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患不治之症 修大法绝处逢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三日】我今年五十五岁,在人世中为求生存,在名、利、情中苦苦挣扎,不知造了多少业,把自己弄的筋疲力尽,伤痕累累。正象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所以他的一生争来斗去的,这个心受到很大的伤害,觉的很苦,很累,心里老是不平衡。吃不好,睡不好,心灰意冷,到老了,把自己搞的一身糟,什么病都上来了。”

一身病 医院不治

下岗之后,为生存做小买卖,一心只想多挣钱,把自己搞的一身病,身体不好,脾气也坏,情绪更糟。眩晕症、心脏病、妇女病、血液病、神经官能症、抑郁症等病轮番折磨我,尤其是脑神经病,害的我整宿不睡觉,整天只想在外面广场坐着,不想回家;再就是整天呆在屋里一个月两个月不出门,精神几乎到了崩溃边缘,自卑、怕见熟人,总是觉低人一头,活的苦不堪言,血小板经常只有2-3万,身上不经意就青一块紫一块,大夫说发展下去就是血癌,每天不是打针就是吃药,活的心惊肉跳,钱没少花,罪没少遭,狐黄白柳请家了也不行。

去年秋天又得了乳腺癌要手术,到沈阳肿瘤医院看说血小板太少,不敢做手术。到医大做手术,血小板少需要注射血小板药,提升血小板,進口药很贵的,用了五天药,血小板升到十几万,扎的我头晕脑胀,走路都不敢睁眼,手术做完了,不能化疗,出院回家了,生活不能自理,穿衣穿鞋都得别人帮,整天端着膀子,不敢随便动,把膀子端的一边高一边低错位了。

手术后一个月,儿子带着出院检查的病历上北京找名医专家咨询,要求治疗,专家看后说是癌症晚期,血小板太少,不能化疗,没有治疗办法,只有顺其发展。又过了二个月,儿子不甘心说带我去医大肿瘤医院去查查,给我做了胸部CT检查,结果是癌症转移到肺部,这时的血小板只有8千,大夫让马上做摘脾手术,维持多活几天。

当时儿子没告诉这些,只说:“没什么大事,需要做个小手术,一个礼拜就出院了,出院后,我带你坐飞机去旅游,你没坐过飞机,你没穿过貂绒大衣,我给你买一件。”我说:“我不坐什么飞机,我也不做手术,我要回家,”因为我现在特别怕扎针,我血小板少的抽血化验时,抽不出血,扎了七八针才抽出血来特遭罪。儿子看我不同意说:“那先回家吧,过了一个礼拜再来也行。”

回家后我心情非常难过,觉得没路了,就想上火车道轧死得了,一了百了,但又不甘心,自己在卫生间放声大哭……

修大法 绝处逢生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就在我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时,大法弟子再次来讲(以前她跟我讲过,我没在意),让我修炼大法,她说:“得了这种病,医院也治不了,人生的路走到头了,只有修大法师父能救你,修大法是你唯一的出路。”并给我讲了很多得了绝症信大法,修大法绝处逢生的例子。这时的我真的明白,只有大法能救我,只有信师信法才是我今后要走的路,我决定坚修大法。

当时儿子一听我不去医院就火了,说了些不好听的话,我说:“你闭嘴,不许你乱说话”。这时,大法弟子说:“你必须做出选择,时间不等人,是坚修大法还是为了多活几天去摘脾,医生说只有两个月时间,你必须坚持不移的信师信法你才能闯出死关。”我一听也是呀,这么多年我打针吃药,累计花掉二十多万,光这次手术就花掉八万,每天不是打针就是吃药,遭那么多罪,最后到了靠摘器官来维持多活几天,这时我更清楚的明白,只有修大法才是我唯一要走的路。于是我跟儿子说:“医院我不去了,我就修大法,就是我死了也不后悔,死了就让你爸给我弄出去,不关别人的事,你就安心做你的事业,别为我操心了,我有师父。”真的就象同修说的那样,你坚定的一念,师父就为你做主。

