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抚顺市黄桂荣遭八年冤狱折磨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省抚顺市法轮功学员黄桂荣女士,在一九九六年四月修炼法轮功之后,她在中学时被人打伤后患的“脑外伤综合病”全都好了。以前的脑痛病状、还有睡不着觉的病症都不翼而飞,全身也变得非常的有力气了。原先从自己的姐姐家拿一大的西瓜,不能将西瓜拿回到离姐姐家不远的自己家中。一九九六年四月修炼法轮功之后,浑身有力气,五十斤的面能连扛三袋!黄桂荣从新走上工作岗位,浑身有使不完的劲,走路生风,几年没有请过病假。

但是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后,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和中共邪党利用电视、电台、报纸等喉舌媒体造谣、诽谤法轮功,大有天塌之势。黄桂荣为了证实法轮大法的美好,到抚顺市政府上访,到北京上访,来证实法轮功的清白,结果被中共几次绑架到派出所、拘留所;又被非法劳教、非法判刑,遭到残酷的迫害。

黄桂荣于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五日被恶警绑架,二零零二年六月十二日被非法庭审,被冤判八年。在二零零三年三月五日到二零一零年四月五日被辽宁女子监狱非法关押。在抚顺看守所和辽宁女子监狱,黄桂荣遭到残忍的折磨。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五日被绑架,在抚顺看守所和女子自强学校遭迫害

二零零二年一月二十五日,法轮功学员佟宝光欲将法轮功的资料,运至其租借房屋时被望花区的恶警绑架。

当时警察拿着佟宝光家的钥匙,到佟宝光家。当时佟宝光家中都是刚做好的法轮功的横幅,在那挂着晒干呢。黄桂荣走脱。后来佟宝光的妻子和王静波(30多岁),被带到望花区的一个派出所,给他俩录完口供之后,他们也从派出所走脱。后来孟华又被绑架。在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五日,黄桂荣在家中也被望花区朴屯派出所管“下哇子”的警察绑架了。后又将黄桂荣送到抚顺市看守所。

黄桂荣到看守所后,方桂云、王素芳都被关在看守所。她们绝食反迫害,黄桂荣也绝食,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师父的清白、还大法的清白、我没罪!”当时刑事犯一个姓游的小偷,堵着黄桂荣的嘴不让她喊。黄桂荣在抚顺看守所关押了没几天,就被送到抚顺女子自强学校(另一个监狱)。

拳打脚踢
演示:拳打脚踢

到自强学校后,黄桂荣就喊“法轮大法好”!后被那里的恶警穿着皮鞋,踢黄桂荣的脸,并踹黄桂荣的全身,把她的脸都踹变形了,呈紫黑色,全身青一块紫一块的,眼睛肿的都成一条缝了。黄桂荣仍然白天、晚上的喊“法轮大法好”!那里犯人和警察都对黄桂荣进行殴打。

有一次上面来检查,黄桂荣就瞅着他们喊“法轮大法好!”那时姓邹的所长看着黄桂荣。到了晚上,值班的警察就用电棍电黄桂荣,把黄桂荣电坏了。但是黄桂荣喊“电倒流”,一下子那两个警察就把电棍扔了。后来,他们又去充电,充好又来电黄桂荣,她在地上翻来覆去滚。后来电到黄桂荣的后心,她尖叫着,声音都不正常了,那些警察就不敢再电黄桂荣了。当时几乎是电了黄桂荣一夜。

后来,黄桂荣绝食,恶警就对其灌食。在灌食中,就给黄桂荣的食物里加上药,不知是什么药。黄桂荣就喊“法轮大法好!”

那时警察还说黄桂荣有病就给黄桂荣打滴流,对她打滴流时,刑事犯骑到黄桂荣的身上,将她的手和脚都绑到床上。在女子自强学校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月时间。那时在二零零二年的四月三十日给黄桂荣下了逮捕令。

后来又给黄桂荣送回抚顺看守所,将黄桂荣扔到地上躺着。黄桂荣仍是喊法轮大法好!

