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亲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二日】母亲七十多岁了,识字不多。她有六个孩子,一个儿子、五个女儿,其中有四个女儿修炼大法。母亲和父亲都在九五年得法,父亲是教师。

母亲是一个非常善良的人,她修炼大法后不久,折磨了她几十年的头疼病就好了。母亲平日主要靠听师父的讲法录音来学法,她严格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处处为别人着想。凡是认识母亲的人,没有一个说她不好的,因此,在村中的威信很高。

记得刚开始“三退”(退党团队)那年,有位邻居是邪党党员,比较倔犟,他的儿子劝了他好多次,他都没有退出邪党组织。母亲听说后,到他家一说,他马上就“三退”了,并且说:“我就听你的,我就相信你。”

有时母亲去医院陪床,也能把同病房的人都劝退了,亲朋好友就更不用说了,就连村里人也劝退了不少。

母亲刚得法那几年,要伺候三个八十多岁的老人:爷爷、奶奶,还有姥姥(因为姥姥只有母亲这一个孩子),还要照看小孙女。奶奶常年有病,为了照顾奶奶,母亲时常整夜整夜地不能睡觉,无怨无悔地伺候奶奶,奶奶感动地说:“我下辈子当牛做马报答你。”姥姥活到九十六岁,痴呆了七、八年,母亲也是无怨无恨地精心伺候。

母亲对长辈很孝敬,对晚辈也非常宽容、忍让。有一年大年三十的晚上,弟妹因为弟弟出去打扑克,在家里又哭又闹,不停地数落弟弟的不是,这在农村是很忌讳的。我听说后问母亲有没有生气,母亲说:“我一点都不生气。我还非常可怜她,心疼她,因为她感冒了。我一直安慰她,叫她别生气。”

这就是我的母亲,一个时刻把“真、善、忍”牢记在心、一个平凡而又不平凡的农村妇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