我发自内心的一念,儿子住口了,站在那沉思了半个小时说:“妈,那你不上医院了?”我说:“不去了”。他说:“那你就炼功吧”。随后同修给我请了大法书,儿子给我买了MP3,同修帮我录上炼功音乐,教我炼功。

就这样我正式走進大法修炼。每天学法不敢懈怠,又到学法小组和同修一起学法、切磋,通过学法,我心性得到很快升华,知道人生来此目地,人的病都是业力所致。在这期间,我明显感到师父在为我净化身体。我以前不敢坐汽车,一上车就吐。去学法路远,须要坐公汽,同修说:“你去学法不会晕车,师父就在身边。”上车前妹妹让我带个塑料袋,晕车好往袋儿里吐。我执意不带,我信同修的话,不会晕车的。果然一路都没晕车,直到学完法,头脑都一直清醒的。从此,我敢坐车了。

我以前眩晕症很重,一犯病天旋地转,连呕带吐,整个房子都在转,吃药、打针得折腾十天半月起不来。一天早上起来,觉得天旋地转,头晕恶心,不敢动,家人要送我去医院,我知道是师父给我净化身体、消业。同修跟我说过:“你只要在法上,信师、信法,修炼中出现的病业反映都是消业,不要怕,是师父给你净化身体、推业、消业。”我跟家人说,“没事,是师父在给我调整身体,过一会儿就好。”果然在床上躺一会儿就好了,起来一身轻。在以前心脏每隔一阵发作一次,心绞痛一直疼到嗓子眼儿,疼痛难忍,救心丸时刻准备着。有一天,炼功打坐,心绞痛发作了,我明白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一点都没怕,一动不动坐那打坐,汗珠直滚,我还是坚持炼完了,腿拿下来了,心也不痛了。从此再也没犯过,师父把我这个业力消去了。

乳腺癌手术回家,疼的我不能随便动,手也不敢碰东西,刀口及周围又紧又疼,躺着睡觉只能朝一个方向,明知膀子已经端错位了,也不敢随便动。师父帮我抻膀子,一天晚上睡觉做梦,我睡的电褥子左边着火了,我吓的一下手扶床坐起来,当时觉得很疼,第二天松快多了,手也敢动了。过了三天又做了同样的梦,这次是右边着火,我又吓的手扶床坐起来。早上起来膀子又松快了许多。有次和同修坐公汽,同修突然把我从后面座位拽到前面去,说是前面比较舒服些,当时把我疼的都落泪了,同修说:“我怎么忘了你膀子有伤了”,这也是师父借同修的手再次给我调整身体。

手术后家人侍候我,得法后同修说:“你现在是正常人、大法弟子,不要把自己当成病人,让人侍候。”我就放下有病的心,不让人侍候,并把家务活承担起来。前些日子,儿媳生小孩儿,儿子说让请个月嫂,我没用,整个月子和家务我全承担起来了,并且学法炼功一样没耽误。

通过我身体和精神的巨变,见证了大法的超常,使家人、亲朋好友对大法都有了正念。我和同修说:“这么好的大法,自己悟性差,得的太晚了,我再也不能错过机缘了,我一定坚修到底,跟师父回家。”

最幸福的人

师父也不断的鼓励我,我打坐炼功身体轻松、美妙,觉得能量很大,有时有飘起的感觉,还看到过一朵朵彩云从我身边飘过,多次看到无数的法轮飞转。儿子看到我身体和精神的巨变很高兴,但心里放不下,总要带我到医院检查,我就对他说:“都快到一年了,我不是好好的吗?还上医院干什么?我现在啥病没有了,你就放心吧。”

我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没病了,近十年的失眠症害的我整宿睡不着觉,血小板少,牙龈、内眼皮、脸上没有一点血色,血管都是瘪的。牙病折磨我多年,谁也不敢给我拔牙,怕流血不止,现在好了,牙也镶上了,多年失眠症也好了,吃饭也香了,脸色也白里透红,人也精神起来了。别人看见我都说你比以前漂亮了,人也祥和了,简直就象变了个人似的。

现在我真觉得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人,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不知用什么语言表达对师父的感激之情,只有“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精進要旨二》〈见真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