黄桂荣又被送到别的屋中去了,黄桂荣不但喊,而且还炼功。刑事犯不让黄桂荣炼功。看守所一个叫翟强的警察,告诉那些刑事犯用被把黄桂荣蒙上,再打黄桂荣,她就看不到是谁打的了。那次打黄桂荣将黄桂荣的肋骨都打折了。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有一天警察让黄桂荣干活,她不干,就给她戴上脚镣和手铐,本来黄桂荣的腿脖子就受伤没好,戴上脚镣更加疼痛了。警察又将黄桂荣送到“小号”里,在那里坐老虎凳。而且灌食时候,用鞋刷子把撬黄桂荣的嘴,把她的上牙床全撬破了,给黄桂荣灌食。几次到医院去灌,后来那些医生也非常的坏,把“扩宫器”(妇科用的一种工具,用来扩子宫的)给黄桂荣的嘴撬开。后来警察就给黄桂荣的鼻子里下了个管,由刑事犯轮班的灌。而黄桂荣被经常插管,胃都被插出血了。有时还把她两手吊起来,铐到窗户门那,她就喊“法轮大法好”!

那时黄桂荣喊“法轮大法好”就被送到小号里,不喊就放出来。

有一次黄桂荣在炼功,当时抚顺公安局的一个叫贾支队到那去检查。一看黄桂荣炼功,叫人就把她弄到铁椅子上坐着,并把黄桂荣的手都铐上。对黄桂荣灌食,还经常的打黄桂荣。

在二零零二年的六月十二日,抚顺市望花区的检察院王艳玲、梁洪武出庭对黄桂荣非常的审判,当时指中共邪党指派律师吴东旭,不是为法轮功学员辩护,而是为邪恶说话。黄桂荣被非法判了八年的徒刑。

到二零零三年新年,因黄桂荣不断的绝食,原本一百二十斤的黄桂荣,仅剩下八十多斤了。

在抚顺市看守所被迫害十一月之后,二零零三年三月间,黄桂荣被抚顺看守所的恶警关晶,还有叫于所长的,走关系将黄桂荣,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了,黄桂荣被看守所迫害的身体非常的不好。在送黄桂荣时,那时警察还说呢,下一个送到就是李莹(20多岁,抚顺市顺城区人)。

二零零三年三月五日到二零一零年四月五日,在辽宁女子监狱惨遭酷刑折磨

二零零三年三月五日,黄桂荣被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里。当时队长是杨守杰(女,40多岁)。

酷刑演示:铁椅子
酷刑演示:铁椅子

在警察办公室里,刑事犯还让黄桂荣站着,立正站着,站不好,就挨踢,他们专门的踢黄桂荣有伤的脚脖子那,就这样的迫害黄桂荣。黄桂荣还说自己被警察送礼送进来的。刚到女子监狱的那天晚上,黄桂荣就被吊起来了。当时是两手被吊到铁栏上,脚离地。后来她承受不住了,就写了“转化”了。

后来恶警让黄桂荣写揭批材料,她就写:如果没有把法轮功定××,我就不会被迫害的妻离子散。女子监狱的陈静(40多岁)队长和马干事(马英),就在警察的办公室里用电棍电黄桂荣。把黄桂荣电的满地滚,脑袋撞伤都流血。他们让刑事犯人把黄桂荣头上的血擦了,那些刑事犯,不知从哪找了个破抹布,给黄桂荣擦。后来把黄桂荣送到女监的小舞台那吊着。两手在后背用铐子铐上,用钢丝绑架在手铐中间,往起来拽,后面还有一个大柱子。双脚踩在一个6cm宽、20cm长的小板凳上,来折磨黄桂荣。用吊铐的钢丝往上拉黄桂荣的双臂,待手麻时,没有知觉时,快速将铁丝一松手,手掉下来砸到大柱子上,疼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等到刚要缓解时,又吊起来了,这么反反复复地折磨黄桂荣。而双脚踩到那小凳子上,双脚一踩就翻,只能两脚换着踩。不写“转化”书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迫害。犯人对黄桂荣还拳打脚踢的。

