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中共特务在海外的恐吓行径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二日】我叫金昭宇,居住在芬兰北部,我的母亲叫陈真萍,由于修炼法轮功,于零八年被河南郑州金水区法院冤判八年,目前被非法监禁在河南省新乡女子监狱,我一直在呼吁营救我的母亲,为此我这几年来遭到中共当局不断的骚扰,最近我的朋友也被它派到海外的特务找去“谈话”,精神上受到极大恐吓。我在这里公布于众,希望各界正义人士对我一个弱女子伸出援助之手。

二零一一年九月下旬的一天,我偶尔得悉一件事情,我的一位朋友因为跟我有来往,竟然“被谈话”数小时。对方是一男一女,他们暗示了自己的特务身份,告诉她不能再和我往来,如果持续保持朋友关系的话,她将会有危险,恐怕回中国会遭殃。那个威胁她的男子透露,他本人之前在其他国家留学就是给中领馆兼职的,监视身边的中国人,或者异议人士,法轮功学员,还有中共不喜欢的人,并定期把所知道的信息传递给中领馆。他还告诉我的朋友说,你不要以为和她保持关系就没有事,因为在你身边到处都是中领馆的眼睛,到处都是特务,你永远也不会知道谁到底是谁,他们会清楚你的一切行动。所以你和她保持关系对你没好处。这一男一女的对我朋友几小时的谈话让她毛骨悚然,非常害怕。

我已经持续两年没有任何我母亲的消息了,在中国,我母亲的房产,我的房产,我们的财产被无端没收,我的亲戚,朋友,包括生意合伙人被莫名抄家,恐吓,仅仅是因为我也修炼法轮功,而且我在芬兰,这个自由的国度,持续的向媒体,公众,揭露着我母亲和我们一家所遭受的迫害,希望中国政府立即无条件释放我母亲和广大的做好人没有错的法轮功学员,我能和我无辜、善良的母亲和妹妹早日团聚。

如今在芬兰发生这样的事情说明什么呢,我希望有头脑的中国人都能想一想,中共国安,六一零,特务在海外实施暗杀,绑架,恐吓,操控中国人监视中国人,甚至策划过南非枪击案,零六年亚特兰大李渊遭袭案,这些都不新鲜,我想说的是,最后人财两空的绝对不是法轮功学员,政治强权对修炼人不起作用,希望在发起迫害法轮功的政治流氓集团末日将至的颓势下,有些中国人能想一想,到底是谁要给自己留后路?邪恶疯狂能到几时?我是中华民族的儿女,身上流淌着华夏血脉,我衷心希望我们的中国,我们的民族,能够早日扫除阴霾,千千万万像我母亲这样的人和更多的中华儿女,能够早日呼吸到自由新鲜的空气。


相关文章:

母亲节街头呼吁关注遭冤狱的母亲陈真萍(图​​)
河南省新乡市女子监狱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呼吁营救我的妈妈陈真萍(图)
母亲被诬判 女儿遭追踪恐吓居无定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