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江市中共恶徒迫害法轮功纪实(一)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二日】

目录:

前言
一、从十年前那宗离奇命案看中共的谎言
二、牡丹江看守所里的罪恶
三、牡丹江市国家安全局对法轮功的迫害
四、牡丹江市公安局恶人、恶行
五、迫害案例
六、牡丹江劳教所残害法轮功学员纪实
七、牡丹江监狱残害法轮功学员纪实
八、牡丹江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部份案例
九、牡丹江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遭恶报实例

前言

牡丹江市位于黑龙江省东南部,素有“塞北江南”之称。牡丹江系满语“牡丹乌拉”的转译音,意思是“弯弯曲曲的江”。牡丹江流域,古为肃慎地,帝舜禹始,一直是满族儿女生息之地。现牡丹江市辖绥芬河市、宁安市、海林市、穆棱市、林口县、东宁县六个县市和东安区、西安区、爱民区、阳明区四个城区。

自从法轮功在中国大地传出后,短短几年时间,牡丹江市就有上万人相继走入修炼,当时在牡丹江市的文化宫、人民公园、北山公园、江滨公园、儿童公园都设有炼功点,每天清晨都可见到法轮功修炼者集体炼功的身影,其中有政府官员也有普通百姓。他们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修正不好的思想与行为,摆脱了旧病沉疴的折磨,精神面貌焕然一新。

'牡丹江市法轮功学员在集体炼功'
牡丹江市法轮功学员在集体炼功

然而,自从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十几年来,牡丹江地区法轮功学员有数千余人被中共警察绑架、关押,上百名被非法判刑,至少有三十名被虐杀,致使很多家庭妻离子散。时至今日,悲剧仍在上演,这些暴行还在进行中。

'牡丹江市中共恶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所在地'
牡丹江市中共恶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所在地

为了让世人了解这段历史,我们将牡丹江地区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事实讲出来,由于中共邪党的信息封锁和疯狂报复,这里所报道的只是这场残酷迫害的小小一部份,其中涉及的人员之多、范围之广、迫害之残酷是一般人难以想象的。

一、从十年前那宗离奇命案看中共的谎言

中共为了营造迫害氛围总是制造谎言栽赃法轮功,一九九九年《牡丹江日报》报道的那起离奇杀人案就是这样的实例,报道中说有一个叫张清贺的人残忍的杀死了自己的母亲,砍伤了自己的妹妹,最后说这个人是炼法轮功的。一位法轮功学员在看守所认识了张清贺,问他看过《转法轮》没有,张清贺说没有;问他会不会法轮功的五套动作,他说不会。

根本没看过《转法轮》也不会炼法轮功的动作,哪有这样的法轮功学员呢?法轮功学员都知道,炼功人绝对不能杀生。

事实真相是这样的:

张清贺,男,三十一岁,牡丹江市热电三公司工人,家住铁路农场十三号,因患神经衰弱等慢性疾病,曾服过八个月的中药,后来因支付不起药费,由医生开方他自己配药吃。有一次他擅自往处方中添加了两味中药,服药后他意识不清不能自制,迷迷糊糊的要自杀,他母亲和妹妹上前阻止,恍惚中他杀死了母亲,砍伤了妹妹。

张清贺被牡丹江市公安局爱民分局收审,恶警多次逼他谎称自己是因为炼了法轮功走火入魔才杀死母亲、砍伤妹妹的,说这样可以免除刑罚,张清贺违心的说谎而获释。后来公安局怕人知道真相,又把张清贺关进海林市看守所,不知他们用了什么手段,张清贺再次获释后没几天就去世了。

二、牡丹江看守所里的罪恶

看守所本来是关押犯人的地方,可是自从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牡丹江两个看守所都沦为迫害法轮功的黑窝,看守所恶警肆无忌惮的折磨法轮功学员,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

牡丹江第二看守所强迫奴工

牡丹江第二看守所一个监号关押三、四十人,除法轮功学员外,其他的都是些杀人、抢劫、诈骗、斗殴的恶徒,恶警给每个监号指定一个首恶之徒当”号长”,他们和这些狱霸狼狈为奸合伙迫害法轮功学员。这些罪犯不仅限制法轮功学员的言行,还抢吃他们的饭菜。法轮功学员饿着肚子被罚做奴工,完不成定额还要受罚。

