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体执着背后的观念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三日】走出监狱,一遍遍通读《转法轮》,一遍遍背诵开篇的《论语》。在背诵的过程中,我清晰的感到每一句话都是要我们转变观念。转变了观念,我们才能按照法的要求去提高。

人一生下来,就要接触这个陌生的世界。认识了陌生的父母亲人;走進陌生的学校、工作环境。当对这一切将要熟悉的时候,却又要离开到一个陌生的世界。生生世世,在命运的安排中,形成了各自对这个世界的认识、理解、评价,产生了自己独特明确的是非、善恶标准,形成了自己对这个世界的固定观念。也就是自己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

我们作为修炼人,一切的观念,旧宇宙早已对我们進行了安排,包括一思一念。这些固定的观念,反过来反复指令自己的言行举止。日久天长又使自己形成了固定的执着。在执着的驱使下去度过一生,忘却了先天原始的本性是什么?就这样为后天形成的观念存在一生,却没有真正为自己活过。

人对什么事和物动心,是因为执着的驱使,而执着又受着观念的指令。要清除好动的人心,就要去掉执着;要去掉执着,就要去掉背后的观念。修炼人要去掉旧的观念,就要用法去充实,从思想上同化大法代替原观念,形成正念,指导自己。实现后天观念到正念、从人念到神念的转变。

例如,人对钱动心,是因为对钱有执着。对钱执着又是因为背后对钱的观念。认为钱是好东西,能给人带来幸福美满。如果你想去掉对钱的执着,想淡泊钱财,就得转变对钱的认识观念:钱乃身外之物,生带不来,死带不去,是命中所带,不可强求。人间灾祸多与钱有关,烦恼多因钱而起等。在这样观念的指令下,你就会慢慢放去执着,达到淡泊钱财,不为钱财所动。

历次政治运动,形成了对共产邪党的观念:极端、恐怖、惹不起等。这种观念导致了“怕”的执着。这种执着严重干扰了我们证实法,使得我们正念不足,心态不纯净,被旧势力钻了空子迫害。通过迫害,在亲身经历中,又加强了原有的观念,增加了怕的执着。一些学员从黑窝出来后,要么有意邪悟,要么寻找借口,放松自己,精進不如当初,就是因为这个观念的障碍所造成的。通过学法、发正念,慢慢改变了认识,转变原有的观念,放弃怕的执着,又能从新爬起,在法中精進,跟上正法進程。如果在迫害中,把自己当成修炼人,及时找到怕的执着,及时改变后面的观念,把眼前的恐怖看作假相,你就有正念走过来。唐僧西天取经,八十一难全是幻象。只要有坚定西行的正念,眼前的假相什么都不是。如果用人眼,走了视神经,就会把假的当真了。你血肉之躯如何走得过来。相由心生,眼前的一切什么都不是,正念就能走过来。只要对邪恶的认识观念一转变,一切都跟着变,绝处逢生。

当恶警把我弄到禁闭室时,我才知道。面对突如其来的矛盾,我立即清醒自己的身份,站稳修炼人立场,调整心态:不怕、不恨、不急躁、不被假相迷惑,与七、八名警察讲道理。当他们命两名犯人给我强换土色禁闭衣时,我正念拒绝,并说这不是我待的地方。二十多分钟后,他们只好说:“不穿算了,回监房去。”“可怕”的一幕过去了。

当我拒绝照相、抽血时,七、八名男警,手持电棒。还有多名犯人动手按住我。我想,人对神敢这样,是另外空间的邪恶操控,又是考验人的假相。他们不配考验我。想到假相,怕心就没了。我闭上眼不让照相,心里发着正念,求着师父。我突然感到左手臂麻了一下,睁眼一看,一恶警电棒正对着我打。可能是我没有反应,把他们吓得一句话不说,全都呆呆的看着我,也停止了电棒。我平静的对他们说:你们用电棒打我,这是法西斯行为,你们要遭报应的。他们还是呆呆的看着我。我挣脱犯人的手走了出来。一会儿他们也跟着出来了。

