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长军等真相插播者告诉了人们什么?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二日】明慧网刚刚报道了长春电视插播者孙长军的故事。长春电视插播事件发生在十年前,参与电视插播的人中已经有五人被中共折磨致死。当年只有二十六岁的孙长军被关押在吉林监狱已九年多,他曾经一度被迫害得生命垂危,需要外界的营救。

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孙长军等法轮功学员通过长春有线电视播出《是自焚还是骗局》、《法轮大法洪传世界》两部电视片,持续播放时间长达四、五十分钟,长春十万电视观众得以看到真相。三月六日夜里明慧网头版报道了此事,三月七日,英国广播公司、路透社、法新社也相继报道,路透社报道称此插播事件为“法轮功最为大胆无畏的行动之一”。

中共在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动用所有的报纸、电视台散布谎言,诋毁抹黑法轮功,尤其是炮制自焚伪案栽赃嫁祸法轮功,煽动民众的仇恨,为加剧迫害制造借口。大陆媒体全都成了中共一言堂的喉舌,而法轮功学员则被剥夺了所有的说话权利。在这种情况下,孙长军等法轮功学员插播有线电视,是在行使天赋的言论权利,也是在维护公众的知情权,他们为了说真话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他们的勇气值得我们敬佩,他们的苦难值得我们关注,所有为讲真相而遭冤狱的法轮功学员都急需我们努力营救。

去年年底,美国《标准周刊》(The Weekly Standard)在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六日第16卷第12期上发表了一篇长篇报道,报道的主标题是《进入细微的电波》(Into Thin Airwaves),副标题是《几位不为人知的中国烈士如何帮助全世界的自由事业》。文章的作者是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是守卫民主基金会的兼职会员(adjunct fellow with the Foundation for Defense of Democracies)。他从一个西方人的角度,讲述了他所了解到的长春电视插播的故事,这篇文章感人至深,作者认为,现在被中国人广泛使用的突破中共网络封锁的动态网、无界网、自由门等软件的开发,就是因为受到这次插播事件的激励,插播事件已经成为推动信息自由的人们的一个神话和传奇。

孙长军等电视插播者作出巨大的付出,他们要告诉民众什么呢?他们插播的两部电视片的片名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

电视片之一是《法轮大法洪传世界》。法轮功(又称法轮大法)自一九九二年由李洪志先生在长春传出,在短短几年的时间里,就因为其教人向善的道德感召力和祛病健身的神奇效果,通过人传人、心传心,迅速传播神州各地,并传播到海外各个国家和地区。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一伙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之后,法轮功仍然在海外各地传播,如今在世界各地已经有一百多个国家的各族裔的民众修炼法轮功,法轮功的主要著作《转法轮》已经被翻译成三十多种语言。

海外的法轮功修炼者和中国大陆修炼法轮功的民众一样,来自社会各个阶层,大多是主流社会的民众。他们来去自由,都有正常的工作和家庭,能自由地获取资讯。他们经常参与社区活动,受到当地民众的欢迎。他们平和理性,对政权没有任何诉求。比如在同为中华文化的台湾,有几十万法轮功修炼者,他们和社会祥和互动,从不介入党派、选举的纷争。在任何一个正常的社会,法轮功都能平和的存在和传播,对社会有益,不会造成任何问题。只有在中共统治的大陆,法轮功遭到凶残的迫害,因为中共是一个与民为敌的邪党。

孙长军等插播的另一个电视片是《是自焚还是骗局》。中共为了抹黑法轮功,煽动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于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在天安门广场炮制了一出自焚惨案,紧接着,中共控制的中央电视台播出了自焚录像片,画面中有远景、有近景、有特写镜头,还录下清晰的口号。可是只要略加思考,就能看到其中的破绽。自焚本应是突发事件,天安门上的警察也不是背着灭火器巡逻,怎么能立即取出那么多灭火器,更拿出并不常见的灭火毯?而且对这样的突发事件,中央电视台怎么能拍到特写镜头,并且能录下自焚者之一王进东所呼喊的口号声音?自焚画面中王进东的衣服被烧坏,为什么两腿间的塑料雪碧瓶完好无损?中央电视台称雪碧瓶里盛着汽油 ,为什么没有燃烧?这些都显示,所谓的“自焚”是中共上演的假戏。


中央电视台播出的自焚假戏画面:所谓的“自焚者”王进东点火自焚后,两腿间盛着汽油的绿色雪碧瓶却完好无损,身后的警察等待王喊完奇怪的口号后才把灭火毯盖在王的头上。自焚本应是突发事件,央视却能拍到近镜头并录下喊口号的声音。

法轮功明确禁止杀生和自杀,在自焚惨案之前的九年和之后的十年,在大陆和海外从来没有发生任何另外一起类似事件,所谓的“自焚”是中共伪造的孤证。

自焚事件发生后,《华盛顿邮报》记者专程到自焚者之一刘春玲的家乡调查,刘的邻居说从来没有见到刘练习法轮功,而且刘还殴打她的养母,并且以三陪为生,而这根本不是一个法轮功学员所为,刘春玲并不是一个法轮功修炼者。

和中共喉舌媒体不同,《华盛顿邮报》不受制于任何政府。在一个正常的国家,政府也根本无权干涉媒体。在美国,政府甚至不能拥有面向国内的媒体。媒体的作用是监督政府,如《华盛顿邮报》就因为报道水门事件的丑闻并导致尼克松总统下台而声名鹊起。可是在中共统治的大陆,媒体成了中共散布谎言、欺骗民众、煽动仇恨的喉舌,孙长军等法轮功学员插播真相,却被中共关进冤狱折磨,甚至被折磨致死。

孙长军等人的遭遇告诉我们,在中共统治下,说真话是多么的难,说真话要付出多么惨重的代价。可是在一个说真话、做好人就要受到迫害的社会,必然是假恶暴盛行,道德沦丧、自私冷血,最后人人成为受害者。我们不能坐视孙长军等法轮功学员因为做好人、讲真相而身陷冤狱承受苦难,我们应该站出来谴责和制止中共的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