牡丹江第一看守所限制大、小便

第一看守所比第二看守所还要残忍,单说其限制使用厕所的卑鄙手段就足见其邪恶不同一般。

生理排泄是人生存的最基本需求,而在第一看守所大、小便都有固定的时间限制,一天有限的几次小便,大便每天早上只允许一次,且每次大便时间限定在三分钟之内。可是一个姓张的狱霸和一个小名叫喜子的恶徒故意捉弄人,嫌三分钟的大便时间太长,他俩看着表限制在两分半钟,若不起来就拳打脚踢。很多时候刚开始排便就到点了,排不完只好憋回去,很多人憋的肚子痛。

大便后不许使用卫生纸,他们用矿泉水瓶子装上水让人洗屁股且限制用水量,好多时候手还脏着就不让洗了,这就要等到第二天洗脸时才能洗一下。

(三)兴隆看守所在呢绒管子里穿上钢丝作刑具

牡丹江市兴隆看守所里的恶警在呢绒管子里穿上钢丝作刑具,把法轮功学员杨玉昆按倒在地,脱下裤子,没命的抽打。这种自制的刑具抽到身上很痛。那次恶警把杨玉昆打成内伤后再戴上沉重的脚镣摔在水泥地上。

三、牡丹江市国家安全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牡丹江市所谓的“国家安全局”采用秘密跟踪、安装监视器等非法手段。

(一)国安的监控致使法轮功学员多人被迫害

二零零三年下半年,国安特务一行四人在法轮功学员牛小娜家的茶几下安装了监视器,在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樊继国的暂住处也装了窃听器,两、三个月后一百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其中赵月、刘智渊、申春花、于英、车桂兰等二十八人被爱民区法院秘密枉判。

邮政局法轮功学员吕恒义是国安特务重点监控的对象,他出差时有多名特务跟踪,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三日上午,国保大队恶警将吕恒义劫持到看守所,把他十多万元的私家车更换车牌后窃为己有。

(二)国安特务偷看、销毁公民信函

据邮政系统工作人员透露,国家安全局在邮件处理中心暗设特务机构,用高科技设备违法透视法轮功学员的信件。

(三)特务的魔爪伸向俄罗斯独联体国家

牡丹江市国家安全局和省公安厅七处相互勾结,安插特务搜集俄罗斯等独联体国家法轮功学员的情报,将黑手伸向了海外。

四、牡丹江市公安局恶人、恶行

牡丹江市公安局恶徒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行罄竹难书,下面略举几例:

(一)国保支队彭福明:我就是明慧网说的恶警

彭福明,牡丹江穆棱市公安局国保支队恶警,他与恶警李富相互勾结迫害法轮功学员。几年来被他绑架的法轮功学员中年龄最大的七十三岁,最小的十六岁,连坐轮椅的残疾学员也不放过。他用上背铐等酷刑残酷折磨,把法轮功学员打昏后用冷水激过来继续打,还狂妄地叫嚣:“我就是彭福明,你们明慧网说的恶警。”

'恶警:彭福明'
恶警:彭福明

1、法轮功学员张玉香拒不签字彭福明逼其姐代签

七月十七日夜间,彭福明勾结恶警李学君和刘君等人到法轮功学员张玉香家抢夺了法轮功资料及私人财物,张玉香拒不签字,恶警逼其姐代签后将张玉香劫持到牡丹江第二看守所。

2、给赵建国“上绳”两次摧残折磨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二日,柴市派出所将法轮功学员赵建国劫持到看守所,彭福明用“上绳”的刑罚对他折磨了两次,恶警乔平用鞋底打赵建国的脸,恶警国良用脚将赵建国的牙齿踢掉,然后又戴上手铐、脚镣进行迫害。赵建国写检举信上告,恶警怕恶行暴露,勒索了五千元钱后将他释放。

