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抚顺市清原县草市镇迫害案例简述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抚顺市清原县草市镇法轮功学员都是按照“真、善、忍”做人的好人,可是却遭到当地中共不法人员不断的骚扰、绑架和高额勒索等迫害。

◇王香玲,女,四十八岁,草市镇村民。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前被警察绑架到清原驻京办,然后由清原县公安局警察、草市镇工作人员接回送到清原大沙沟拘留所,被非法关押四个多月后放回。被勒索五千元保证金,前后共花费一万多元。回家后镇政府人员经常上门骚扰恐吓。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二日,王香玲和法轮功学员去梅河口市江家街镇发真相资料。被恶人诬告,江家街镇派出所所长王华带人将她和其他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派出所,所长王华毒打她们,第二天草市派出所来人将她们劫持回草市。

在草市派出所县里下派到派出所的年轻恶警,还有草市派出所一个警察毒打王香玲。后将她们送往清原大沙沟拘留所,一个多月后王香玲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并被送往“抚顺市吴家堡劳动教养院”。在那里经常遭受辱骂、毒打等折磨。于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日被放回。前后共花费七千元左右。在教养院遭恶警陆凯和姚管教毒打。

◇郑凤芹,女,五十一岁,草市镇泡子沿村民。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为法轮功去北京上访。二十二日早到北京,下午在北京南站附近被警察绑架到丰台体育馆并被连夜送往清原。被以保证金的形式勒索了一千元。二十四日白天到草市镇政府,后来草市镇司法张成棍说拿二百元帮着要回一千元。结果一分也没要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三日草市镇政府来她家非法搜书,她没在家,因家属害怕就把书交出去了。

◇于贵芝,女,六十一岁,草市镇泡子沿村民。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二日,于贵芝和法轮功学员去梅河口市江家街镇讲真相。被恶人构陷,江家街镇派出所所长王华带人将于贵芝等绑架到派出所,所长王华毒打她们,第二天草市派出所来人将她们劫持回草市。十一月二十三日将她们送往清原大沙沟拘留所,一个多月后将于贵芝诬送一年半劳教,并被送往“抚顺市吴家堡劳动教养院”。在那里女管教毒打她,逼她妥协“转化”,且每次都被打得鼻子出血、嘴巴青紫。于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放回,前后共花费六千元左右。

◇辛奎,女,三十七岁,草市镇泡子沿村民。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五日左右进京上访。在沈阳南站未上车前被站前派出所警察绑架,后被草市派出所王继先、王维仙等人劫持回清原县公安局,并被以所谓“扰乱社会秩序”为名送往大沙沟非法拘留十五天,后又被关押至二零零零年三月二十日左右才将她放回。县“六一零”勒索三千元保证金,草市派出所以罚款的形式勒索五百元。前后共勒索七千多元。

二零零二年一月二十日左右,辛奎在本村村民家讲真相,被村支书潘洪禄恶意举报,后来在当时不明真相的村民所谓的作证下,被警察李祥辉等强行绑架到草市公安分局,被勒索五百元后放回。二零零零年草市民政田井昌等人还到辛奎家逼她签了一个保证。“七二零”后草市派出所警察还多次上门骚扰。

◇金丽霞,女,三十八岁,草市镇泡子沿村民。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五日因同村有两个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金丽霞和很多法轮功学员被强聚到村会计家。被非法软禁了一天后,由村里几个邪党党员联保才被放回。二零零二年一月二十日左右在本村讲真相,被村支书潘洪禄恶意举报,草市镇政府派出所李洪斌带人到她家非法搜查找到一个小纸条,第二天将金丽霞和丈夫、小姑子绑架到草市派出所,丈夫和小姑子各被勒索五百元后放回,金丽霞于一月二十三日被送往清原大沙沟拘留十五天后,于二月九日以所谓“扰乱社会秩序”为名被诬送一年半劳教后将其送到了马三家教养院。在此期间,领班女恶警黄海艳不择手段地迫害大法弟子,金丽霞也被其毒打过。于二零零三年七月二十日被放回。此后遭到了草市派出所恶警多次骚扰。其中一次在二零零五年四月初,草市派出所的王占山、李祥辉到她家抓人,因事先离开、没抓到,他们就在金丽霞家开着小灯蹲守到半夜。

