、黄河源头、昆仑山、尼泊尔,还有印度。云游途中,走的都是荒郊野外、荒漠河滩,吃饭时只能在地上挖个坑烧点水,生活非常艰苦。了解她的人不但感叹她九死一生的传奇经历,也为她追寻佛法真理吃尽万般苦的精神所感动。1998年在法轮功中她终于找到了真正的修炼大道。她曾说过:“师父用全人类最浅白的语言,把最高深的道理讲出来了。比如说,佛教中对佛有十种解释,但我们师父讲:修炼觉悟了的人就叫‘佛’,一句话就把上万卷经书里的内容都包括了。再比如修炼到底是什么,师父讲,修炼就是不断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这些都是我们修佛几十年也没有明白的道理,师父一句话就点明了。”

2008年10月7日,由台湾、马来西亚和新加坡法轮功学员所组成的亚太天国乐团受邀到印度迈索尔城(Mysore),为每年一度的重要节庆达瑟拉节(Dasala)演奏。此时有四、五十万群众和各国和尚、喇嘛聚集在这里,是难得的佛教盛典。天国乐团为这善良的国度带来了“法轮大法好”的讯息。印度最高的大喇嘛,亲自在前面开路,引领天国乐团穿过人群到达舞台上。他先向乐团指挥敬礼,然后又双手合十,并带头高喊“法轮大法好”,底下的人群也随着一波一波的高喊“法轮大法好”。

法轮功在净化身心方面的奇效和所讲出的高深法理,是世界上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上亿人有目共睹的,这是大陆那些一边倒的喉舌媒体再怎么抹也抹煞不掉的事实。

法轮功已弘传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法轮功书籍被译成30多种语言,受到世界人民的爱戴和尊敬。因李洪志先生和法轮大法对人类身心健康作出的杰出贡献,至今获得各国政府褒奖、支持议案信函三千多项。一些城市还制定了“法轮大法日”、“法轮大法月”、“李洪志大师日”等,以示对李大师的感激与敬佩之意。

3. 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信?

有很多人都困惑过:到底为什么有那么多人修炼法轮功?为什么他们在邪恶残酷的迫害,甚至于酷刑折磨下仍然不放弃自己的信仰?

一个卧床数十年不起的病人,当中医西医民间偏方种种办法都试过,医院都对自己判死刑了,最后自己都死了心的人,忽然不用打针吃药能正常生活了,去医院检查化验都完全正常了。

一个吸烟几十年,戒烟失败几百次的人,忽然轻轻松松戒了烟,甚至有的戒掉了毒。

一个人见人怕的社会流氓,忽然一日自动要改邪归正,从此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一个毕生追求宇宙人生的真理,遍览古今中外圣贤书籍而不得其解,困惑多多的人,忽然在一本书里发现了所有问题的答案,过去的一切矛盾疑团豁然开朗。

一个在宗教里修行多年,苦于层次不能提高的人,忽然发现过去几十年修行难以割舍的名、利、情,今天恍如过眼烟云,轻松放下。

……

这样的事情发生在第一个人身上,你说99.9999%是偶然;在第二个人身上,你说99.999%是碰巧;……在第100万个人身上发生,你还能说99.99%是阴错阳差吗?

其实,今天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在上亿的法轮大法修炼者每个人身上了!

这样的事实遍布世界东西方一百多个国家,当然也包括在1999年之前的中国大陆的各个省市,甚至是99年迫害之后强烈封锁之下的大陆。这事实不是中共靠几个花钱收买来的小丑、骗子的丑剧就能抹煞得了的,也不是中共靠几个随意删减拼接来的视频就能够丑化的。这铁的事实,人们靠着自己的亲身体会和亲自的观察,是最有说服力的!而法轮功能短短十几年间,传播那么迅速广泛,就是其明证。

法轮功修炼者中,不乏在宗教中求索半生的僧人、道士、基督徒,不乏武术、太极、气功界的高手名家,不乏曾经连中医都不认可的顽固的西医大夫,不乏政府官员,不乏各个学科领域的研究人员,不乏传统文化国学研究者,不乏经济金融人员。

有一位不收报酬地救你一命的医生,或者一位指点你迷津的导师,或者一位将你从罪恶深渊里捞起来洗净的恩人,当中共迫害到来,开始了对他的人格各个方面进行铺天盖地的造谣污蔑,扣帽子,批斗和划清界限时,你选择什么呢?明哲保身,矢口否认,落井下石?还是为了自己良心,顶着众人的不理解和敌视,去讲出真相?

