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法劳教期满 大连教师刘荣华面临非法判刑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二日,是大连法轮功学员刘荣华两年非法劳教期满的日子。对于年已八旬、牵念女儿的父母,对于相濡以沫的丈夫,对于需要照顾、思念母亲的儿子来说,这一天,是他们期盼已久的日子。

可是,这一天,他们没有接到刘荣华,却接到社区的电话,说刘荣华已于九月十九日,被大连桃源街派出所警察从沈阳马三家劳教所劫持到大连姚家看守所,并被非法批捕,中共妄图对刘荣华非法判刑。这个消息,对家人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家人对此公然违法的行为十分愤慨。

刘荣华,女,四十七岁,原大连水产学校老师。刘荣华自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功后,严格按照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身心健康,道德高尚,在单位兢兢业业的工作,她的文章曾被刊登在《中国百科全书》上。可是,这样一个大连教育界的精英人士,却在一九九九年中共公开迫害法轮功后屡遭迫害。

刘荣华
刘荣华

一、第一次遭非法劳教迫害

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五日,在上课期间,刘荣华被黑石礁派出所林海等警察绑架。原因是:警察问刘荣华对“天安门自焚”的看法,刘荣华善意地告诉他们,真正按照法轮大法的要求修炼自己的人,是绝不会自焚的。只因说了这句真心话,刘荣华被绑架,后被非法拘留。

刘荣华拒绝在拘留证上签字,但大连水产学校领导不顾她丈夫正在外地出差,家中五岁的孩子无人照顾(当时双方老人都在外地),在拘留证上盖章,配合警察将刘非法拘留。

当年七月,刘荣华被劫持到马三家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因为她研究生的高学历身份,被当时的马三家劳教所所长苏境作为强制转化(酷刑折磨,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真善忍的合法权利)对象,曾被吊在水房站立二十一天,导致左手腕骨伤残,不能干重活;后背的疥疮有拳头大小,被迫害的体无完肤。

非法劳教期间,刘荣华的丈夫迫于压力,与她离婚。

非法劳教期满后,刘荣华回学校上班,才知道自己已经被大连水产学校党委书记李元鹏,于二零零一年七月擅自非法开除。此后,刘荣华多次去学校,要求恢复工作,均被无理拒绝。

二、第二次遭非法劳教迫害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三日,刘荣华在桃源的租住房内,被大连青泥洼桥派出所警察绑架,后被劫持到姚家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警察多次非法提审刘荣华。有一次非法提审完后,为抵制非法关押和无理迫害,刘荣华拒绝面墙而站,被警察辱骂,刘高喊:“法轮功无罪!法轮大法好!”被一所长暴力打耳光。

当年十月,刘荣华被非法劳教两年。在马三家劳教所,因为刘不放弃信仰真善忍的合法权利,被非法剥夺家人探望的权利。同时,由于公安部门提供的劳动教养决定书未盖公章,且拒不提供盖有公章的决定书,律师无法受理,使其及家人失去复议及行政诉讼的合法权利。

位于沈阳的马三家劳教所,因其血腥、流氓迫害法轮功学员而臭名昭著。因为消息的严密封锁,目前,我们还不能知道刘荣华被迫害的详细情况,只能从马三家回来的法轮功学员带出的点滴情况了解一二。

在马三家劳教所,警察不仅要求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还必须接受中共诋毁法轮功及创始人的强行洗脑,此外,还要做繁重的奴役。采用的手段有:1、写“三书”(放弃信仰、诋毁法轮功师父的保证书、悔过书、揭批书等);2、随时下发诋毁法轮功及其创始人的“调查问卷”或“作业题”等,强制法轮功学员按照警察的要求笔答;3、“现身说法”,要求法轮功学员按照警察的要求说诋毁法轮功及其创始人的话;4、看诋毁法轮功及其创始人的录像等;5、每天早中晚背管制犯人的“30条”,唱吹捧中共的红歌;6、在做奴役的考核表上签名,等等等等。如果法轮功学员不按照警察的要求做,警察就会采取酷刑折磨等手段进行迫害。

刘荣华因坚持信仰,不配合上述无理要求,遭受如下迫害:1、上抻刑(如图示)。即把人的双手分别铐在两张上下床床头中间上下不等的位置,几个警察分别用力抻两张床,使被迫害者斜着身子,蹲不下,站不起来,非常痛苦,严重者可致残。有的时候,把法轮功学员抻到极限时,警察专门坐在床头的两边看热闹,并说诋毁法轮功及其创始人的话,同时把被迫害者的双耳强制塞上耳机,强制听诋毁法轮功及其创始人的录音。也有把一只手铐在铁床的最下面,把另一只手抻到极限时,用手铐铐在铁床的最高处。

酷刑演示:抻刑,将法轮功学员的手一高一低铐在两张床之间,恶警分别用力抻两张床,使被迫害者斜着身子,蹲不下,站不起来,非常痛苦。
酷刑演示:抻刑,将法轮功学员的手一高一低铐在两张床之间,恶警分别用力抻两张床,使被迫害者斜着身子,蹲不下,站不起来,非常痛苦。

2、暴打。刘荣华被暴力殴打致滴水不进、嘴唇发紫、走路都很困难。3、在刘荣华被迫害的极度虚弱的情况下,强迫其来回上下楼,故意折磨她。4、非法加期。仅仅因为回监室时没有向队长问好,被非法加期。5、非法剥夺其它合法权利。如:剥夺家人探望、通电话的权利;亲友为刘荣华存的钱,不允许其使用;亲友给刘荣华邮寄的物品,警察骗其在包裹单上签名,却不给她。等等等等。

在这样精神与肉体的高压迫害下,刘荣华多次被迫害的心脏病发作,最严重的一次,医院医生说再晚送两天,人就没了。刘荣华此次被迫害前比较胖,因酷刑折磨变的骨瘦如柴,行走困难,还被逼迫做奴役。

刘荣华的父母均已年过八旬,老母亲腿有残疾。在刘荣华被青泥洼桥派出所警察绑架后,老母亲多次去派出所要求释放无辜的女儿,每次都要倒三趟车,往返百里。刘荣华被劫持到马三家劳教所后,她的老母亲和丈夫(刘荣华与前夫离婚后,又再婚)多次长途跋涉前往沈阳探望。仅因刘拒绝放弃信仰,警察不让家人探望,老母亲因思念女儿过度,有一次曾在马三家劳教所的接见室里失声痛哭;刘的丈夫据理力争探望她的合法权利,被警察张环威胁要报警。

在中共的独裁统治下,多少个信仰真善忍的好人被迫害,多少个幸福和睦的家庭破裂,中共是这众多悲剧的制造者。

中山区桃源街派出所电话:0411-82681093 地址:大连市中山区白云街36号 邮编:116001
中山区公安分局电话:0411-82637821、82804361 地址:大连市中山区世纪街 邮编:116001
中山区检察院电话:0411-82822000 地址:大连市中山区大众街11号 邮编:116001
中山区法院电话:0411- 82802280 地址:大连市中山区天津街58号 邮编:116001
传真:0411-82639875
院长:0411-82793001、82802287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