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市药剂师余树霞遭劳教所和洗脑班折磨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苏报道)余树霞,女,南京市浦口区中医院药剂师,一九九六为了祛病健身而走入法轮大法修炼,修炼后身心迅速恢复健康,无病一身轻的她见证大法的美好与神奇,并把修炼真善忍落实在工作上、家庭中,熟悉她的人都说她变了,不象以前那样性情急躁了,并且工作认真,待人宽厚,助人为乐。在当今世道衰败的风俗下,从不接受任何人的礼物。

然而这样一个好人,在过去十二年来屡遭迫害。她曾于二零零零年末被劫持到江苏省句东女子劳教所,遭殴打、虐待和奴役。二零零四年二月,为逃避抓捕,她不幸从楼上摔下,造成全身粉碎性骨折。二零零六年四月,她又被劫持到洗脑班迫害。二零零八年四月,她再次被劫入洗脑班。

进京上访遭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氏集团在全国抹黑法轮功,余树霞去省政府上访,被武警押上汽车送往南京一所学校,一个当官的警察向上访的法轮功学员每个人发表格,叫其填写姓名、工作单位、家庭住址。从那以后余树霞便上了中共的黑名单。回到家后,随即而来的就是院长程玉芳带人上门骚扰、威胁,并在单位软禁八个月。期间每月只发生活费二百元,其余全部扣发,理由是:不跟党中央保持一致,坚持修炼法轮功。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余树霞进京上访,在上访无门的情况下,走上天安门广场,与同修一齐拉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横幅。刹时间警车、警察一齐来,把她们推上警车,警车里关满了上访的法轮功学员,警察用胶皮棒不分部位、劈头盖脸的猛打,有一学员耳朵被打撕裂开,鲜血直流,到了天安门派出所还血流不止。被审后,送往石景山看守所,在那里,国安警察为逼学员说出家庭地址,不是打就是骂,有时半夜还把余树霞拉出提审,余树霞跟他们讲法轮大法好,希望政府停止迫害。他们根本不听,满嘴污秽言语,骂声不堪入耳。

余树霞被带到当地后,公安不让回家,被非法关押在江浦县公安局橄榄苑,因余树霞在橄榄苑走廊炼功,被公安警察强行绑架至南京女子看守所。在看守所里有一天开早会,因余树霞没跟其他普犯高喊“管教好”,被管教强行戴手铐脚镣二十二天。此后又被送往江苏省句东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在江苏省句东女子劳教所被殴打、凌虐、奴役

江苏省句东女子劳教所,表面冠冕堂皇,实质是人间地狱,在这个邪恶的劳教所,余树霞看到了、经历了包括自己在内的众多善良法轮功学员遭到惨无人道的从精神到肉体的折磨。由恶警背后指挥普犯实施,手段凶狠残忍,形式繁杂多样。

劳教所有一规定,晚上休息前点名后要蹲下,什么时间结束要看当班警察高兴与不高兴,所有法轮功学员却难以接受这种虐待。站在队前的余树霞坚决不配合,气恼恶警,指挥牢头普犯五六个人一齐扑上来,抓头发,按头,不管怎么抓衣服扯着按着,就是不蹲,最后被罚到室外站着,衣服单薄的她夜间在冬天寒风夹雪中站立两三个小时。

最后在全体法轮功学员共同抵制下,劳教所废止了这一恶法。

劳教所除了冬天罚冻,夏天烈日下训操,还有长时间甚至整夜不让学员睡觉,长时间的罚站和罚坐小凳,超负荷的奴工,法轮功学员还额外面临精神洗脑迫害,被强迫看诽谤法轮大法的录像,听诽谤大法的讲课,谁反抗,就拉出去电棍电击。目的就是一个逼着学员放弃信仰。

在这个劳教所,有一种毒招叫“关小号”,是专门单个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方。二零零一年五月,余树霞被恶警蒋冬梅关进小号,当时包夹是个无锡人,叫孙春兰,吸毒兼卖淫。此人心狠手辣,身体高大,此人被恶警利用着迫害过多名法轮功学员。当时蒋冬梅给孙春兰下达任务是三天内逼余树霞写保证书,为了减刑期,孙春兰在无人的小号里对余树霞大打出手,整个人的面部肿大青紫。第三天晚上,牢头谢丽芳又带来五个人高马大的女犯,配合孙春兰,把她按倒在地,孙春兰骑坐在余树霞的胸口,用她本人的脚布堵住余树霞的嘴,二个女犯各按一条腿,把衣裤拉下,拔阴毛,揪皮肉,遭此酷刑的还有同组的三个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一年深秋,余树霞被非法强加的劳教已到期,因拒绝转化,被恶警周英捏造事实,作伪证,非法加期两个月,加刑期间强迫她超负荷做奴工,一天十几个小时干弯腰的苦活,精神压力加上肉体上的迫害,早已超出她的承受能力,开始出现两脚麻木,腰疼现象。恶警周英明知也不管,还说装病。后来发展到行走困难,这才送医院检查,结果腰椎间盘三、四、五节膨出,从此她失去正常人的健康身体。

为躲避迫害,不幸摔伤

二零零四年二月十九日,浦口区政法委、610办公室(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卫生局付家宝与中医院支部书记李荣翠为保自己官位升迁,以三月份中共两会召开为由,要送余树霞去南京洗脑班。得知消息后余树霞找到李荣翠,结合自己亲身感受,给她讲法轮大法的美好,大法弘传全世界。余树霞还讲:“我学了法轮大法后,真正知道了如何去做个好人,在单位工作认真踏实,在家是贤妻良母,这些年同事们都是有眼可见,我还要参加什么学习班呢?”一席话说得李荣翠哑口无言。

软的不行来硬的,当晚八点多在邪恶的610指挥下,来了三部车,共有二十三人,其中有公安局股长平远武(音)、姓王的科长、派出所一名警察,还有院长王乔专带来的众多中层干部,王乔专下令人若不走,就抬,就在门口、楼梯道堵满人的情况下,余树霞为抵制洗脑迫害,从自家阳台逃离,不幸摔下,造成全身粉碎性骨折。

两次被劫入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六年四月,余树霞因复印制作《九评》书,被当地公安绑架到洗脑班,这里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又一黑窝。其外表是伯乐乐器厂的宾馆,里面却在残酷阴毒的迫害法轮功学员,一个房间关一个学员,两个陪护日夜监控,给邪党人员提供情况,每天播放邪党诽谤大法的录像,并设有讲课室、审讯室,都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场所。

常用手段有如下:不让睡觉,日夜罚站,罚站范围仅两块磁砖大小。不让洗漱,不让换洗内衣。每天都有不同的邪悟人员轮番来干扰。有时还把含有烂水果的垃圾摊在她身边,使这些难闻的气味造成恶劣的环境。

除此之外,还从高淳弄来二个不知是法院还是检察院退休人员,一个姓张、一个姓潘,他们私设公堂,每天恐吓威胁,折磨余树霞到深夜。为逼转化,有时达通宵,使得余树霞原本受过伤的大脑精神出现异常,脑内响声,杂声不断,经常头晕,分不清自身在哪,两下肢极度肿胀,出现青紫。整个迫害持续五个月后,被劳教一年半,所外执行。

二零零八年四月,余树霞因送《九评共产党》劝世人三退,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再次遭绑架,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后,直送南京610洗脑班被迫害,但是在余树霞绝食九天强烈的抵制下,十几天后被放回。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