这道选择题就是当今中国大陆众多的法轮功修炼者所面对的。

当今物欲横流的社会,人的道德底线已经很低了,道德的败坏也使人们深受其害。法轮功讲“真、善、忍”,修炼者仍然坚定地遵守道德,对得起良心。这是真正的一股清流。当看到人们在中共谎言中受着毒害,误解救世度人的大法,修炼人不能只顾自己,慈悲的心使他们要站出来告诉人们真相,即使面对再大的压力和迫害。

4.发生在文明时代里的罪恶

黑龙江大庆石油管理局设计院的计算机工程师王斌,在2000年5月依照宪法进京为法轮功上访,告诉人们真相,而被劳教。因为坚决不写放弃修炼的“保证书”,王斌曾多次被毒打。9 月27日,四名犯人在劳教所二大队教导员冯喜的指使下,在监号里当着40多人的面对其进行了近一个小时的毒打,结果将王斌颈部大动脉打断,身体几处骨折。历经折磨的王斌于10月4日晚去世。

和王斌一样,在派出所、劳教所、监狱备受折磨和凌辱而最终被夺去生命的,还有:

辽宁省东港市前阳村的连平(29岁)、吉林省东辽县农业银行的刘景荣(45岁)、哈尔滨市动力区的张宏(31岁)、贵州省都匀市的杨红艳(40岁)……这个沉甸甸令人窒息的名单,截至2011年9月30日,已经长达3448人。在中共掩盖和封锁下,这个数字只是实际发生的迫害致死案例的一小部分。

这个名单中包括老人,孕妇、少女,他们中或许有你的乡亲,有你的同行、校友、甚至亲戚……仅仅因为不愿放弃信仰——这个宪法赋予的基本权利,他们被身穿制服的所谓“执法人员”抓捕。他们在心跳终止之前,有的经历了“执法人员”直接或间接长达几小时的电击,有的经历了形形色色的手铐、脚镣、“烟杆铐”、“狼牙铐”、背铐、橡胶棍、狼牙棒、冬天往头上浇凉水、脱衣服在外面冻、数伏炎夏在太阳下整日的暴晒、连续半月不让睡觉……

这是一场江泽民与中共互相利用启动的迫害,对整个中国社会来讲,是一场浩劫:

经济浩劫:江泽民曾动用中国经济资源的四分之一来迫害法轮功;2001年2月一次性拨款40亿监控法轮功学员;2001年12月一次性投入42亿修建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洗脑班。每年累计上千亿元雇佣了数百万人参与迫害法轮功;中共这几年持续的媒体造假宣传、信息封锁耗费了国家大量资金;大量特工被送往海外;巨资买通海外中文媒体……

道德浩劫:采用酷刑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威逼和利诱官员、警察胁从犯罪;株连全社会违背良知;甚至以经济利益换取某些国家对迫害的沉默。对“真、善、忍”信仰的诋毁,对“假、恶、斗”的推崇,是对人类良知的灭绝。一心向善的满门遭迫害,无恶不作的升官发财,道德沦丧,贪污腐败蔓延…… 社会将走向何方?对法轮功的迫害,已经不仅仅是给法轮功学员造成了巨大的伤害,与每一个人都有莫大的关系。

十多年的岁月,这场惨烈的迫害,因为这些修炼人的和平与隐忍而没有在社会上引起什么震荡。人们依旧关心着他们关心的事情,烦恼着他们烦恼的问题。但是慢慢的,慢慢的,这群平凡的中国人永不妥协的精神,永不改变的信念,以及穿越岁月与心灵的真诚与善良,在有良知的国人的眼中,心中,一点一滴的沉淀着,明白了真相的人们用自己的方式,传播着法轮功的真相,抵制着这场迫害。希望更多的人能识破中共的谎言,得到“真善忍”的福益。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