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自己的生命 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一日】我是大陆的一个老年大法弟子,看到有的同修被邪恶以“疾病”方式迫害离开人世,我谈一点体会,和同修交流。

我虽然在一九九七年走進大法,但是,只注重炼功,没有从心性上提高。所以,一直到现在,遇到很多魔难,但是,都是在师尊的呵护下走了过来。

邪党在一九九九年迫害大法以后,我没有走出来,只是在家炼功,并向邪党公安部门写了不修炼的“保证”。这是一个无法清洗的耻辱,愧对师尊。

不久,我就一只眼睛不停的流眼泪,然后在眼眶周围逐渐出现黑色的圆圈,眼睛也在逐渐缩小。变成一只眼睛大,一只眼睛小、眼眶周围是黑色的圆圈,很吓人。妻子是学医的,她自己劝说我去医院,我不听她的,她找周围的亲戚、朋友劝说我去医院,说是要得脑血栓,有生命危险。我坚信炼功能治好我的病,不去医院,过了一段时间,慢慢的好了。朋友、同事都说,看我当时那个样,都替我担心,以为我不能好了(也就是不能活了)。

又过了大约半年时间,右腿小腿,先是发痒,后变红肿、发黑,右脚不敢沾地,走路一瘸一瘸的,疼痛。妻子还是劝说去医院,说这是静脉血栓症状,恐怕要截肢,如果发展到全身,有生命危险。有的人有类似症状,到医院截肢后就好了。除了找人劝说我之外,每天一看我的腿就哭。我还是坚持炼功,不能打坐,只能炼贯通两极法(别的功法也无法炼),过了几个月,逐渐好了。

在二零零七年前后,有一次我突然嗓子痛,不能吃东西,不敢说话,说话也疼。第二天,感觉整个嗓子都肿胀起来,只有一条缝。我觉得不能再这样不吃不喝,身体会垮下去。到晚上的时候,我端起凉开水,刚一進口,全吐了出来,嗓子肿胀的满满的,水根本下不去,而且满嘴恶臭。这样下去,生命难以维持,我感到悲哀,我在心里喊:师父救我!我不想被旧势力迫害死。

半夜醒来,感觉嗓子不疼了,好了,而且感觉饿了。马上起来,喝了一袋牛奶,吃了一些点心。师父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

修炼人要放下生死,并不等于在生死的关键时刻,连生命都不管了、都不要了。没有了人身,我们还修炼什么?一个大法弟子离开人世,除了给证实大法带来严重损失外,也影响世人得救。大法弟子在世上,身体带着的法轮和正念的场,就起着清除邪恶和救度众生的作用。

邪恶抓住我们有漏,想迫害死我们,而我们又任其迫害致死。表面上看我们是放下了生死,实质上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师父给我们净化身体,给我们在小腹部位下法轮,给我们安排了一条圆满的路,没有安排我们中途死去。我们却没有按照师父安排的修炼路走,按照旧势力安排的路走了。实质上就是没有听师父的话。

我们一定要记住自己是大法弟子,任何时候都不要放弃自己的生命,我们的生命来源于大法,决不允许邪恶迫害,更决不允许邪恶把我们迫害致死。在生命攸关时刻,自己无法闯关,那就请师父帮助。即使我们有漏,也不能成为邪恶迫害的借口,我们在修炼的过程中会去掉所有执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