◇林庆珍,女,六十一岁,草市镇泡子沿村民。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去北京证实法。二十二日早到北京,在天安门附近被警察绑架,七月二十二日晚被劫持到清原县公安局。在被女工作人员询问过程中,被抢走三百元(她用铅笔写了一个小字条)。回草市镇政府后又被以所谓罚款的形式勒索了五百元。

二零零一年夏的一天,草市司法张成棍、周俊良伙同一个不知姓名的人一起,到林庆珍家非法搜书,张成棍(其他两人没动手)屋里屋外翻了个遍,连石头墙缝都翻了,什么也没翻到,他们只好灰溜溜地走了。二零零二年(大概八、九月份)草市司法张成棍、彭贵银(现已遭报、脑血栓生活不能自理)欲绑架林庆珍去洗脑班,他们俩人没找到人,就把林庆珍家的几头牛牵走,逼迫她去洗脑班呆了三、四天。田井昌、周俊良(草市镇政府民政)还经常上门骚扰,监视。

◇张敬玉,女,三十岁,草市镇泡子沿村民。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去北京证实法。在北京永定门被警察绑架,送回草市后,被草市镇政府勒索了五百元保证金。

◇辛永利,男,四十四岁,草市镇泡子沿村民。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去北京证实法。在北京永定门被警察绑架,送回草市后,被草市镇政府勒索了五百元保证金。二零零二年一月二十日左右在本村讲真相,被村支书潘洪禄恶意举报,草市镇政府管政法的带人到他家非法搜查,看到一张小纸条,第二天村支书潘洪禄又找当时还不明真相的村民邵永喜作证说辛永利去他家讲过真相,下午草市派出所的王占山、王聪(可能是县里来的)李祥辉等人将辛永利和妻子还有妹妹绑架到草市派出所,辛永利和妹妹各被勒索五百元后放回,而妻子却被诬定一年半劳教。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五日因同村有法轮功学员进京去上访,好多大法弟子被劫持到草市镇政府大会议室,大概被关押了一天一夜被放回。

◇于贵兰,女,六十五岁,草市镇泡子沿村民。二零零零年某天,草市镇政府江成斌和另一人(不知姓名)逼签保证,她没签,家人代签。

◇徐艳,女,四十岁,草市镇泡子沿村民。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去北京证实法。八月二十八日被劫持回清原县公安局,被以保证金的形式勒索了一千元,经办人一男性工作人员,姓名不详。回到草市镇又被勒索五百元保证金,未开收据,经办人王继先。

◇辛梅,女,三十九岁,草市镇泡子沿村民。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去北京证实法。八月二十八日被劫持回清原县公安局,被以保证金的形式勒索了一千元,经办人一男性工作人员,姓名不详。回到草市镇又被勒索五百元保证金,经办人王继先。二零零二年一月二十日左右,讲真相被村支书潘洪禄恶意举报,遭草市公安分局王占山及当时还不明真相的李祥辉等人绑架至分局,勒索五百元后放回。

◇张宝珍,女,五十九岁,草市镇草市村村民。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二日去北京证实法。在天安门广场被北京恶警绑架到清原驻京办事处,由清原恶警送到清原大沙沟拘留所被迫害,因炼功挨打,遭受电棍电脚心、膝盖。被非法关押二天后,拉回草市被开了批斗会。随后又被送回清原大沙沟拘留所被迫害十四天。后由家人花费一万余元,通过疏通才被放回。在草市镇政府又被王继先镇长勒索三千元,也没给收据。

◇蒋忠平,女,六十五岁,草市镇太平沟村民。二零零零年由于去北京证实法,走到抚顺被恶警劫持,后被清原恶警送到清原大沙沟拘留所被非法关押五十三天。被草市镇政府勒索罚款五百元,被县公安局阮丽勒索罚款五百元,被县政法委刘冠乐勒索罚款五千元,交拘留吃饭钱五百三十元,共计六千五百三十元。

