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中 大法指引我向内找、精進修炼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一日】我是农村大法弟子,文化水平不高。在当前邪恶少之又少的形势下,我们地区又恢复了以前的集体学法。在集体学法的基础上,同修提高的都很快。可我总觉得自己在救人与证实法上没有威德,好象有什么东西阻挡着我。此时此刻我只知道多学法才能度过难关。可是学法不入心,有些东西好象生根一样怎么去也去不掉。师父为了让我快点找到阻止我前進的障碍,就利用同修和我发生矛盾的形式来点悟我,好使我快点提高上来。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今年端午节,全乡二十多名大法弟子在一起开了个修炼心得交流会。交流会上辅导员让我讲几句,于是我就毫不客气的开了口,我没有讲自己的修炼体会,却信口开河的要求同修读法应该尊敬师尊,尊敬大法,不能吃东西和乱讲话,又说学法不能象学常人的理论,要做到实修,还给同修们举个例子,说《明慧周刊》弟子切磋文章中这样一篇文章:有一个老道让他的弟子用中指的血种葫芦,不实修的人瞒着众弟子用红土水浇,最后葫芦长的比谁都大。当运用功能时,他却怎么使劲也运用不出来。后来老道领着实修的弟子上了天,而他却撞墙而死。我们不要做这样的人……我的话还没讲完,和我家一墙之隔的甲同修就不高兴了,因为很久以来她和我之间就有间隔,便当着众同修的面指责我。在回家的路上甲同修一边走还一边说:就修不好的才讲,修好的都不讲。还说了些难听的话。我虽然没吱声,可是也没有找一找这是为什么,是自己什么心促使她今天这么不理智,只知道是来给我提高心性的,应该守住心性。

又隔了几天,小组集体学《欧洲法会讲法》,在九八年师父解答问题时有一段话:“表现出来什么目地呀?那就是要大家给他指出来或者是我们某个人在这方面也有这种心,他们俩个就互相发生矛盾了,目地是去他们各自的心。”师父的解答让我明白了,原来是我有漏呀!于是我马上跟甲同修说:咱俩都应该找一找自己。集体炼功时,甲同修流下了眼泪,我知道她可能认识到自己错了。回到家中,向内找,原来在我的内心深处妒嫉心、怨恨心、戒备心还有怕心太强烈了。今天我就把这些心的根挖出来。

修去妒嫉与怨恨

二十六年前,刚嫁到丈夫家不到一年的一个晚上,丈夫不在家,后院一个好色的人半夜钻到我家来。我从来没和他说过话,再加上里屋养了一百多只小鸡,并没有往色这方面想,还以为他是来偷鸡的,二话没说就把他赶走了。天亮时丈夫回来了,我就把这件事告诉了他。丈夫一听就和一灶之隔的公公商量,背着我告到了派出所。等民警来了解情况时,我没有说那男人的坏话,还替他辩护。结果本居民小组的人还以为我和他通奸哪,我的妯娌还把这件事告诉了我娘家嫂子。

那男子抓到了我这颗软弱无能的心,扬言不让我家得好,后来就真的处处找我的麻烦,不是晚上敲窗,就是偷东西,并且还让我看到他所做的这一切。我真是有苦难言,有话无处讲。从那以后,我的心老处在一种愤愤不平的状态当中,恨那男人败坏我的名声,恨妯娌说坏话,恨家里人没有肚量,这种妒嫉心、怨恨心从此在我的内心深处就扎了根。

过了十多年,我和妯娌一同得法,初得法的两年内关系还挺好,可是自从共产邪党打压法轮功后,我们两家都被非法抄家。抄家时恶警先到我家,后上她家,她就以为大法书被抄走是我出卖的。我对她的妒嫉心、怨恨心又翻了出来加大了。

旧势力看到我有漏,就又给我加了许多难,让人造谣说我搞男女关系,妯娌还把以前那件事告诉了镇上所有的同修,说我老毛病又犯了,并且还让我听到她议论我。我的妒嫉心、怨恨心再一次加强了。

