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桂英修大法重病痊愈 十年遭中共骚扰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云南报道)周桂英,云南昭通市居民,因修法轮大法,美尼尔氏综合症痊愈,无病一身轻。然而,在这十年中,只因为不放弃教人向善的法轮大法,在中共的所谓“敏感日”,不断受到骚扰,被跟踪、盯梢,不能正常生活和修炼。

一.修大法,美尼尔氏综合症痊愈

周桂英,今年七十八岁,是云南省昭通市经贸委(原云南省昭通市食品公司)退休职工,家住昭通市朝阳区老干局。周桂英二十多岁就得了美尼尔氏综合症,还会经常晕死过去。七十年代后,又患上了关节炎、静脉曲张、胃病,成天以泪洗面,和药罐子为伴,真是生不如死。

一九九七年的一天,周桂英的生命出现转机:一个朋友告诉周桂英说,你去炼法轮功吧,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当天晚上,周桂英在朋友家看到了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录像,太神奇了。当周桂英开始学炼五套功法时,就感觉到浑身的法轮都在转,尤其是小腹部位的法轮转的特别厉害。后来看了大法的著作《转法轮》,周桂英才知道这是师父在给她调整身体。几个月的学法炼功,周桂英的身体就迅速康复,达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在中共对法轮功修炼人残酷迫害的这些年中,周桂英从来没有放弃修炼法轮功。

二.昭通市朝阳区公安警察骚扰、跟踪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六日晚九点多钟,昭通市朝阳区公安分局的杨云昆、虎发清、李泽文、王姓等七、八个警察,穿着便衣闯进周桂英家说:“执行上级命令。”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就又是摄像又是楼上楼下的翻腾,抢走了大法书二十多本,还叫周桂英第二天下午两点去朝阳区公安分局。

第二天(九月二十七日)早晨又来了五、六个穿便衣的人在周桂英家房子的甬道里录像,周桂英问他们在干什么,没有一个人回答周桂英。之后,电视台移花接木的将这段录像做成污蔑大法的片子,在当地电视台播放。

第二天下午两点,周桂英去朝阳区公安分局,警察问周桂英大法书是哪来的,和哪些人联系,这些周桂英都没有回答他们,周桂英只是告诉他们:“我炼法轮功身体好了,法轮功没收过我一分钱,师父没有给我要过一分钱,就给了我一个好的身体,我为什么不炼?”

下午五点多,朝阳区公安分局就用警车把周桂英拉到看守所,检查完身体,在没有通知家人,没有任何拘留证的情况下,就将周桂英非法关押。第二天,朝阳区公安分局就对周桂英非法审讯,警察说跟踪了周桂英很久了,叫周桂英老实交代,问周桂英的书是谁给周桂英的。周桂英说:“你忘啦?不是你给我的吗?”听周桂英这么说,警察再也不问了,草草收场。

之后他们又叫来女儿、女婿,叫周桂英配合警察表示不炼了。周桂英对女儿、女婿说:“我的身体是炼法轮功炼好的,你们不知道吗?我给你们省了多少医疗费,做人得有良心,法轮功给我治好了病,我怎么能说法轮功不好?”

十月一日下午两点多钟,周桂英在看守所的号房里,突然头昏眼晕,周桂英就躺在大板上,之后看守所就把周桂英送到医院,叫来周桂英的家人。警察也来了,家人对警察说:“我们在这儿,你们就不需要在这了。”第二天,周桂英就从医院回到了二女儿家。

从这以后,一直到二零零九年的七年间,每年的所谓“敏感日”(四月二十五日,七月一日,七月二十日,八月一日,十月一日,元旦,过年),朝阳区公安分局的杨云昆、虎发清、李泽文等人,以及当地居委会的人就要到周桂英家里翻箱倒柜,抢走大法资料,还威胁周桂英不许出去发真相资料。二零零八年的奥运会周桂英也被跟踪、盯梢。

二零零八年,汶川地震时朝阳区公安分局的杨云昆、虎发清到家里告诉周桂英,叫周桂英不要到外面发九评,周桂英问他们:“九评是什么?我这个老太太就能把共产党打倒吗?那共产党就是一张纸了,你们拿背靠着嘛,让它不要倒。”之后周桂英又讲了文革共产党迫害老百姓的事,希望在场的人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给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记得二零零三年大过年的前几天,只有一个上幼儿园的孙子在家,朝阳区公安分局的杨云昆、虎发清、李泽文等人,以及当地居委会的人就闯进周桂英家乱翻一通,把大法资料摆在家里的炉子上,等周桂英从外面回到家,问他们:“你们是干什么的,为什么周桂英没在家你们就来家里乱翻东西?”他们说:“不让你炼,你还炼。还藏着这些东西(大法资料)!”周桂英说:“周桂英炼法轮功犯什么法了,这些大法资料是告诉你们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你们才是知法犯法。”

今年十一期间周桂英外出旅游,警察又到周桂英家里骚扰,追问周桂英到哪去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