我们今天的成熟,并不是迫害本身给我们造成的,不是迫害本身使我们成熟。而是在迫害中,把自己当成修炼人,用师父讲的法来指导我们,让我们形成正的思维方式,改变过去人的认识,不再是人对人迫害的观念认识。消去人心的执着,不再有怕的障碍,闯过了关难,证实到了法的存在,在法上认识了法,才使我们在法上成熟起来。不是人的成熟,而是一个修炼人的成熟。

面对所有迫害手段,我自觉不自觉的运用师父讲的法理来指导自己。师父说:“还有一种状态,坐来坐去发现腿也没有了,想不清腿哪儿去了,身体也没有了,胳膊也没有了,手也没有了,光剩下脑袋了。再炼下去发现脑袋也没有了,只有自己的思维,一点意念知道自己在这里炼功。我们要达到这种成度就足矣了。”(《转法轮》)

我也要求自己放下名、放下利、放下情、放下生、放下死,放下一切人心。警察、本单位、本地政府、“六一零”、“专家”小组等,他们要我思考的一切、要求的一切,我想都不想,后天观念不存在了。最后只剩下一念:信师信法。每天做的事,就是背法、发正念,有机会讲讲真相。几个月内,各种迫害手段无效无用了,有了相对自由的空间。他们说:从此让我耳根子清净。

然而,话是这么说了,这只是在面对大的矛盾面前,大的观念上,自己能警觉注意,及时内找,一时有了正念闯过来的。我们生生世世,旧势力给我们安排的一思一念,却已经形成自然,被默认接受了。就使自己始终走在旧势力所设的框套中,在被迫害中反迫害,不能做到全盘否定。

如被绑架时,默认自己被邪恶抓到了把柄,坚决不出卖同修,有想一人承担的哥儿们义气。有人的英雄情结,忘了自己的身份和使命。完全看成了人对人的迫害,面对审判无可奈何。没有摆正大法的位置,对法的正念不够,修的不够。所以就没有把我们救度众生中所做的一切事情放在一个神圣的位置上。不能理直气壮的去否定“把柄”、“罪证”之说。只是表面上不配合审判、不报告、不签字、不按手印、不劳动、不配合邪恶盘问等。到了监狱,当三次问道:“你想什么时候出去?”时,我的回答分别是:是你们绑架了我,你们什么时候放,我就什么时候出去;顺其自然;五十岁(六年到期)。最后一次回答,对方很生气的说:你为什么就对自己这么没有信心?现在想起来,我才知道师父利用他的嘴在点化我,可当时没意识到。

所以,不怕自己有观念,就怕自己意识不到,或是意识不到自己观念的不足,而去默认配合旧势力,才是最可怕的。有些想法,是不自觉的,才牵动着自己的思想和行为。表面上不承认迫害,而内心深处却默认配合。就因为这观念不断,始终招引着邪恶。

要想使锅中水不涨沸,不停的加冷水,它仍然还是要涨。只有把锅底的柴火抽去,它才不会再涨。个人理解,这柴火就是背后的观念,它老给水加温,水能不涨吗?我们只是一次一次不停的在被迫害中反迫害,就象一次一次不停的在锅中加冷水一样,迫害能停止吗?只会长期处于魔难之中。我们也只有釜底抽薪的办法,彻底抽去人的观念,用法更新观念,破除一切执着,从源头上制止迫害,才能彻底解体邪恶,结束旧势力的参与,停止迫害。

我们是大法弟子,是未来的神,是宇宙的保卫者。人没有能力迫害神,是旧宇宙的神操控了人。然而旧宇宙神再大的智慧也没有师父讲的法大。它也要在法中从新摆放自己的位置。师父讲的法是宇宙中最大的天象。一切天象都在师父的掌控中。历史选中了我们助师正法,选中了我们做大法弟子,我们就无所不能。共产邪党的恐怖全是假相,什么都不是。信师信法,正念即是神念,可解体一切邪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