当黄桂荣绝食恶人对其灌食时,用担架抬着她。下楼她就喊“法轮大法好!”。那时有一个诈骗犯就踩着她的脖子。真是非常残忍的对待黄桂荣。

在监狱的后期黄桂荣就开始绝食了,活也不干了,说自己的腿疼。那时和几个刑事犯关在大屋里住。队长去了,就喊“法轮大法好”,并背法轮功的经文,刑事犯就打她。一次队长杨守杰(40多岁)去了,黄桂荣就问杨守杰法轮功经文的“在即”是什么意思。杨守杰就用电棍电黄桂荣脑袋。还有一次就是黄桂荣在床上躺着背经文,杨守杰就打她。杨守杰多次迫害黄桂荣,并对黄桂荣吊刑,一次最长的吊了十九天,最短的也得一个星期。那都是经常的事了。

后来,黄桂荣还是声明继续炼法轮功,又被非法的迫害。当时女监的一个犯人叫王宝茹的(40多岁,锦州人),她用手铐将黄桂荣双手铐到铁床上,人悬起来了。一个劲让你前后的晃动,折磨黄桂荣,一个人还抻着两条腿拽,折磨黄桂荣。后来,王宝茹从后面抓着黄桂荣衣领子,勒着她的脖子,拽着黄桂荣的往警察的办公室去。当时黄桂荣什么都不知道了。

对于迫害法轮功的东西黄桂荣不看,也不写。有一天晚上,警察刘英杰值班,对黄桂荣开始吊刑。那时是把钉子钉到木板上,但是不钉到底,能留一点有半厘米高。给你钉上四五个钉子,钉尖朝上,把你双手吊起来之后,让你的脚(没穿鞋)踏到那个戴钉尖的木板上。脚踩着那个露钉尖的木板,一脚一个,脚非常的痛,而你不踩,吊着手又非常的痛。

第二天监管黄桂荣的队长杨守杰来了,看到黄桂荣被这样的折磨,去找监狱的孙科长,让她看看黄桂荣受到的刑罚。后来,杨守杰就给黄桂荣放下来了。这种刑罚听刑事犯说叫“古代高跟鞋”。

还有一次对黄桂荣上刑,是用一个涂料的桶,将桶从几乎中间的部位割开。之后,给桶里灌上凉水,把黄桂荣两腿放到水里面站着,双手给你吊到暖气管子钉到墙上连接处上。当时是三九天的天气。就这样用凉水折磨你。从早上开始吊,一直到晚上的八九点钟。

史敬群(40多岁)也迫害几次迫害黄桂荣。在二零零五年间,黄桂荣绝食,史敬群连打带踹带拽,领黄桂荣灌食。后来,杨守杰调走,警察郑丽丽来管黄桂荣她们,史敬群对黄桂荣说,郑丽丽怀孕了,你还“闹”(经常的喊法轮大法好),就打黄桂荣。并将黄桂荣吊着,一吊就是一宿。

黄桂荣就多次被吊,谁值班谁就吊她。黄桂荣多次被吊到监狱的粮库里,菜窖里还有警察的办公室。有时白天不出工,就吊着黄桂荣。

黄桂荣不但受吊刑的迫害,恶人还不让她睡觉。刑事犯分成三伙折磨黄桂荣。她们轮班,不让黄桂荣睡觉,用手扒黄桂荣的眼睛,不让她睡觉。黄桂荣都不知东西南北了。

而黄桂荣喊“法轮大法好”,看她的刑事犯有一个叫霍玉华(40多岁,辽阳人),就把黄桂荣的下巴端下来,有时一天的时间才给安回去,黄桂荣非常的痛。

在辽宁省女子监狱里,黄桂荣受尽了折磨,在二零一零年四月五日,被释放回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