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师父安排的路 讲真相多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四日】我是河北的女大法弟子,今年七十岁。在证实法的这条路上,我从始至今都是采用面对面的方式去讲真相救度世人的。实践证明,用这种方式救人效果非常好,我深有体会。对于这个问题,我在明慧网发表的《面对面讲真相好处多》一文中谈过。今天,我想从另一方面,也就是困难的一面再谈一谈我的经历及一些体悟。由于面对面讲,相对来说风险就大一些,在过程中也确实遇到不少“风险”。对遇到的这些关,难和麻烦,我是怎么办的,又是怎么走过来的,以及我的一些感触与见证都是怎样的,下面我想做一下交流与切磋。

一、时时没忘自己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为助师正法而来。

因为我是自己真正认识到了大法太好了,才走入修炼的,没有抱着任何有求之心:为治病,求功能,或试试看等想法進来的,所以对师父,对大法从未有过疑惑,从一入门就抱着坚修到底的决心对待修炼的。所以,对师父讲的要我们去讲真相抓紧救人这件事,非常理解和愿意去做。时时为自己能成为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感到非常庆幸。对自己身负的重大使命和责任能正确对待,所以经常用常人的一句话提示自己;干啥吆喝啥,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因此使我在讲真相,救度世人这件事情上,从不含糊和懈怠,几年来一直能认真努力的去做,一定要对得起师父赋予我们的这一光荣而伟大的称号。

学了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后,我感到震撼,增强了我的责任感,更感自己责任的重大与救度众生的紧迫和重要。想到在这场极其邪恶的迫害中真正受伤害的不是我们大法弟子,而是世人,而世人已经处在了极其的危难之中,如果这时我们再不去救他们,他们就真的没命了。

救人如救火,正如《转法轮》中所说:“杀人放火你都不管,你管什么呀?”见死不救还是大法弟子吗?因此,我把救度世人这件事,安排在了我生活中首要位置,每天上午都要去做。(除特殊情况外)只要哪天出不去,心里就不是滋味,有一种负疚感,有时做梦中也在救人。这些年来也确实使很多有缘人被救度。

二、把学好法与讲真相救度众生联系起来

通过亲身经历,体悟到要想做好面对面讲真相、救度世人这件事情,必须要学好法,真正把师父关于讲真相,救众生这方面的法领会透,在讲真相中遇到迷惑不知如何办时,尤其在正法進程每向前推進一个阶段时,应如何跟上,如何理解正法中需要我们怎么去做时,只有学法和学好法,才能解决难题。因为“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我遇到这种情况后就是通过学法而解决。所以学好法对我们证实法救度众生非常关键,必须重视和做到。

以江死亡这事来说,我当时听到这一消息时,第一念也认为他不该死,他为什么死了呢?通过切磋,很快也认识到了这种想法不对,这不是在法上看问题。是我自己人的想法和认识。从思想上也扭转过来了,而且扭转过来后,也马上投入到了面对面讲真相救度世人中去了,广泛的告诉人们这件天大的喜事,也收到了很好的效果,听了此消息的人无不拍手称快,个个骂他“早该死,死晚了”,“没干啥好事,”有些做买卖的人说:“今天不做饭了,上饭店。”等等。

但是我想,我们虽然很快扭转了思想,认识上来了,但是在这么大一件事上,毕竟还是走了一小段弯路后,才又跟上来的。如果我们法学的好,记的实,事情发生了,我们马上就会想到师父早已讲过的:“一切事情都不是偶然的。”这些法,当时就能认清这件事,会马上溶進行动中,更会应时做,把最新消息讲给世人,使他们更快更好的被救度。

从此件事情我進一步认识到学法的重要性和看到了自己的差距,今后一定要做好,在证实法中步步跟上正法進程,使讲清真相多救世人这件事情做得更好。

三、在面对面讲真相,救度众生中我的具体做法及切身感悟:

1)时间的安排:

我把每天上午定为固定讲真相时间,同时更不放松随时随地讲。各有各的好处,固定时间做,因时间充裕,可以更系统,全面,深刻的讲解;随时随地讲,可使有缘人不失去被救度的机会。

下面专谈一下随时随地讲真相的情况:

