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东港公检法炮制伪证构陷郭运兰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日左右,辽宁东港法院非法传讯法轮功学员郭运兰,交给她一份所谓的“起诉书”,并声称要在十月一日后,依此对郭运兰非法判刑。

这份起诉书是东港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山边防派出所、东港检察院合谋,于今年八月十二日强迫郭运兰在上面签字、按手印的那张空白纸伪造而成,由东港检察院曲红玲等人八月十六日非法起诉到东港法院。这是东港市公、检、法与丹东国保大队合谋构陷郭运兰长达一年的“结果”。

一、空白纸签名被伪造成证据的过程

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二日上午,郭运兰去东港长山镇亲戚家串门,途中给过路人讲法轮功受中共栽赃迫害的真相,被恶人诬告。郭运兰从亲戚家往回返的途中,路经东港市长山镇派出所时,被恶警绑架。恶警到她家非法抄家,将家中的大法书籍、资料等东西抢走。郭运兰被绑架到长山镇派出所后,东港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王润龙审讯郭运兰。郭运兰因不配合迫害而被投入丹东看守所。一个月后,国保大队王润龙在长山边防派出所所长吴大龙、指导员刘明涛、副所长孙洪宝等人的配合下,又以莫须有的罪名,将郭运兰非法提交给东港检察院。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初,曾多次非法起诉法轮功学员的东港检察院恶人曲红玲,与王润龙、吴大龙等人合谋伪造事实,向东港法院非法起诉郭运兰。期间,郭运兰一直被关押在丹东看守所,直到十一月十九日,郭运兰被迫害导致大出血,生命危急,被送到丹东妇女儿童医院抢救了一天一夜,丹东看守所怕出人命,拒绝郭运兰回看守所。最后他们以“取保候审”之名,叫郭运兰的丈夫签字、按手印做郭运兰的“担保人”,才将郭运兰放回家,并继续监控她。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底,东港法院以“证实身份”为借口两次传讯郭运兰,郭运兰因曾四次被绑架、两次被非法拘留、非法劳教一年,判刑三年,知道这次他们又要干坏事,所以就没有去。东港市公检法随即在互联网上非法通缉郭运兰,但故意不告诉在家中的郭运兰。

二零一一年六月下旬,丹东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的恶警一男一女突然闯入郭家要绑架郭运兰,称郭运兰是“逃犯”,并称“郭运兰已被判刑,现期是监外执行”,逼着郭运兰签字、写保证放弃修炼。郭运兰当场拒绝。恶警遂强行绑架郭运兰,身体始终没有恢复正常的郭运兰当时昏倒在地。

就在这种情况下,恶警仍把郭运兰和丈夫于军一起强行拉到丹东国保大队,恶警想让郭运兰在他们伪造的材料上签字,可是郭运兰当时被迫害的出现神智不清的状态,恶警就逼着郭运兰的丈夫于军代替郭运兰签字,说不签字就把郭运兰再次关进看守所。于军因担心妻子的生命安全,违心的向邪恶妥协,按照他们的要求,在他们事先写好的材料上签了字。

恶警得到于军的签字后,将他们夫妻放回家。但是恶警逼着于军签字的那些材料的具体内容是什么,于军本人不知道。于军说恶警光逼着他在上面签字,他们没叫他看那上面写的是什么。所以他至今也不知道叫他签字的纸上写了些什么东西,只知道他们用“担保人”这件事来要挟他,逼他签字。

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二日,东港长山边防派出所指派警察梁传伟等人到郭运兰家,告诉其家人,郭运兰的所谓案子在二零一零年底就到东港法院了,因为郭运兰身体有病,法院不给判了,案子又退回到办案单位,现在是长山边防派出所接手这个案子,叫郭运兰跟他们到东港检察院去一趟,签字“结案”。在检察院,一矮个儿瘦男人拿来一张空白纸,糊弄郭运兰在这张空白纸上签名、按手印。郭运兰当时没有识破他们的伎俩,在他们的逼迫下,就稀里糊涂签了字、按了手印。郭运兰当时签字时,她记住身边有两个人:一个是给她空白纸的矮个子瘦男人,另一个是拉她去检察院的长山边防派出所警察梁传伟。

八月十六日,东港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公安局法制科、长山边防派出所、东港检察院、东港法院等部门得到了郭运兰按的手印和签字之后,又从新伪造了事实与罪名,再次给郭运兰非法判刑。

九月二十日后,东港法院传郭运兰和丈夫于军一起到法院去。去到法院之后才知道,又叫郭运兰夫妻签字,并告诉说东港法院要在十月一日之后非法开庭给郭运兰判刑。

郭运兰的丈夫于军回家后,仔细阅读非法起诉书,才知道自己被欺骗了,才认识到这些邪恶之徒的手段是多么卑劣、没有人性。特别是起诉书中把六月下旬丹东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强迫他在他们事先写好的东西上不明不白签的字,也用来作为他们非法判自己妻子的依据,把恶警编造陷害郭运兰的话强加给于军,硬说是于军主动为他们提供的“证词”,把于军和女儿于凤云写成对非法判郭运兰刑的“证人”。

亲人问于军到底都跟这些迫害者说了些什么,于军说他什么也没说。第一次签字,是因为怕妻子再次被抓进看守所迫害;到法院签字,是他们用“担保人”来要挟于军,没办法就签了字。

以上是东港市公检法再次合谋构陷迫害郭运兰的过程。

二、以一张空白纸非法劳教杨国英的过程

用空白纸签名迫害法轮功学员,对东港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王润龙来说已经不是第一例了。四年前,王润龙曾用一张签了名的空白纸,将法轮功学员杨国英非法劳教,劫持到沈阳马三家劳教所迫害一年。过程如下:

二零零七年三月三日,杨国英在合隆镇集市上给世人讲真相、劝三退时,被人恶告。在回家途中,被恶警徐春等绑架到合隆镇派出所,暴力殴打、逼供,同时非法抄了杨国英的家,但空手而归。随后将杨国英非法关进东港拘留所,后又被转到东港看守所非法关押。

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日,恶警王润龙、合隆镇派出所恶警、及一名高个儿戴眼镜的人到东港看守所,他们拿着事先写好的“三书”逼杨国英签字,杨国英坚决拒绝。王润龙随即又拿来一张空白纸,拽过杨国英的手在上面按手印,并叫杨国英签名。杨国英问:“这纸是干什么用的?”王润龙说:“什么用没有,你签个名,就证明你什么也没说,也没干。”杨国英信以为真,就在上面签了字。王润龙用此空白签字纸伪造证据,一个星期后,将杨国英非法劳教一年,劫持到马三家劳教所迫害。

杨国英在马三家劳教所遭受恶警各种方式的摧残,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出狱后仍被当地邪党恶徒持续骚扰,身体无法恢复,于二零一一年春天含冤离世,年仅五十四岁。

十二年来,东港市公、检、法在“六一零”的直接操控下,在疯狂迫害法轮大法中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他们所干的事情,从天上到人间,一笔一笔都记在那里,天惩他们的日子就在眼前。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