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对工程师们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三日】在很多企业和单位都有工程师,他们都是在技术上受到过训练,在各自的行业有所专长的人。这些工程师和管理人员一起,为社会创造财富。在中国大陆,修炼法轮功的民众遍布社会各阶层,其中就有很多工程师。他们因为修炼法轮功,获得身体的健康,提升了道德修养,在工作中尽职尽责。可是中共暴政容不得好人,这些工程师们只是因为坚持做好人、说真话,就遭到中共的迫害。

天津

天津无缝钢管公司工程师黄礼乔先生,一九八八年大学毕业后,到天津无缝钢管公司工作,经过几年的辛勤工作,成为工程师,是单位的技术骨干。黄礼乔自小神经衰弱,睡眠不好,经常做噩梦。黄礼乔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后,才健康起来,对法轮功和师父深怀感激。

一九九九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黄礼乔三次被中共非法劳教,累计达七年。在劳教所曾遭受电棍电、大木板毒打、抻床、吊铐、长期不让睡觉等酷刑虐待。黄礼乔于二零零八年被非法劳教后,被其工作单位非法解除劳动合同。

天津塘沽栗艳侠女士,大学毕业后分到海洋石油工程设计公司(现海洋石油工程股份有限公司),是公司防腐专业的工程师,曾任多个项目的专业负责人。在工作中任劳任怨,经常早来晚走。特别是修炼法轮大法以后,主动承担工期紧、任务重的项目,经常出差在外。丈夫非常理解和支持她的工作和修炼,她还有一个聪明活泼的女儿,一家人生活的非常幸福。

一九九九年九月底栗艳侠被非法关押,八个月后被非法判刑,判三年缓刑三年。二零零一年二月十五日栗艳侠被单位强行送到塘沽区戒毒所洗脑班迫害。二零零三年九月回家时,已被单位非法开除。

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三日下午三点左右,栗艳侠在家刚下楼出门就被警察绑架到塘沽看守所非法关押,被非法超期关押半年后,中共法院在开庭不让家人旁听的前提下,非法对她判刑四年。

南京

刘开梅女士,一九六六年生,大学毕业,原南京市鼓楼区教育局从事基建审核的工程师。丈夫张雪峰,一九六五年生,大学毕业,原南京建筑工程学院(现改名南京工业大学)土木系办公室干部。张雪峰、刘开梅夫妇曾多次遭中共绑架迫害,双双被剥夺原单位的工作。

最近的一次绑架发生在二零一一年五月十六日,刘开梅与丈夫张雪峰同时在家中遭中共恶人绑架。刘开梅近日被非法关押在江苏句东女子劳教所,身体状况堪忧,甚至心脏出现停跳。目前家中只有七十多岁的二老和一未成年的孩子,父亲失忆,母亲身体不好,在经济和精神上,这个家已难以为继。

南京中国电子科技集团第十四研究所(即电子部十院十四所)工程师张爱东女士,也是一位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一年九月十四日早上八点左右,张爱东被南京市公安局“六一零”、鼓楼公安分局“六一零”、江东门派出所、街道、小区居委会一伙人从家中绑架,目前被非法关押在鼓楼洗脑班。这次是六十岁的张爱东女士第七次被中共绑架。

“六一零”是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各地“六一零”办了很多洗脑班,打着“法制教育”的幌子,劫持迫害无辜公民,实属非法私设的黑监狱。

上海

家住上海徐汇区的五十六岁的张勤先生,是上海市胜德塑料有限公司的技术骨干,曾任总工程师、质监科科长等职务。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张勤屡次遭到不法人员迫害,曾被非法关押多次。

二零零九年六月张勤 第六次被中共警察绑架,于二零一零年三月被徐汇区法庭非法判刑五年,这是他第二次被非法判刑。他当即提出上诉,市中院于二零一零年六月在不开庭的情况下裁定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随即张勤就被秘密送到上海市提篮桥监狱继续迫害。可直到二零一零年十月张勤的家属仍然不知他的下落。