我是走哪儿讲哪儿,无论本地还是去外地,无论乘车还是骑车或步行,我几乎不放过一次救人的机会。我甚至在走错路的时候来回做。实在时间短时,就把护身符、真相资料等东西快速递给路边开出租车和卖东西的人,效果都很好,特别是去外地时。举个例子,有一次,我在某京郊站等车,给等车人讲真相,讲上以后,听的人越来越多,不同车次的人都过来听,后来就围了一圈,他们都很感兴趣,专注。要上的车都来了,他们仍不想离开,都说这趟先不坐,等下趟再坐。我就继续讲,紧接着就给他们发资料和光盘。只有少数人没等拿到,车就到了。上车后,他们又要了去,才满意。凡是我所到过的地方,可以说无一次空白过。坐车时,更不放过这个机会。每次出门往返路途的车上都能救几个人,有时讲真相,有时劝“三退”。

还有时全车人全被救度的,面对全车人公开讲真相,虽然有很大风险,但因自己的出发点真为救人,全然忘了自己会不会有危险,师父就呵护我,加持我,化险为夷。连车上的警察,司机,售票员等都被抑制的无能为力,后来也就不管了。又如,有一次我去京郊一同修家。一天做中午饭时,分工是她在家里先做主食,我去买菜,说买完就回来。等到菜场一看,地方很大,人也不少,一下想到这里是讲真相的好场所。于是我就一个摊位一个摊位的讲了起来,那地方外省市人也不少。通过接触,知道有的人连电视都很少看,根本不知道法轮功是怎么回事。这样我就尽量的多讲些,也给好几个人做了“三退”。不知不觉两个多钟头过去了。想起同修在家还等着做菜呢,就惊了一下,怕挨埋怨。哪知见了同修后,不但没怨言,并且说:“我就知道你在讲真相呢,你是走到哪儿讲到哪儿嘛!”

看到这里的情况,我就在想,虽说这里是北京地区,但并不那么严呀,完全可以出去讲,怎么不见有人做呢?我要能久住,我定会救度这里世人的。心中有些感慨。

2)做好讲前的准备工作

为了讲好真相,多救人,我很重视讲前的准备工作。有的同修说我的记性好,方方面面的内容知道的也多,所以讲的时候全面也从来没被常人问住过。为什么记性好呢?用心。为什么能讲出很多内容,因为看的多。这些年来,我对所有从明慧网下载的资料,几乎一张不缺的看完,同时我也注意,平时收集一些素材,为有助于讲真相时用,哪怕从电视中听的,我都记在心里。比如我几次从电视栏目中,听到评说玛雅预言,关于二零一二年大灾难的事情,他们也说了大灾难要发生,但是不是象预言中说的那么准确那么严重,那就不一定了。不管他们怎么认识,可见这件事是引起了他们的关注。在讲真相时,告诉世人电视上都在说这件事,人们就会容易信服。也免的会说我们在“搞恐怖”。

这样做的好处,一是充实自己讲真相的内容,二是可以更好的指导世人对真相内容的理解。三是对紧跟正法進程有利。每次的真相材料,我看完后要進行分类。什么人给什么内容的东西都放好,然后再针对不同的人发给对方。比如对谈科学方面的就发给知识层较高的人,对谈形式方面与正法進程有关系的,如法网在收,纵观天下。江泽民等五名高官被起诉,江的告白书之类的我就普遍给,同时发前还要讲。这样做既能避免浪费大法资源(不会扔掉或给他也看不懂)又能引起兴趣。和有针对性的解决问题。有一次,一个卖瓜子的妇女对我说:“这年头好心没啥用,那些贪官先说吃好的,穿好的,人家也没遇上啥不好的事,你心眼好,不照样受罪吗?”我给她讲了因果报应的关系,然后给了她一张刚好从明慧网下载的写有那个瘸腿小孩拾石子修桥的故事的周报,她看完明白了。这就是不同人给不同内容的材料的好处。

3)救人没有选择

在面对面讲时,没远没近,没薄没厚,不分官和民,还是警察,610人员,同样对待。只要是不反对大法,不是极邪恶的,我就对他负责任,下大功夫把他尽量救下来。

有一个卖凉粉和粽子的年轻人,他是党员,也很认同大法,但就是不退党。为了使他得度,曾经用了一个月的时间,经过五次跟他讲真相,最后那次我问他《九评》看了没有?这回想没想通哪?啊!他干脆的回答了我:《九评》看过了,挺好,这回“退”!虽然花费时间较长,费的心也不少,但毕竟使他得救了。