3、绑架正义人士

彭福明胁迫穆棱国保恶警绑架李海峰时,遭到正义人士大斌的强烈抵制,彭福明就将大斌一同绑架,并到大斌家抢劫了电脑和打印机。

4、教唆犯罪敦促警察参与迫害法轮功

彭福明不仅自己作恶,还敦促其他警察犯罪。一次,彭福明要给一位法轮功学员动刑,警察马群不愿做这种缺德事,彭福明就欺骗马群说:“你是国保大队警察,不动手也是‘恶警’,反正就这样了,还不如动手。”在彭福明的欺骗下,马群放弃了做人的那点良知,堕落成一名打手。

(二)恶警杨丹蓓不断绑架法轮功学员

杨丹蓓,女,四十岁左右,牡丹江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大队长。她往法轮功学员家中偷放窃听器,长期监听他们的通话,对重点学员数年前的通话她都有记录,在绑架法轮功学员的过程中她趁机抢劫电脑、打印机等物品并向法轮功学员家人敲诈勒索。(杨丹蓓电话:0453-6282526,手机:13945309336)


恶警:杨丹蓓

二零零八年二月一日上午,杨丹蓓、李国军和派出所彦姓恶警闯入北安法轮功学员温秀琴家中,抢走温秀琴家中的电脑、mp3,并将温秀琴绑架到看守所。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日中午,杨丹蓓、彭福明等恶警闯入东村付春华、李元美家非法抄家,并将她二人绑架。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八日,牡丹江市西安区法院非法开庭诬判法轮功学员,她指挥数十名警察绑架了三十三名前来旁听的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家人多次要求杨丹蓓放人,她向每人勒索五千到一万元,并打匿名电话恐吓法轮功学员家人说若不交钱你们的人就要死了。

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日下午,杨丹蓓、彭福明等恶警把董淑艳家翻的乱七八糟,抢走了电脑、打印机等私人物品,将董淑艳及在董淑艳家做客的杨淑香和张伟一并绑架。

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八日晚,杨丹蓓等闯入温春镇索子英和张发岐家中,将他二人绑架,并抢走索子英家的电脑、VCD影碟机及法轮功书籍等。

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七日晚六点,杨丹蓓等人闯入温春镇王平家抢走了电脑等物品并将王平绑架。

二零一一年三月十四日夜间,杨丹蓓和桦电分局恶警绑架了牡丹江桦林法轮功学员邱秀琴、于长兰、王淑娟等并非法抄家。

(三)恶警周新生惯用酷刑敲诈勒索

一九九九年时,周新生在穆棱市第二派出所时就积极参与对法轮功的迫害,他当国保大队大队长后表现的更加疯狂,连坐轮椅的残疾学员也不放过。法轮功学员多次给他及他的妻子王艳梅写劝善信,而他一直执迷不悟,奥运期间,他禁止安装新唐人卫星电视天线,又将宫呈阁、吴国立、孙发、赵建国、宋伟茹、赵百亮、张玉华、张玉凤、程丽等多名法轮功学员绑架。

1、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曲波

二零零五年十月,周新生等将法轮功女学员曲波劫持到看守所吊起来毒打,曲波昏迷后就用冷水激醒继续用刑,每次动刑后曲波都是满身血迹。

2、给法轮功学员王丽梅上背铐、浇凉水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周新生等恶警对法轮功学员王丽梅上背铐酷刑折磨,把王丽梅的鞋脱掉逼她站在冰凉的瓷砖上,还撩开衣服往她的脖子里浇凉水,一名恶警勒着手铐叫嚣:“找几个老犯人强奸她。”

3、绑架法轮功学员缪淑君勒索其家属钱财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十六日夜间,周新生和市第二派出所孙德龙等四人将法轮功学员缪淑君绑架,缪淑君的妻子指责他们执法犯法,周新生辩解说:“缪淑君宣传法轮功。”缪淑君妻子反问道:“炼法轮功,宣扬‘真善忍’,犯哪一条法啦?”周新生顿时语塞。他将缪淑君劫持到绥化劳教所前要缪淑君的妻子交五百元钱,遭到拒绝后,他又象个乞丐一样央告缪淑君妻子拿三百块钱也行。把好人无故关进监牢遭受折磨还要其家人交钱,天底下哪有这样的道理?缪淑君的妻子一分钱也不拿去索要劳教手续,周新生耍无赖扣着不给。

