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破除中共邪恶的洗脑术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三日】最近,听同修说,在湛江市洗脑班里,有几位同修被所谓“转化”了。听了之后,心情非常难过,为那些同修着急。因为我在零八年那一年,被湛江邪恶的“610”绑架后,转送到海南洗脑班。那里的坏人对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是极其残忍的。因此,我借此机会,把我所遇到的、所遭受到的迫害全部曝光出来。

二零零八年那一年,我被湛江“610”的邪恶之徒绑架后,转送到海南洗脑班。当时有许多大法弟子被关在那里,听那些帮凶说,那里的“转化”率最高,无论白天黑夜都有恶人值班,不许我们睡觉。恶人从师父的大法书中断章取义、歪曲法理、污蔑大法。当时我不信、不承认,心中装的只有师父的大法,心中只有一念:我只信我师父,只走师父安排的路,其它的安排都不要。

恶人见我不服从,不听他们的话,就用大法书敲打我,用脚踢我,还用那些什么地藏经、什么菩萨那些音乐整天放,目地是想把它灌入我脑中。这时,我背师父的大法,我要我脑子装的都是师父的法,对那些完全不听不闻。他们非常邪恶,到了深夜,有个恶人专门来念什么咒。这时正念更要强,稍微一不注意,那些附体就会钻進来。

当时有一位男同修,说是四川来的,流离失所到海南,被邪恶绑架進来的。有一天晚上深夜的时候,那个恶人又来念咒,那位同修就好象蛇一样用舌头“哧”了一下,立即发正念清除任何干扰。每天深夜那个恶人都来念咒,我就求师父加持,求护法神、十方正神加持。他念咒不停,我就发正念不止。恶人念了三个晚上,他一念,我发正念,他念不下去了,一念就打瞌睡,之后不见他再来了。正象师父所说的“念一正 恶就垮”(《洪吟二》〈怕啥〉)。

被非法关押期间,我不配合他们,我采取绝食的方法,到了八、九天的时候,恶人见我绝食,就给我灌食,我不配合,恶人就强行灌食,将食物灌進肺部。我当时差点就没命,是慈悲的师父帮我将食物推出来,我才得以喘过气来。三天后,因恶人的强行灌食,造成了肺部创伤,高烧四十二度,恶人把我送進海南部队医院,检查说是严重肺炎,当时,我也是求师父加持帮我,后来悟到这不是病,护士给我打针,我就把针头拔掉,那些恶人又气又急又骂我,又将我手脚绑住,我都想尽办法把它拔掉,坚决不配合。就这样,对我迫害了二十天左右,经多次检查,见病情没有好转,反而更糟。这时,恶人没有办法了,就让湛江“610”恶人接我回家。

此魔难,如果没有师父的慈悲呵护、保护,我根本无法走过来的。经过这次魔难,我悟到是自己修的不好,有很多执著心,才被邪恶钻空子進行迫害的。但是不管怎样,我都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如果我做了什么不符合大法的事,也只由我师父的大法归正我,其它任何生命不配干扰我,有师在,有法在,谁也不配管大法弟子。我自始至终只有一念:坚修大法紧随师。

被邪恶迫害过的同修,我们都听师父的话,拿起神笔,把破坏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丑行全部曝光出来,震慑邪恶,彻底解体邪恶。师父在很多次讲法中都着重的讲了揭露邪恶,让我们谨记师父说的话:“揭露恶警坏人,在社会上公布其人的恶行,此做法对于那些没有理性的恶人起到了极大的震慑作用,同时也是在对当地讲清真相中引起民众对邪恶迫害最直接的揭露与认识,同时也是救度被谎言毒害、欺骗的民众的一种好办法。希望大陆全体大法弟子与新学员都来做好此事。”(《师父对学员文章评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