又有一个做麻花生意的小伙子,和他的情况差不多,但比他要顽固的多,他就是个少先队,说什么也不肯退,还不认同大法。从不看大法材料。他的理由是:这材料都是你们自己搞出来的,你们想怎么写就怎么写,看也没用。我一看这就是他最大的心结,那就对症下药吧。我告诉他,我们是修真、善、忍的,说的都是实话,无一点假的,你不要把法轮功和共产党同等看待,以为我们也会造假,那样的话,你就大错了。大法材料上所说的内容都是有据可查的,有时间,地点,姓氏名谁,还有网址。大法的材料世界各国都看,若有一点假的,早就站不住脚了,大法也不会在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洪传了。共产党也会以此抓辫子不放的,天天在电视上播放,搞攻击的。为什么没有这样的情况出现呢!因为都是真的,它抓不着辫子。你只凭自己的想象或电视造谣为出发点是不行的,像你这样将来会吃亏的。中共他们自己都不相信自己了,很多高层人物都退党了,你一个早已过时的少先队还不想退,留它有啥用?只能有害,你好好想想吧!跟他讲了足有半个钟头,最终还是没答应。

我记住了他,发了一定要救他的念。过了几天,就又去找他,这次,我又跟他谈了四十多分钟,他终于明白了,接受了材料,同意退出少先队,还很感激大法。

还有一个退了休的县长,他不反对大法,也是不肯退出邪党,很是僵化。这些年来,大法弟子经过很多人次对他讲真相,告诉他不退出的利害关系,都无济于事。有一大法弟子是他的近亲,和他说了不知多少回,给他东西都不要,很是替他着急。我也是两次见到他,一看他那个态度,连我这个见人就讲的人都没对他说什么,怕白说。但我一直惦着他,也一心想救他,就是想不出好办法。有一天,又遇上了,我一下就象来了灵感似的:心里说,放下一切人的观念,不管他怎么想,今天一定要救下他。于是,我单刀直入的指出不退出邪党的危害多么严重,连华国锋及他一班人都退出了,您为什么就不退呢?今天我一定把这件事给您办了,您看怎么样?这回他同意了,答应“行!”退出了邪党。

4)对警察讲真相

这个问题,有的是我故意给他们讲的,是为救度他们。也是为想知道一下,给他们材料为什么都不要,他们对法轮功到底是怎么看的。通过和他们交谈。一个警察告诉我,他们有规定,对法轮功的东西,不看,不要,不听,不谈论,不了解等等一共八条。看来不是他们不想要,而是不敢要。看来他们是最大的受害者。在面对面讲和发材料时,因为不知道是不是警察,有时自然的递到他们手中。他们中分为好的,比较好的和恶警三种情况,我都碰到过。好的不但不行恶,对大法有明确的认识,还保护大法弟子。比较好的就是给东西不要,也不听,但不行恶,只是说我们就是警察或610,我们能要这些东西吗?那恶的就是立即行恶迫害,绑架大法弟子等等。对恶的暂不举例,留下边再去说。

举个好警察的例子:

有一次我看见一个走路腿不方便的人,我问他为啥扛着拐杖不用,完全用腿走呢?他说:我是为锻炼锻炼,我的腿是车碰的,快好了。想给他个护身符,让他常念大法好,快些康复,然后向他讲起了真相,一路上,他都笑呵呵的听我讲,还提了些问题让我回答,但动员他退党,他不言语了,我就觉得他有点奇怪。我陪他走了很长一段路,要分手时,他对我说:他就是警察,专抓法轮功的,今天就不找您麻烦了,以后您可要注意了,现在严着哪!我这就去公安局,您走好。当他要走时,我问他:你为何不退党?他压低声音告诉我,他就在上网。我这才恍然大悟,原来他自己就能办。真为他明真相,暗地保护大法弟子而高兴与感动。他会有福报的,真是个好警察!

