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人为何如此担忧?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一段时间以来,明慧网陆续报道了辽宁省大连法轮功学员吕开利、陈鑫、丛日旭的家人去监狱探望他们,监狱不让见,甚至长达两年半的时间不让家人探望的事情,家人为此忧心如焚。

不了解中共暴政的人,可能不理解,不让见为何会让家人如此担忧?这是因为,在中共邪党江氏利益集团对法轮功学员“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性迫害政策下,监狱成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暴力工具。对于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监狱会进行强制“转化”(强迫放弃信仰真善忍的合法权利),在酷刑折磨下,不断地有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致残、致疯的事情发生。而狱方掩盖其迫害行径,最常用的办法就是不许家人探望,所以家人才会如此担忧。

下面,让我们看看非法关押这三位法轮功学员的监狱,是如何惨烈迫害法轮功学员,以及又是谁操控它们如此为所欲为的。

一、盘锦监狱

1、酷刑折磨吕开利致其坠楼 妻子一年多不得见

吕开利,男,四十岁左右,原大连起重机厂技术信息部工程师,因坚持对法轮功“真善忍”的信仰,被非法判刑十年,于二零零七年十二月起被非法关押在盘锦监狱五监区(现更名为二监区)。

吕开利入狱前的照片
吕开利入狱前的照片

二零一零年四月六日,以王景林为首的几名狱警,用多根150万伏电棍电击吕开利两个多小时,后将伤痕累累的吕开利关禁闭室残酷迫害十五天,吕开利的手、胳膊、身上到处都是电棍和镣铐的伤痕。后吕开利多次被以管凤春为首的狱警连续三小时电击,8月29日,管凤春用电棍残酷迫害吕开利四个小时,对其进行强制转化,30日早,吕开利坠楼,腰和骨盆部位严重受伤。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事发之后,为掩盖迫害真相,狱方将吕开利隔离至今,吕开利的妻子多次前往盘锦监狱要求见人,均被无理拒绝。为维护丈夫及自己的合法权益,2011年8月,妻子聘请律师一同前往盘锦监狱,要求接见吕开利。狱方仍是百般阻挠,在律师的据理力争下,狱方理屈词穷,最后以所谓内部规定为由,不许律师接见。

2、盘锦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惨烈迫害

据不完全统计,自宋万忠任盘锦监狱长以来,至少已有五位法轮功学员被残酷迫害致死,还有多人被迫害致残致生命垂危,盘锦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惨烈迫害可见一斑。被迫害致死的五位法轮功学员为:

(1)吴连铁,终年48岁,沈阳市辽中县茨于坨镇黄北村人,二零零六年五月因绝食抗议狱警王魁忠的酷刑折磨,被王魁忠授意犯人野蛮灌食(以此折磨法轮功学员),导致其食道大出血,便血不止,高烧40度。 狱警王忠海得知吴连铁生命垂危,却不送他去医院,直到他去世后,才送医院“抢救”。

(2)黄立忠,辽宁葫芦岛市连山区法轮功学员,被狱警王建军以电刑、吊铐和毒打等种种酷刑于二零零九年折磨致死,年仅47岁。

(3)卢广林,生前是辽宁抚顺清原县粮库职工,二零零九年二月下旬被隔离迫害。在隔离期间,狱警指使犯人血腥迫害卢广林:强行灌大量盐水;用饮料瓶装开水烫他,造成他全身多处烫伤;三九天,往卢广林身上泼凉水后打开门窗冻他;在地上拖拉他等等。卢广林牙齿被打掉,被迫害致脑血栓症状,三次出现生命危险,在盘锦第二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4)黄成,生前是辽宁锦州女儿河职工,被关进盘锦监狱后遭受数次酷刑迫害。这些酷刑包括八根高压电棍同时电击、十指插钢针等。在酷刑折磨之下,最终导致黄成脑出血、脑血栓、半身浮肿,于二零一一年二月含冤而去,年仅55岁。

(5)范振国,生前是辽宁省凌源市天盛号乡敬老院院长,于二零一一年九月被盘锦监狱迫害致死,年仅50岁,尸体被监狱强行火化。据悉,范振国遗体后背有多处伤痕。

二、锦州南山监狱

1、两年半拒探望 家人忧心如焚

陈鑫,男,42岁,因坚持信仰,被非法判刑十三年,于二零零七年十二月起被非法关押在锦州南山监狱一监区。

从二零零九年四月至今,家人已有两年半未能见到陈鑫。日前,陈鑫年逾古稀的老母亲再一次长途跋涉来到南山监狱,希望能见到陈鑫。老母亲在锦州住了五天的旅店,最终还是被无理拒绝,含泪而返。为了探望陈鑫,家人一次次的从监狱找到监狱管理局,他们却互相推诿,最后监狱说“不让见是省公安厅“六一零”的决定。

据悉,自今年三月份以来,南山监狱强迫法轮功学员做奴役劳动,不劳动就关入严管大队酷刑迫害。据悉,陈鑫已被关入严管大队,同在南山监狱的法轮功学员许志斌被迫害的身体虚弱,王洪斌被迫害的生命垂危,监狱说只能活两、三天了,陈鑫的情况怎么样? 家人忧心如焚。

2、南山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惨烈迫害

自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锦州南山监狱对法轮功学员实施残忍的迫害。自从法轮功学员张立田被迫害致死后,监狱内更加封锁消息,据刑满释放的人讲:“(别说法轮功)就是犯人说打死就打死,打死算病死或自杀。”目前已知被南山监狱迫害死的法轮功学员有:

(1)崔志林,阜新市人,于二零零四年迫害致死,年仅43岁。崔志林死前被迫害的皮包骨头,遗体伤痕累累,双耳、鼻、口均被堵着棉花团,脑后有一窟窿,牙龈已腐烂,后背大面积青紫,两腋下、软肋、胯外、两大腿内侧、膝盖以下、踝骨均有长期电击痕迹,肘部肉已脱落,睾丸肿大青紫,身体明显被药水(或清水)浸泡并处理过。狱方诬陷崔志林为“跳楼自杀”。

崔志林
崔志林

(2)辛敏铎,生前是辽河油田物探公司技术员,于二零零六年迫害致死,年仅33岁,遗体被狱方强行火化。迫害期间,狱方长期拒绝家人探望。

辛敏铎
辛敏铎

(3)张立田,辽宁省朝阳市人,于二零零八年被迫害致死,年仅36岁。家属看到张立田遗体表面有许多外伤痕,特别是心脏部位的伤痕尤为明显,一致认为这些伤痕是因为外力所致。狱方诬陷张立田死于“突发心脏病”。

张立田
张立田

三、大连南关岭监狱

1、临期满前拒探望 家人担忧

丛日旭,男,不到三十岁,原大连文都考研培训学校校长助理,因坚持信仰,被非法判刑三年,于二零零九年起被非法关押在大连南关岭监狱一监区。

大连法轮功学员丛日旭
大连法轮功学员丛日旭

最近家人去探望,狱警说丛日旭不放弃信仰,所以不让见。丛日旭已经被非法关押两年零九个月,临近期满。据悉,对于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在临期满前,会被再次酷刑折磨,强制转化,家人为此非常担忧。

2、南关岭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惨烈迫害

大连南关岭监狱长期以来打着“文明化管理”的幌子,实质上进行着封闭式、非法的残酷迫害,狱警叫嚣对法轮功学员要实行“100%的转化”。目前已知被南关岭监狱迫害死的法轮功学员有:

(1)王洪楠,辽宁省鞍山市人,于二零零七年一月被迫害致死,年仅35岁。在南关岭监狱,王洪楠被重刑拷打,胸部有几处烙印;被强行灌面糊加浓盐水,种种酷刑迫害导致肺部溃烂不堪,最终被迫害致死。

王洪楠
王洪楠

(2)白鹤国,辽宁省灯塔市柳条镇东广善村人,于二零零八年一月被迫害致死,年仅45岁。家人看到白鹤国遗体,瘦得皮包骨头,头部鼓起一个包,身体多处有伤。据知情者透露:遗体不光是头部凸起一个大包,舌头也被勾出一道口子露出嘴外,腿被打断,睾丸被踹烂。

白鹤国
白鹤国

(3)刘权,生前是本溪市电信通信公司保卫科科长,于二零零八年五月被迫害致死, 年仅52岁。家属见到刘权遗体,见死者脸色发黄,眼窝和嘴呈紫色,后背有大面积块状紫色瘀血,鼻腔堵满棉球。刘权的遗体火化后,家属发现骨灰发黑,显示刘权生前可能被中共监狱人员长期下毒迫害。

(4)王宝金,原营口市华新电子有限公司电子工程师,于二零零九年十二月被迫害致死,年仅45岁。临死前,王宝金在严管队被迫害得奄奄一息,昏迷不醒,血压没有了,脉搏几乎摸不出来了,大小便失禁,瘦的皮包骨头。

(5)卢满库,辽宁省鞍山市人,于二零一零年八月被迫害致死,终年五十多岁。

(6)无名氏,据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报导,灌食迫害死一位法轮功学员,不知道叫什么名字,不知道家是哪的。

以上披露的只是中共监狱血腥迫害法轮功学员事实的冰山一角,而且这样惨烈的迫害,不是只发生在上述三个监狱,而是在所有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监狱、劳教所、看守所、洗脑班等黑窝都存在。由于消息的严密封锁,大量不为人知的罪恶仍被掩盖着。

四、曝光幕后黑手“六一零”

中共的狱警胆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如此猖狂的草菅人命,是谁操控它们如此为所欲为?操控它们的幕后黑手便是--前中共党魁江泽民及中央“六一零办公室”。

“六一零办公室”,简称“六一零”,因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成立而命名,它是中共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凌驾于法律之上的一个非法组织,类似于纳粹的盖世太保和文革时的中央文革小组。中共从上到下建立了庞大的政府“六一零”组织和公安司法“六一零”组织,甚至连居委会、街道企业都有专门的“六一零”人员,胁迫全国人民参与全方位监控打压迫害法轮功。

而司法系统的“六一零”由省监狱管理局教育处、省劳教管理局教育处、劳教所教育科、监狱教育科等组成,负责转化法轮功学员。司法系统的“六一零”制定转化率,甚至配备“死亡指标”(中共允许迫害死法轮功学员的名额),将狱警的升迁及奖金与转化率挂钩,同时还通过操纵保外就医、加期减刑,操纵利诱一些丧失人性的狱警和普通犯人采取各种非人的手段“转化”法轮功学员。

所以,在中共的独裁统治下,这些狱警和犯人才会如此无法无天,这些法轮功学员才会遭受如此惨绝人寰的迫害。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不管是幕前凶手还是幕后黑手,最终都逃不过正义法律的制裁和永恒不变的天理报应。前中共党魁江泽民及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三十多名高官在海外被起诉,锦州南山监狱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首恶,监狱长马振峰、副监狱长高文伟、王亮被免职,大连南关岭监狱十多名狱警被检查出患癌症,大量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公检法司人员离奇死亡,就是在为最后的大审判拉开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