师父在《转法轮》里讲过:“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炼的一切心都变的很脆弱。”从此以后,我真的成了一个谨小慎微的人,不知不觉就受到很大干扰。天天都知道学法找自己,可就是没找到思想的根源。虽然表面上和妯娌关系还行,但内心深处有一堵墙隔着。因为她身体敏感,法轮怎么转都知道,同修在一起切磋,她老讲她的好状态,还觉的别人离她都很远,同修都认为她修的好,崇拜她,我的心里就不高兴,我就不爱听她讲的那些。心想,师父在《洪吟》〈求正法門〉里讲过“功能本小术 大法是根本”,你那点东西算什么?自己有漏不讲,就讲好听的。你去打针怎么不讲,等捂不住了,才露了一点点。每当和她接触时,总看到她不足的一面。

师父在二零零六年《美国首都法会讲法》中讲过:“那学员之间互相在配合上,你们就不要再有另外一颗戒备别人的心。(鼓掌)互相责备,互相之间用人心排斥,各种所有的状态,我告诉大家,都是对修炼形式的不理解而产生的新的执著,是不是?是!所以不能因为不理解修炼的状态而产生新的执著。这个执著的本身也是你修炼前進的巨大障碍,所以这种心也得去掉。”师父还讲过:“俩个人发生矛盾的时候,第三者看见了都得想想自己:哎哟,他们发生矛盾,为什么给我看见了,是不是我有什么心哪,是不是我也存在这样的问题呀。”(《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可在我心中总觉得甲同修文化少,遇事不会随机应变,别人说什么,她就相信什么,一点也不动脑。法中的一些事大多数都不告诉她,生怕她出事,把同修都抖搂出来。总是对她有一颗戒备的心。随着修炼层次的提高,戒备心还在逐渐的加深,间隔也越来越大。通过学法,师父的话点到了我的内心深处,使我挖出了妒嫉心、戒备心、怨恨心的根。当找出病根正念清除后,一切都顺了。看到的妯娌是说话态度和蔼,别的同修有不足之处,她会想办法举个小例子、讲个小故事给指出来。即使同修没听懂她讲的是什么,我却看到了她有一颗善良的心。讲出的话不伤害同修,能让同修接受的了,并且还经常鼓励同修多学法,只要坚持到最后,都能圆满。

甲同修敢讲真相。本地迫害大法的人她都敢去找人家证实法,什么都不怕,没有党文化的因素。而我呢,觉得自己悟性好,师父处处保护我,身体没有出现病业反应,说的话总有点显示自己。没有慈悲心,看到别人不足的地方,张嘴就来。从中看还有一颗争斗心。师父在《洪吟》〈实修〉中讲过“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师父的法讲的明明白白,我却没做到。和她俩相比,我的差距万里,真觉得羞愧。

当师父的新经文《大法弟子必须学法》发表后,看到师父说:“碰到不高兴的事,碰到使你生气的事,碰到个人利益、自我被撞击时,你能向内看、修自己、找自己的漏,矛盾中你就是无辜的也能这样:哦,我明白了,我一定是哪没做好,就是真的没错,也可能是以前欠下的业债,我把它做好,该还的就还。”法理点到了我的内心深处,我想可能是以前欠别人的太多了,才会出现这么多的人与人之间的摩擦。通过学法,解开了我与同修之间的结,再也不恨家人和那个男人了。这世该还的就还!

修去怕心

再讲一讲怕心。怕心在我思想里也根深蒂固。从小就怕这怕那,大白天自己都不敢在屋呆。结婚后,丈夫和公公经常外出赌博。有一次半夜了,我的里屋点着灯,照得睡觉的屋也很亮。派出所的人以为我家设了赌场,就直敲窗,吓得我心怦怦直跳,就此吓出了心脏病。得法后,由于两次被非法拘留,怕心也加强了,每做一件事首先想到的就是怕。去救人怕家人知道,证实法怕恶警发现,一有风吹草动,就赶快把大法书藏起来。