今年六月我遇到了一个特殊的,当一个青年人骑在摩托车上打完电话时,我给了他一个护身符,他把两面都看了一下后问我:你是法轮功?你炼法轮功?我嗯了一下,他反问我:你知道我是干啥的吗?我没言语,他就又急匆匆的对我说:你知道我是干啥的吗?我还是没说话,只是用眼睛直视着他,心里也没怕,看他往下要干啥,出乎意料的是把护身符往我手里一塞,嘴里说着:“我什么都没看到,我什么都没看见!我什么都不知道!”然后登上车绕了个弯子,慌不择路的跑了。

此例我认为一个是现在邪恶少了,只要大法弟子心正念正,心不动,邪恶就没有招,因为有师父的保护,他再不快逃,就会被化掉了,也可能是有别的原因,但通过他说话的态度,不象是明白真相的好人。讲真相也能起到解体邪恶的作用。

看来对警察更应该多讲真相救度他们,都是邪党在使他们犯罪和犯大罪,今后对他们必须加大力量去救。

与北京的警察讲真相:

二零零二年,国内的形势仍处在很邪恶的时期,邪恶的气焰很嚣张,每天在天安门前布满了便衣,巡警,610等人士,广场上警车若干,在那个地方你坐着不动,他们先不管,只要一站起来,便衣立刻对你盘查,如发现是法轮功,立刻装车拉走。要想从北面去广场上须经过他们盘查完确实不是炼功人,才允许过去。

六月份某天,我一个人去中南海附近近距离发正念,遭到了这样的对待。第一次,他检查我时,没发现可疑之处,问我是否炼法轮功,我只告诉了他我的真实住址,其余我用反问的方式问的他无话可说,就允许我过去了。等我从广场上回来,他又拦住我,还是盘查,原因是我说出了真实住址,他怀疑了。他要和我好好谈谈法轮功的事,我一看麻烦已经来了,躲也躲不了了,就面对吧!我答应了他,然后我们就谈了起来,我争取主动先讲的。借机我就大胆的堂堂正正的与他讲起了真相来,从文化大革命谈起,联系到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如出一辙,毛泽东利用完打倒刘少奇的人之后,却给处决了,打压法轮功更是错的,江泽民以后保证不那么办吗?最后,我让他思考一下自己的后路,并告诉他,我是为他好,才这样说的。最后我对他说:“我的话说完了,你要觉得我反动,你不用对我装车,也不用给我当地打电话,这离江泽民不远,你直接可以给他打电话,让他来处理我,但是他真敢来,我也真敢把我刚才说的话讲给他,你要认为我说的对,那你看着办吧!最后他说:大妈,你走吧,该干啥干啥去吧。放了我。

在我们刚一交谈时,广场上的警车立刻开到了我身旁,我没往心里去,却没用正眼看它,继续讲我的话,过有几分钟便没趣的又开走了。这一次证实法:一、体现了讲真相是万能的这一法理的正确性。二、“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三、能在那种情况下不被装车,能闯过来,全在师父的全力加持与呵护。

5)在讲真相救人时,常常是忘我的,更不被常人心所带动。

前些年走出去面对面做的人是比较少的,世人明白真相的人也比较少,被救度的人还是有限的,我心里替他们着急,恨不得一下子把真相都讲给他们,才甘心。所以我经常是一讲起来就讲很长时间,几十分钟或个把小时是常有的事。这样一来,听的人也就越聚越多,很多时候,那些做买卖的连他们的摊位都不管了,猪、羊、鸡都不管了,都围过来听。看到世人发自内心要得度的真情,很是高兴。来往巡视的警察不断,世人也在不时的提醒我注意点。而我早已忘了自己,无暇考虑其他,一心用在救人上。心想就是你警察来了,也得让我把真相讲完才行。直到看大伙儿了解的差不多了,才停下来。因有师父的保护什么事也没发生。这样的情况不止一次两次。