◇付文权,男,四十五岁。草市镇村民。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去北京证实法。在北京信访局上访时被抓到抚顺驻京办事处,坐火车到抚顺后,被清原恶警用大客接回送到清原大沙沟拘留所。在拘留所受到的酷刑折磨,有五名管教同时打他,两人拿电棍电他的手背和前后胸,然后又用电棍猛打其后背,造成内伤,胸部被折磨得一片疙瘩,门牙也被打活动了,回家后不久就掉了。参与肉体迫害有恶警艾刚,其余的名字不清楚。回家后,镇里的许东武、刘德宝、杜岳等人到他家逼他写不进京的保证书,被付文权拒绝。之后镇里又有两人到他家做所谓的转化,又被其拒绝。有一次派出所的王纪先说有人告他讲真相,非要罚钱,否则就抓人,付文权的母亲交的钱,多少不详。

◇李艳芬,女,五十六岁,草市镇草市村村民。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去北京证实法。在沈阳被恶警劫持到五里河体育场,下午被抚顺恶警送到抚顺武警学校,半夜被清原恶警关到清原的一个大车库遭洗脑迫害。次日被送到草市镇政府办洗脑班七天。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二日,李艳芬又去北京证实法,到北京就遭警察绑架。被清原恶警送到大沙沟拘留所迫害,被非法关押二天后,清原“六二一”(即现在六一零办公室)人员和恶警用白色轿车将我和另一法轮功学员拉回草市开了现场批斗会进行迫害。随后又被送回清原大沙沟拘留所继续关押洗脑迫害四十一天。家人去接她时被政法委和“六二一”人员以保证金为名勒索了七千元。每天白水,三个豆腐渣样的窝窝头就要收取十元,四十一天共收了四百一十元,这才把人送回家。次日清原“六二一”要求必须有抚顺精神病院的手续才能放人,所以又被家人送到抚顺精神病院迫害,五天花费一千元。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六日草市镇委员会以邪恶的株连政策对李艳芬进行迫害,要由五个保人,每人交一千元的保证金给政府。保人分别是朱长和、许东武、杜月、王海波及清原的杨淑贤,也不开任何收据。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七日草市镇政府以违犯了清原“六二一”文件为名再次勒索三千元。一九九九年迫害开始至今,李艳芬共被勒索去一万六千四百一十元。

◇董桂芹,女,六十五岁,草市镇赵家街村村民。一九九八年得法,修炼前疾病满身,药不离身的人。一天也没有舒服的时候。修炼后身体得到了净化,所有的疾病都不翼而飞,走路一身轻。心性得到提高,思想境界得到了升华。每天心里都美滋滋的,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悦。

二零零二年一月十八日晚7 点多钟,突然几个警察闯进董桂芹家,有两个警察跳上炕就到处翻,非法抄家。抄走了几本手抄本,炕上有两个收音机,新买的被警察强行抄走(说是孩子学英语的也不行),随后两个恶警把她强行推进车里绑架到草市公安分局,扣在暖气管子上进行迫害。深夜的寒风格外的刺骨,她十四岁的女儿在外面哭喊着要恶警放我回家,恶警王继先说:要放人就得交二千元钱,不交钱就送清原大沙沟拘留。问恶警要的是什么钱,恶警王继先说:待你妈上北京接她作路费。董桂芹的老伴只好找朋友、亲戚借钱,好不容易借到了二千元钱,交给了恶警王继先,才把董桂芹放回家。当时也没给开任何收据。

二零零五年三月十七日上午八点多钟,恶警又闯进董桂芹家,他们进屋就翻,抢走师父的讲法和炼功带,清原县国保恶警阮丽(女)硬拽董桂芹上车,她不配合,就被摔倒在地。起来时,恶警阮丽说她脚错骨缝了,恶警王通猛地把董桂芹脸朝下摁倒在地,压得只能出气不能吸气,被邻居看见,说了他们。王通呼的起来,用左手拽着董桂芹左手的扣子,用右手抓住她的头发,使劲地把她脸往周三子家杖子上按了三、四次,扎得她疼痛难忍,满脸血肉模糊,全是伤,至今还有伤疤。后被非法绑架到清原大沙沟拘留所遭受迫害七天,又被非法送到“马三家教养院”劳教迫害二十七个月。放回家后,屋子还没来得及收拾,就又被草市公安分局左局长和镇司法助理张成贵绑架到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迫害二十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