怕啥来啥,有一段时间,晚上九点左右电话就响了,一接却没人说话,我的第一念就是:是恶警,可能是来监视我的,看我在没在家。一到晚上就怕电话响,经常拔掉电话线。这件事持续了很长时间。有一次,看了师父在《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会讲法》中说:“你平时去找人家讲真相没有理由,平白无故的去找谁还不愿意见你,干扰不正好使你有了接触的机会了吗?你不正好去讲真相吗?”“所以不要把所有的问题出现都当作是对你做正事的干扰,对自己学法在干扰,对自己讲真相在干扰。不是的,问题的出现就是讲真相的机会。”师父的这两段法,使我增强了信心。我丢掉了怕,找到了村干部,说明来意,村干部一口否认。接着我就开始讲大法的美好,讲共产恶党的腐败,历次运动过后又来个平反,如果法轮功有一天被平反了,你们怎么办?赶快退党吧。村干部点了点头。从此无名电话也没有了。

在家庭中,丈夫经常给我制造提高心性的机会。因为自己两次被共产恶党迫害,丈夫非常害怕再出现类似情况,在家学法、发正念他都支持,就怕我外出。我知道大法弟子的责任重大,就在背着他做。越有怕他知道的心,还真就叫他知道了。有一次我和一个挖自来水管道的人讲真相,没等讲完就被丈夫发现了,他当着众人的面毫不留情地将我大骂一顿,甚至还准备打我,于是我就面带微笑的离开了现场。在回家的路上边走边想:今天可能是干扰,不但人没救了,还让丈夫造了业……就没想到这是针对我怕他的心来的,我该去怕他的心了。回家后,脑中突然出现“你有怕 它就抓”(《洪吟二》〈怕啥〉),我忽然意识到这不是师父在点我嘛!哦,我明白了。等丈夫消气后,我就向他讲真相:十三年前,每到夏天的农活干完了,我就得去挂点滴。那时候我连泥水都不能碰,你说是不是大法救了我?再说当有人掉到水里快要淹死了,你能看见不管吗?你天天念叨这块痛,那块痛,这都与你在家看着我不让我去救人有直接关系。“真、善、忍”是宇宙大法,连你都是大法造就的。我又举例说:有个同修的丈夫不修炼,可是他非常支持妻子讲真相,并且还帮着救人送资料,结果他的肾结石都不翼而飞了,现在他什么病都没有。我这一番话打动了丈夫的心,从此他再也不管我了。

消除“为私为我”的心

虽然主要的人心从根上挖出来了,但是还有一颗不易发现的心,那就是“为私为我”的心。平时自己身体受到干扰了才向内找,把向内找当作是解决自己问题的方法。只要身体舒服就行,并没有达到真正的提高,没有跳出“为私为我”的这一念,总是在旧势力的安排中修自己。虽然天天都在学法,但是却没学到法,思想溜号、不清净、正念不足,时不时的就被强烈的执著心干扰了。

师父看到我这种状态非常着急,为了让我尽快提高上来,就利用小组集体学法时来点悟我。当时学的是《瑞士法会讲法》,师父说:“人要过不了生死这一关,他就圆满不了。但是绝不会让你非得疼那一下儿才算能放下生死,那只是一个形式。我不看重,我看你的心,真正能不能做到。”我一下悟到:原先自己对生死这一关的认识,只认为是对肉身的考验或者是非得面对的邪恶,到了关键时刻才算放下生死。而现在才认识到,放下生死是在平时的一点一滴中放下自我的过程中自然达到的。以前把向内找当作是解决问题的技能、修炼提高的办法,修炼中总带有为私为我的目地,始终没有放下为私为我的一念,这不也是执著嘛,邪恶能不钻空子吗?不但没提高,反而障碍了自己同化法。师父在法中对我们的要求是“无私无我”,如果真能按照师父法的要求做,旧势力它有空子可钻吗?他敢钻你的空子吗?我的修炼是为别的生命考虑的,我的提高与否是由法来决定的。师父让我在法理上体悟到这一点,消除了这个“为私为我”的心,让我谦卑。尽管还不能完全达到,但是师尊让我知道了应该遵循的标准。

师尊为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付出了太多的心血,想尽一切办法让我提高上来,每当我遇到问题时总会让法来提醒我。我都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对师尊的感激。只有多学法才能修炼好自己,只有多学法才能证实法,只有多学法才能搬去前進路上的绊脚石。还有很多体会,就是几天几夜也写不完师父对弟子、对众生的慈悲呵护以及付出与承受的一切。师父真是太伟大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