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的路上不停步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二日】师父好!同修们好!

我现在汇报一下我来美国近五年的修炼体会。刚到美国的第一、二年,精神压力放松了,但修炼的环境给我造成了很大困惑。虽然海外和大陆的修炼环境不同,但是总觉得在大陆想的海外大法弟子和自己见的不太一样,这时候自己并没有向内找,总认为海外弟子能经常亲耳听到师父讲法,应该是非常精進。

我于二零零六年年底来到美国,为什么会有这种安排?一定会有我修炼的环境,虽然这样想过,但是很长时间总是容不進海外大法弟子中,我每天学法,炼功,全球发正念从不缺少,仍然找不到自己还能做些什么,虽然我每个星期会去退党中心,但是总觉的自己是个活动的报箱,以不会英语、听不懂广东话为借口,只是发报纸,根本没有象在大陆那样主动去讲真相,劝三退,没有人来要报纸时,我就用了大陆大法弟子所习惯的,出了家门,无论做什么事,都发正念。所以,有一年的时间是这样过的,记的二零零七年参加纽约国际法会和大游行,当我们快走到终点时,大家齐呼“法轮大法好”,当我看到帮助维持秩序的警察也振臂高呼:“法轮大法好!”我被感动的落下了眼泪。海外的警察和大陆警察天壤之别,这是海外大法弟子讲真相讲的好,我开始感到海外大法弟子不简单,没有了刚开始来的成见,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每年都参加纽约法会,逐渐感到肩上的担子有多么重大,众生在等着我们做好,等着我们归正,等着我们救度。通过学法,加上参加老年学员学法小组的交流,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向内找,我为我自己的不精進而内疚,我是一个修炼了十五年的老弟子,怎么会有那么多肮脏的自私心理,做什么都想有人安排,要我去时,我会参加,这样做就可以了,能跟上正法形势就行了,其实这是党文化的具体表现之一,“跟着指挥棒转就没有错”的错误理论。

后来在学法时,师父的这段话警醒了我:“心性是什么?心性包括德(德是一种物质);包括忍;包括悟;包括舍,舍去常人中的各种欲望、各种执著心;还得能吃苦等等,包括许多方面的东西。”(《转法轮》)我想,师父要我们重视心性修炼,而我又做到了哪些呢?就连最基本的“吃苦”都没有做到,难道还敢舍去各种欲望和执著心吗?我开始思考,我能去的地方只有两个,一个是退党中心,一个是中领馆,中领馆那个地方很邪恶,总是冷风飕飕的,过去那个地方出过车祸,还有抢劫等等。我了解到,在中领馆前坚持了十年的就有一位近九十的胡老伯,他说:“恶党一天不解体,我就要来一天。”这是什么精神,相比之下,我比他小近二十岁,我还差的远,到中领馆不如中国城方便,但是我想我是大法弟子,得能吃的了苦,这样我们老夫妻就决定星期一到星期五,轮流到中领馆发正念、讲真相,星期六参加集体炼功和老年学员的学法小组。星期日去退党中心,虽然在体力上有时会感到有些累,但是精神上充实了。我感到只要自己学法入心,发正念时没有杂念,在领馆前一样劝三退,虽然中领馆空间场很邪恶,但到那里去办各种证件的人以及中领馆的工作人员都是我们要救的众生,师父要我们全都救,没有选择,尤其在香港同修到退党中心后,她那种要救人的锲而不舍的精神感动了我,我就缺少这种深入讲真相的精神,就象师父讲的:“跟人家讲两句,爱听不听,不听算啦,又去找别人了。”(《什么叫助师正法》)

在今年的纽约法会上,师父要求我们:“我想看到大家从新找回你们的热情、找回你们修炼人最好的状态。”真的,我想起来了,十五年前,为了洪法,骑单车要到一个多小时才能到的地方,一集中就有上千人集体炼功,那是什么环境呀?我们自己都淡忘了,可师父没有忘,要我们找回当年的修炼状态,师父真是为我们操尽了心,现在我要拿出十五年前的劲头来,比如在领馆前,很多人认为那里劝三退更难些,一是邪恶集中,挡住了人们得救的机会,二是这些人怕,怕被领馆的人知道了,不给自己签证,又怕回大陆后有麻烦。所以我们多是等他们办好手续出来时,送给他们真相资料和劝三退。

有一次,给一个年轻人劝退,得知他是从大陆来旅游,把护照丢了来补办护照的,当他听明白我讲的真相后,马上同意三退,也很满意我给起的化名。我问他有没破网软件,他说有。我问他从哪里得到的,他说人民币上就有,我们都是从人民币上看到的,中共越封网,我们越要看。听了这话,我真为大陆大法弟子叫好,难怪师父在纽约法会上都赞扬了大陆弟子们。

现在我劝三退,不再象原来那样,急切盼他快退,而是告诉他为什么要三退,听他有什么问题,我就遇到这么一对年轻朋友,那位男生还想多听听,而女生想快点走,当男生提出“自焚”是怎么回事,我就给他讲“自焚伪案”中的种种疑点。另一位同修很快递上有关“自焚伪案”的真相资料,他很高兴。我问他有没有破网软件,他告诉我,他和他的同学都知道,还有《九评共产党》也是大陆的法轮功的学员送的,我说,你知道他们是冒着生命危险送给你的吗?他们这么做,就是为了救你,不要当中共的陪葬品,我在这里可以自由的讲,没有任何顾虑,可是在大陆,他们就有很多危险,珍惜他们告诉你的真相。那位女生也不催他走了,在一旁静静的听。最后他说,我回去后,好好看看这些资料,我会自己上网退。我告诉他,你的生命得救了,我很高兴,回大陆后,告诉你的朋友,亲人和同学赶快上网退,要珍惜生命。他很高兴的走了。

有一次,我给一个男士讲真相,并送给他真相资料时,他不想要,我对他说:这世上有骗钱的,有骗色的,可没有骗你怎么保命的吧,你看看吧,真的对你有好处。这时从旁边走过的一个人听到我讲的话,马上跟我要了一张。这位先生一看别人拿了,马上抢着说:也给我一份吧。我说别急,一定给你一张,我真的为你好。他很客气的说:谢谢你,我回去一定要好好看。还有一次在退党服务中心来了两个学生模样的年轻人。一问果真是从大陆来旅游的,当时我心里有一念,一定要救了你们。我问他们有没有看过《九评共产党》,送给他们真相资料和当日的大纪元时报。我告诉他们,这是在大陆看不到的,我劝他们三退,他们问我三退了会怎么样?我说:三退了,生命就有保障了,天灭中共时,就不会当中共的陪葬品。你们这么年轻,真正的生命才刚刚开始,我七十多岁的人了,不会骗你们的。看你们小哥俩,都很善良,给你们起个名字,就在我们这个退党服务中心把党,团,队退掉,脱去这个枷锁,自由自在的生活不好吗。他们说好吧,其中一个还要自己写名字三退。

总之,在讲真相,救众生中,有很多感人的事,让我增强信心的事,我真的感到这些事只是我们多动了一下嘴巴和腿脚,其实都是师父在做,我也希望更多的同修,拿出自己得法初期的热情,珍惜最后的时刻,溶入到救众生的洪流中来吧。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二零一一年旧金山地区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