4、勒索法轮功学员程成一万元

二零零六年一月份,周新生等恶警溜进法轮功学员程成的工作单位,搜出一本《九评共产党》后张嘴索要两万元现金,还说这是最低价。程成妻子到处借钱才勉强凑够一万,周新生佯装嫌少后放人。

5、反背铐酷刑折磨朱力岩致其左胳膊淤血肿胀不能上举

法轮功学员朱力岩,女,六十多岁,修炼法轮功前因双侧股骨头坏死而拄双拐,炼功后扔掉了双拐,行走自如。二零零六年五月,朱力岩被恶警周新生劫持到看守所,提审时把窗帘拉上,逼她录假口供,朱力岩不从,周新生就给她上背铐酷刑折磨,致朱力岩左胳膊淤血肿胀不能上举。

(四)恶警丁玉华泯灭良知迫害好人

海林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丁玉华,女,四十四岁,她丈夫李东贤是海林市第四派出所副所长,女儿李久然在海林市高级中学高中三年级十二班读书。几年来,为了捞取政治资本,丁玉华泯灭良知迫害好人,是当地的一大祸害(丁玉华宅电:0453-7228555手机:13199335299)。

'恶警:丁玉华'
恶警:丁玉华

1、泯灭良知迫害乡亲绑架儿子刚出生四天的法轮功学员赵伯亮

海林市赵伯亮是法轮功学员,他父亲赵丛勋和弟弟赵伯昌还没有修炼,二零零八年秋天赵伯亮的儿子出生四天时,赵伯亮正在医院办理出院手续,火炬派出所恶警将他绑架,丁玉华遂到赵伯亮家非法抄家,抢劫了电视机、影碟机及MP3等物品,并将赵伯亮的父亲和弟弟一并绑架。

赵伯亮被枉判五年冤狱,父亲赵丛勋与弟弟赵伯昌没有修炼也都被非法劳教了一年半。家中赵伯亮一双儿女、赵伯昌怀胎六个月的妻子都需要照管,又面临秋收,家中没有一个男劳力,赵伯亮的母亲与赵伯亮那八十多岁的爷爷欲哭无泪,而恶警丁玉华却借机从派出所所长爬上了海林市国保科大队长的职位。

2、丁玉华将好人劫持到监狱受害人家属书写“法轮大法好”大标语

二零零九年八月,恶警丁玉华将法轮功学员周慧芳绑架后枉判五年冤狱,周慧芳的老伴虽不炼法轮功,但老伴炼功后身心的巨大变化使他深刻认识到法轮功是造福人类的好功法,这次老伴无故被囚使他非常愤慨,他在墙上写下“打倒共产党”、“法轮大法好”等标语,然后穿上写着“打倒共产党”标语的衣服到公安局去要人,恶警急忙把他撵走。

3、侵犯人权企图破坏法轮功资料点

二零一一年五月,丁玉华伙同金海珠、关景伟等恶警溜到七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孙玉珍家,搜到了MP3、MP4后将老人绑架,以劳教相威胁逼问MP3、MP4是谁帮着买的,是谁往里面装的炼功音乐等文件,企图顺藤摸瓜破坏法轮功资料点。

(五)海南派出所恶警用玻璃瓶子砸宁艳的头

二零零五年三月四日晚,牡丹江市法轮功学员宁艳被海林市海南乡派出所绑架,派出所所长歇斯底里的扇宁艳耳光,用玻璃瓶子猛砸宁艳的头,瓶子震的粉碎,宁艳满头鲜血,呕吐不止。

他们把宁艳劫持到看守所后女恶警张英穿着高跟鞋猛辗宁艳的脚面,那时东北的天气还在零度以下,晚上睡觉时张英冻的直打哆嗦,监室的犯人送给宁艳一床被子,被张英恶狠狠的抢走。宁艳抵制奴工进行抗议,恶警陈义飞闯进监室扯着宁艳的膀子使劲往外拖。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