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无辜的夫妇双双被中共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二日】法轮功修炼者遍布中国社会的各个阶层,许多还都是夫妻共同修炼的。我们仅以明慧网十月七日到十四日的报道中,所涉及到的这方面的报道综合分析一下,看看中共对他们的迫害多么残酷。

二零一一年十月七日,明慧网报道的《长春恶警的“政治机密”和“提外审”》中讲,二零一一年九月九日七点半钟,长春市公安国保指使桂林路派出所警察,将刚出家门的王悦健强行绑架;下午一点半又将准备上课的宋朝霞绑架。王悦建原是吉林大学数学系教师。因为坚定修炼法轮功而于二零零三年十二月被单位强行开除。其妻宋朝霞博士是吉林大学基础医学院遗传学分部副教授。报道中说,王悦健受到警察残酷迫害,但是具体迫害细节不详。

十月十日报道的《原河北涞水县信访局副局长再遭绑架》中说,原任河北省涞水县信访局副局长的刘金英,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曾被涞水县法院非法判刑五年。河北省女子监狱恶警葛曙光之流指使包夹轮番打她。诈骗犯左毛毛用胶布把刘金英的眼皮翻上去粘上;踩掉刘金英的二个脚趾甲,还经常抓着刘金英的头发往墙上摔;用拳头专打刘金英心脏部位;把刘金英的两个乳头都拧出了血,刚长好又拧出了血;穿着鞋踢刘金英的两腿,致使肿的不能穿秋裤;还经常用鞋把刘金英的眼睛打的冒血,嘴流血,满脸青紫;罚站板凳,开飞机等等。刘金英饱受酷刑和药物摧残,曾一度被迫害得精神失常。二零一一年十月七日,刘金英再次被警察带走,现下落不明。丈夫张东生,原任涞水县地税局办公室主任,也因不放弃信仰,被非法判刑十五年,现仍被关押在石家庄监狱。

十月十一日《山东戴宗秋被迫害离世 妻子遭惊吓致病》一文中说到,戴宗秋的姐姐戴宗臻、姐夫王升华,都在潍坊市统战部工作。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八日,戴宗臻与女儿同被绑架、非法劳教;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二日,王升华也被绑架、非法劳教。

十月十二日,明慧网《中科院研究员于德洋、丛秋兹夫妇遭受的迫害》一文介绍的是两个专家受到的迫害。今年七十四岁的于德洋先生,曾任中国科学院兰州分院化学物理研究所研究员,早年从事核弹、导弹研究,他所主持的研究项目先后获得省部级四种奖项。一九八四年后又从事卫星、载人航天及火箭研究工作。老俩口数次被抄家,还曾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内。即使到北京居住在儿女家,也同样受到当地警察的绑架和抄家。当地警察还曾试图劳教丛秋兹教授,因身体检查不合格,被劳教所拒收。在家里只剩丛教授一人时,警察还安排保安吃住在他们家监视她,而监视的费用则从她的工资中扣除。

十月十四日《重庆市张全良、刘之兰夫妻再次被绑架》,报道的是二零一一年十月十一日,重庆市高新区法轮功学员张全良、刘之兰夫妇被重庆市大渡口区新三树街道办事处恶人绑架的情况。张全良是中煤集团重庆煤炭设计院电脑工程师,曾获重庆市科技成果三等奖。刘之兰毕业于江汉石油学院,为国家公务员。

这篇报道中还提到,刘之兰的母亲顾志毅,系重庆市税务学校高级讲师,曾被评为四川省优秀教师,也是原重庆市法轮大法义务辅导总站站长。刘之兰的父亲刘建华是北京大学毕业生。一家人因为坚定修炼法轮功,母亲顾志毅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判刑三年;刘之兰二零零五年被非法劳教一年多;张全良二零零零年曾被非法劳教三年,遭多种酷刑迫害、九死一生,致右耳失聪;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再次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五年。

十月七日《南京知识份子遭中共迫害部份案例》中讲到,二零一一年五月中旬以来,南京地区发生多起对法轮功学员的绑架和迫害,其中,涉及多名知识份子,包括张爱东、水莉、马振宇、张雪峰、刘开梅、成海燕、周丽琴、李群、张玉华等人。目前,九人中,前七人已全部被绑架,李群和张玉华被迫离家出走。除张雪峰、刘开梅还保持夫妻关系外,其余七人中的四人:马振宇、成海燕、周丽琴、张玉华被迫害直接导致婚姻解体、家庭破裂,比例占百分之五十七点一;另三人:张爱东、水莉、李群的家庭和孩子均遭受创伤。文中的张雪峰曾是南京建筑工程学院土木系办公室的领导,刘开梅则是南京市鼓楼区教育局从事基建审核的工程师。

这些报道触目惊心,让人心痛。他们的家庭要么破裂,要么遭到创伤,而唯一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当然这些人也都是主流社会的民众,他们有的是工程师,有的是教授,有的是一级警督,有的是总经理,有的还是学术带头人。

其实,我们所列举的并不是这几天内所报道的这方面迫害情况的全部。单就十月十四日这一天的报道来说,还有以下的夫妇遭到迫害,他们是:

黑龙江海林市的金总善、闫凤梅夫妇;内蒙古赤峰市的于树林、任素香夫妇;北京市昌平区的李旻、刘庆夫妇;湖北武汉的张甦、程静夫妇。

我们这里只是概括性地介绍他们受到迫害的情况,而且是截取最近几天的情况。须知这样的迫害持续了十二年之久,而且还在持续中。

上面所述案例是夫妻双双遭中共直接迫害的案例。其实对于任何一个家庭,无论是对丈夫或妻子的个人的迫害,都会给整个家庭带来痛苦和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