北京

年近四十岁的刘永旺先生,曾是北京某外企公司的部门经理、总工程师。二零零六年被中共法院非法判刑八年,现在被关押在唐山的冀东监狱第一支队。一贯草菅人命的冀东监狱恶警郑亚军,连续八个月把刘永旺关入旁人不得入内的楼顶空房间,相继指使十四名在押犯人每天变着花样,肆意虐待、侮辱、摧残刘永旺。恶犯们的残暴下流行为让正常人难以启齿。

刘永旺的妻子齐淑英,是保定学院体育系的老师,二零一一年十月七日晚被警察绑架,家中只有一个上初一的女儿,需人照顾。

昆明

云南昆明七十七岁的法轮功学员李培高先生,是云南建工安装股份有限公司工程师,在修炼法轮功之前,曾身患前列腺炎、结肠炎等多种疾病,全身发冷,大热天都要穿很多衣服,每天上楼回家都气喘吁吁。一九九四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的,走上了一条返本归真的路,从此所有疾病一扫而光。

李培高二零零八年奥运前被中共警察绑架,于二零零九年四月二日被非法判刑三年,被非法关押在云南省第一监狱五监区。李培高于二零一一年元月(过年前)回家。

苏州

江苏苏州法轮功学员胡春清先生,是一位道桥工程师,现年五十岁,研究生毕业,家住苏州市厢门。一九九七年胡春清开始修炼法轮功,不久一身疾病不治而愈,更重要的是他知道了人生的真谛,从此生活变得充实而更有意义。

在中共对法轮功长达十多年的迫害中,他被中共当局非法劳教两年多。在劳教所中,他遭到惨无人道的酷刑折磨,恶警曾九天九夜不让他睡觉,寒冬腊月逼他露天罚站,浇他一身水再电击,还有头浸马桶、灌尿……

大庆

李业泉先生一九九零年毕业于吉林工业大学机械系,原大庆射孔弹厂分厂二车间技术工程师,修炼法轮大法后,曾获射孔弹厂的“十佳青年”称号,是单位的革新能手。 他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自九九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的十几年时间,李业泉累计被迫害七次,被多次关进看守所、拘留所和洗脑班迫害,身体和精神上都承受很大。 在二零零六年二月份,又被秘密送到绥化劳教所迫害,在绝食到生命垂危,奄奄一息的情况下,才释放回家。

李业泉是个非常本份、在工作上非常有钻研能力的人,从不多言多语,工作兢兢业业,是个难得的人才。一次次迫害,最后单位又把他调离原岗位,分到了“老年办”,在那里打扫卫生、值班,和自己所学的专业根本没有任何关系。即使这样,他仍然无怨无恨,年年被评为先进个人。

今年八月十六日上午,李业泉正在上班,被大庆油田装备制造集团保卫科、书记阚德平、射孔弹厂“六一零”头目郑东升等人强行绑架到五常洗脑班迫害。

结语

以上仅仅是我们从明慧网近期报道的案例中摘录的,因为中共竭力掩盖和封锁迫害消息,明慧网报道的案例仅仅是实际发生案例的冰山一角。从上面的案例我们看到,这些工程师们在一九九九年后反复多次遭到迫害,被非法判刑、劳教,或者被劫持到洗脑班,中共对他们的迫害也给他们的亲人造成痛苦。

这些工程师们在完成本职工作之余,按照法轮功的教导修心向善,同时通过炼功得以祛病健身,能够更好的做好自己的工作。在中共迫害后,他们在坚持修炼的同时,向民众讲清他们在法轮功中受益的真相、澄清中共散布的谎言。他们的所作所为完全是在行使宪法赋予的信仰和言论的基本权利。中共对他们的迫害完全是非法的,是践踏法律,是以法律为借口迫害主流社会的善良民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