有一次,从外地回家,途中在车上,给满满一车人讲真相,其中车上有三、四个警察和一对被魔操控的很邪恶的夫妇俩。他们想利用电视上说的谎言和大帽子破坏大法污蔑师父,真是邪气十足,我用一个个的事实把它揭穿,正邪较量十分激烈,但我却不动心。最后那个男人终于服了气,那个女的也停止了胡说乱骂。他们下车时,那个男士说回家也炼去!车上的人几次提醒我注意安全,也有的说:“小心便衣。”我说警察就在我跟前,还提什么便衣?大家都乐了。那天我更是忘了自己,我实在不能容忍邪恶无端的攻击大法,我一定要赢他们,为了护卫大法,什么都不再怕。在正邪较量中,连警察都被抑制的说不出什么制止的话来,即使说上一两句,也是无济于事,不起作用。

我深知这是师父加持的结果,这次如没有师父的保护,真是太危险了。这一次全车人被救度。在我下车时,大家还依依不舍,说:“还没听够呢。”

6)对“死角”讲真相:

前几年,当地某工商银行,对法轮功的事都不介入,也没人去跟他们公开讲真相,处于封闭状态。

我想到他们是一个集体,如果能使这个单位的人都明真相,那就不是一个人得度的问题了,做成了真是一件大好事。我萌生了要救度他们的念头。于是请师父加持,自己也要理智智慧的去做。想好了就去做了。开始做时,我先对单个人试着发些材料,看他们要了,后来就发些光盘,也要了。我一看不象想象的那样难,只是没有人跟他们去讲。由于经常去,对几个会计和个别经理也敢谈上几句了。我一看,公开的跟他们讲也差不多行了,就决定要这样去做。这样还可以使取、存款的人得度。

有一天,我去了,一看办业务的人还挺多,是个好机会,可怎么切入呢?正好有人说了一句话,我一下就把它扯到法轮功的事上去了,话匣子一打开就讲起来了。没想到他们也都愿意听。所以,在讲时无一人制止我,连坐堂经理都没说什么。从始至终,我共讲了四十多分钟。从此这里的局面被打开,几个会计和个别经理都作了“三退”,后来每当我再去,有东西他们都要,《九评》书和光盘公开给了经理,他们都接过,拿办公室去了。

有一天,我走到银行门口,一个卖鼠药的妇女问我:“你炼法轮功几年了?”我一愣,反问她:“你怎么知道我炼法轮功?”她说:“那天你在银行屋里给他们讲演,我整整跟着听了四十多分钟,我也明白了。”

在十几年的正法修炼中,经历了很多,听到过赞扬,也挨过辱骂。有过平坦,也有很多坎坷。有过欣慰,也有过心酸,更听到过不少人说三道四。但不管遇到过好事和坏事,我都能做到保持心态平衡,不被常人所带动。因为我知道这是修炼,不是常人中的命运。没有忘记自己是修炼人。比如:

在我被非法关押期间,不认同大法的人就说:“她叨着谁,就跟谁说,要不,还不至于被抓呢?”在被辱骂时,遇到过几次被魔控制的异常邪恶的人,魔性一发作,说话不堪入耳。还有一次,有个人要大打出手,当时他那架势,真是不可一世的样子,要不是心中有法,心怀正念,真得被他吓瘫的。由于心不动,一点不害怕,最后我看着他,邪恶的气焰自己就消下去了。

赞扬的话也听到不少:您的学问一定不浅,要不怎么知道的那么多!那么能讲!您一定是一个不简单的人,您一个月挣多少工资?法轮功的人都象您一样能耐吗?有一次,一个警察问我说:“其他人都象您一样能说吗?”我回答他说:“不是我能说,你想,要是谁被冤枉了,还不会从肚子里往外倒啊!如果是你,比我会更能说!”还有一些被救度后的世人的感慨话,等等。听到这些赞扬,我只感到众生因我讲真相被得救的欣慰,不足以引起什么欢喜心的,比起那些做得好的同修来,差得远哪。师父说:“所遇到的一切赞扬都是考验。”(《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

有时倒是真正相信大法好那种诚心,使我动情和感动。比如:有个壮年人把我前几年送给他的护身符一直揣在衣服里,一天都没离开身过,装的连色都快褪了,他还在装着,他说他非常相信大法。让我看完,就又装起来了,我就又给了他一个新的。

四、随师正法的路上,师父伴我一路行,踏平了险关和破除了魔难,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与超常,师父的无量慈悲与操劳。

举例说明一下:

奥运前,我在菜市场讲真相时,我因把一张真相发给了一个刚刚由610派下去的便衣手里,他立即攥住了我的手和车,凶相毕露的大叫道:“我就是警察,跟我到派出所去!”问我材料哪儿来的,并让我把它撕掉。我对他说:“这材料不能撕,老百姓都知道撕了会遭报的。”他看我不撕,还嚷嚷跟他上派出所去。我不动,他攥着我也不撒手。然后他急眼了,就摸手机要打电话,一个手没摸着,然后用两个手去摸,一下把我的手松开了,是他太急忘乎所以了,这时我才得以脱身,登上车走了。在我往前骑时,从身后高空上传来一个很大的拉着长音的声音:“以后注意!”连喊了三遍。当时我还很是纳闷,这是谁站在天上告诉我呢,一边回答:“知道了,”一边回头看,几次都未看见谁在喊。等出现险境后,冷静下来才悟到是师父在提醒我,保护我。原来师父就在我身边,每时每刻都在呵护弟子。

一次,去外地的车上,给同排坐上的一个外县干部讲真相、发光盘等,被列车员发现,轰我下车,让把东西交给警察去,下车后,有警察等我。我一看麻烦来了,只有面对了,但我心无怕意,智慧的对她说:“下车不忙,希望你听听我都讲了些啥。”然后,我把话锋一转,谈到了文化大革命上去了。同排坐的这个人不把光盘放起来不说,还不住的看着光盘说:“这光盘不错呢!紫光阁开发区的。”这时司机突然把车停了下来,歪着身子听他说,他又说了一遍这盘不错,开发区的。司机一下象是明白了什么,嘴里重复着他的话:噢!开发区的。开起车又走了起来。那人说开发区的是指开发区出的盘,司机以为盘的内容是说开发区的事。师父利用阴差阳错这种办法为弟子解了围。那阵正是很紧的时候,每趟车上都安插了警察,唯独这个车上警察下去了,把任务交给了列车员和司机。要不是师父的加持,这次的麻烦事一定小不了。大法法力无边,神奇,师父无量慈悲处处体现。

二零零六年初冬,我在马路上给等车人讲真相,劝三退,发真相小报时,被黑特警看见,他打完电话,来了十几辆警车,把我带到当地一个派出所,时间快到中午了。因为我当时没一点怕心,正念很足,不承认邪恶强加给我的这一迫害,心想你敢迫害我,我就一定能破除它,灭了你。心里不住的发正念,同时请师父加持,今天我就要闯出去,一天都不让它关押我。我想天黑之时才好脱身。没想到只两个多小时,师父就给我安排好了。在他们要开始审我时,师父利用一个别的案子插進来,让审理我的那个警察头头与那个案子的头互相交谈,使我得以脱身。在师父的加持下,我稳稳当当的从警察眼下走了出来。

还有一次是二零零二年,我回外地老家去讲真相,救度家乡的人。带的东西不少,边讲边发。刚发完一半,被村里的“眼线”坏人构陷,上边马上下来人调查,情况很是紧急,因为该村无一炼功人,都认识我,知道只有我在做。家里人得到消息后,立刻急切的来告诉我,让我千万别动了,不能再出去了。听到这个消息后,我一点未惊,马上想到的是,东西才发了一半,会耽误很多人得度的。为达不到预定的计划而着急,发愁,根本没想到自己会如何。

当我转身回到屋里时,看几个人正看电视,我一眼就看到了屏幕上鲜红的两行大字充满整个屏幕:你要把它当成事,它就是事,不把它当成事,它就不是事。我一下明白了,是师父提示我如何看待这件事情,正好和我的心情相符,我根本没把它当回事。后来智慧的把剩下的材料又发了出去。第二天上午顺利的回到了我自己的家。

此类例子还有很多很多,不再多举。除此在其他方面,生活中,出现危险之时,我却每次受到师父的慈悲呵护,使很多关、难化险为夷被破除,使很多麻烦被化解。早已体悟到其实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在证实法这条路,早已为我们铺垫好了,就看我们愿不愿意走,我们只是有一颗要助师正法的心,去动动嘴,跑跑腿罢了。离开师父,一切都难做到。

感谢师父对弟子的无量慈悲和苦度,弟子一定会走好师父给安排的修炼路,不让师父失望。

以上是我的一点修炼心得,不妥之处望同修多给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