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晓辉自述在马三家劳教所的遭遇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日】辽宁大连法轮功学员万晓辉女士于二零一零年三月被中共警察绑架,之后被劫持入辽宁沈阳马三家劳教所,被非法关押一年,在此期间万晓辉备受折磨凌虐。以下是她的自述:

我是万晓辉,今年五十六岁,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一日下午一点多在辽师大学门前的路上,边走边给世人发送神韵光盘。被富民派出所的两个警察绑架到110警车上,到了富民派出所把我拖下车,鞋子也拖掉了,然后四个警察把我抬进屋。

因我不报名,其中两个便衣警察,一个小眼睛,小脸,一个微胖一点,两个一米七左右拧胳膊,一个揪着头发给照相,一下午也没照上。胳膊被拧的都是青一块紫一块,手腕子都成紫色。到晚上强迫到五院去检查,又送我到姚家看守所。

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八日上午八点左右,在没有任何手续,由二男二女四名警察把我送往马三家附近的公安医院体检,走时连鞋都没给穿。

到了女所,我的四肢开始抽筋,行走非常艰难。当时有个恶警叫于小川,从我身上一件一件往下扒衣裤,连内裤都得看。说我的被子有味,当场给扔了。有包夹天天做所谓的“转化”,全天二十四小时看着。她们打电话让家里人送东西,却不让我儿子见我。她们放言说不放弃信仰就不让家属见我。当时有张磊,周晓光,张卓慧等六人把我打倒在地上摁手印,被我一把撕碎……

我儿子来马三家劳教所探视我,劳教所的人员心虚不让看,我儿子坚持要见到我,一直僵持到中午才让看。孩子一见有气无力、脸带伤、走路都得有人扶着的我,伤心得直哭,他说妈妈你一定得活着出来。孩子受到了很大刺激。

二零一零年五月中旬,我天天被押去马三家劳教所的东岗(马三家劳教所里专门迫害大法学员的地方)迫害。他们散布的全是歪理邪说,夹杂着低级下流的言论,施行煽动、诱骗、造谣、诽谤、污辱、恐吓的伎俩,拳打脚踢推进监房,用mp3播放诽谤师父的录音,我一把把mp3耳机给撕下来摔在地上。她们六个气急败坏把我打倒在地上,把我四肢铐在两个床的中间,并用臭鞋垫堵我嘴,把mp3耳机塞进我耳朵里,用透明胶带把耳塞和口一块缠住。我喊“法轮大法好!”她们怕别人听见,就拿一摞脸盆扣在我头上,压的我头抬不起来,脖子不能动,我在难过的时候求师父加持我度过难关,依然坚信大法。那痛苦真是分分秒秒如年,难以用语言来形容,每当我难过的时候我就想师父,背法,痛苦就减轻一点,……很长时间脖子还疼。

二零一零年的十月下旬,马三家劳教所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迫害。十一月初的一天上午我被带去东岗,他们天天向我散布歪理邪说,用各种办法给我洗脑,侮辱、羞辱、打骂、罚蹲,扇嘴巴子、坐瓷砖地、往脖子上倒开水。

张磊念诽谤大法的书,业玲拿带刺的木锤子朝我头上、背后乱打,打得我满头都是小包,肩膀和后背上一块块发青。有一天,张磊又开始念诽谤的书,我质问她,一个男恶警(好象姓李,是个科长,不十分确定),朝我的左脸猛击三锤,我的左脸当时就肿很高,他威胁说:“给你继续上刑,上抻刑。”

后来他们用报纸把窗户糊住,把电视放到最大声,不让外面的人听见和看见他们行恶。整天不让吃饭和上厕所。我一闭眼她们就抠我的眼睛。第一天下来就折磨的我腿疼的站不起来,胳膊麻木没知觉,头发一把一把的掉下来。第二天用牙签扎手指甲……

我开始绝食反迫害。三天后张环、张磊、业玲还有两个人一起给我灌食。先把我打倒在地,然后把我铐在灌食床上,再用布带把腿绑在床上,我的身体动不了。她们把开口器使劲插进往我的嘴里,每次都插出血,憋的我上不来气。灌不进去还往里灌,她们往死里整人。每次灌食后我的衣服里外都是湿的,折磨到晚上才放下来。

灌食第二天,石宇所长领四个男科长,由石宇亲自动手把我铐在床上,小个女大夫,把扩口器使劲往我嘴里插也没插进去,还是前面提到的那个五十来岁可能李姓的男恶警,使尽全身的力气也没把扩口器在我嘴里摁到底,结果两个扩口器都坏了,不好用了,还没灌进去食,最后把我的嘴弄的鲜血直流。这杀人不见血的狠心大夫给我打了毒针。把我放下床时,我两边的太阳穴就刷刷的往里扩散。

他们又使坏招,给我上抻刑。让我站在双层床的一头,腰成90度,上半身体探入两层床之间,把我两个胳膊拉直到极限,再铐上手铐,然后用布条分别绑住手铐的另一个环,挂在上层床下面横梁的角铁上,我的整个身体一点也动不了了,他们强迫我听邪恶的mp3录音,再拿我的十个手指往他们事先准备好的“三书”上摁手印,我坚决抵制,撕扯中弄的我满脸一块块的红色印泥和血。

抻了两天到第三天,业玲、张卓慧还有两个警察,又把我铐在了两个双层之间,一手高一手低铐在两床不同部位。我蹲不下,坐不了,站不起。他们还把两边的床往两边拽,拉。

酷刑演示:抻铐
酷刑演示:抻铐

我的筋骨钻心痛,手铐扎进肉里。下午一点多放下来时腿都不能动了,手麻木拿不住东西……这次我在东岗连续被迫害17天。

在黄历年前的二十几的一个晚上写总结。代学梅看见把我拖去东岗,罚我站了一个多小时,才让我回去睡觉。

在年前找茬说我被子叠得不合格,罚我打扫劳动现场便所。在二零一一年的三月份因我不问邪恶警察好,又罚我扫厕所。

在临近从马三家释放前十几天的一个中午,我正上楼时,代学梅叫我去东岗,由张环、张磊、代学梅、王丹凤、还有两个共六个把我打倒在地,背铐着强迫滚手印。王丹凤还邪恶说叫你回家还干不干(大法的事),又打了我两个脸蛋。把我胳膊拧的两个月还痛。最后说我不服管教,不背邪恶三十条,不唱邪恶歌,不签考核,不写作业,不写出总结,不问好,给我加期十天。

这次我被非法关押一年,遭受的痛苦折磨说也说不清,以上只是简略的说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