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师正法 不负师恩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五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今天的心得交流分为两部份:

一、信师信法,走师父安排的路

女儿出生后三天,我在家里接到医生的电话,说是新生儿筛查的结果显示,女儿患有先天性甲状腺机能减退症,需要终生服用人工合成的甲状腺素,否则会出现身体和智力停止发育。然后医生又故作轻松的说,只要药量合适,效果是一样的,和正常人没有区别。这通电话有如晴天霹雳,我无论如何没有想到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我的孩子会有先天缺陷。

接下来是带女儿到医院采血复查。因为年龄太小,无法通过静脉取血,要在脚后跟拉开一个口子,把血一滴一滴的挤出来。一个来到这个世界才几天的小婴儿,被好几个护士按在床上,她用尽力气拼命的哭嚎和挣扎。好几分钟采够了三管血。痛苦、伤心、困惑、愤怒、无奈、无助、自责……种种感觉交织在一起包围着我这个当妈妈的。我不知道是不是我修的不好,所以让我的女儿遭这样的罪,还是这是旧势力安排给我的考验?

在以后的日子里,这样的采血大概每隔两、三个月就有一次,因为要确保药量合适。由于我没有完全悟到应该怎么看待这件事,所以也没有决心和勇气给女儿停药。随着时间的流逝,家里人好象也都习惯了每天给她吃药,觉的这也不是什么大病。但我心中有一念,这决不是大法弟子的孩子应有的正常状态,虽然我一时不知具体该怎么办,但这个药早晚一定要停。女儿在小时候表现的和她哥哥很不一样,性情急躁、爱哭、倔强、逆反,让她往东她偏往西,一直令我们全家十分头痛。

从女儿一岁半开始,每天由我接送去幼儿园。这样在车里可以听一个小时左右的师父讲法录音。也许单从语言文字上她不太懂,但我知道她明白的一面在同化法。到两岁多的时候,女儿的性格慢慢变的温和懂事,乖巧可爱,也能和她讲道理了。我一直以为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使她有了这样的变化,直到要动笔写这篇心得交流,回忆了她的成长过程,才意识到其实是师父的法在潜移默化的改变着她,也只有师父的法才有能力改变她。

随着对法理更清晰的理解和反复思考,我也意识到了造成了女儿现在身体的状况,也许是她和旧势力签过约,或者是冲着干扰和考验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来的。但无论是什么渊缘,我们不用去管它,也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今生有缘得法,一切交给师父,只走师父安排的路。

女儿快到三岁的时候,医生说她的用药量一直是所有患儿里最低的,要给她试着停药一个月。我看着女儿的眼睛,就象对待一个小同修那样说道:“璐璐,你是大法小弟子,你没有病,咱们以后不吃药了。要好好听师父的话,走师父安排的路,别的谁也不能动你。”她认真的对我眨了眨眼睛,我知道她的真我听明白了。同时我加强发正念,清除所有另外空间和旧势力的干扰,一切都由师父安排。今年三月,停药一个月后的检查结果一切指标正常。先生还想找医生询问到底女儿的甲状腺是不是发育不良,我说:一切都正常了,还看什么甲状腺的发育啊?

我才悟到,这前前后后所有形式上的表现其实都是假相,可能女儿本来就什么事都没有。但我的悟性差没能从一开始就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拖了三年的时间,孩子也多遭了不少罪。从另一方面讲,我再次深刻的体会到,所有来当人的人,来到这个世上,修炼才是唯一和最终的目地。一个普普通通的人,要想掌握和改变自己的命运,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二、参与神韵晚会准备工作的体会

今年神韵晚会的开场节目是《众王随主下世》。当看到我们在上界随主佛穿越无数宇宙,层层下走,来到三界地球,开创神传文明,不为别的,只为在这末法末劫时刻随师正法,救度众生;想到今年晚会我们的出票状况不好,辜负了师父的慈悲苦度,也辜负了各界众生对自己主和王的期盼,不禁潸然泪下。

今年的晚会对我们有了新的要求,提高了票价,要走出一条突破主流社会的路。我想在此从我个人的角度作一个小结和交流。

(一)突破观念,突破自我

《转法轮》〈论语〉开篇写道:“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如果开辟这一领域,就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否则,宇宙的真相永远是人类的神话,常人永远在自己愚见所划的框框里爬行。

这一段法不知读过、背过多少遍了,但是自己很多时候、特别是在推广神韵的过程中,第一念反映出来的还是常人的观念,所以自己就真的总是“在自己愚见所划的框框里爬行”。

以前我对主流社会的理解不够准确,以为只有那些特别有身份地位的富翁才是主流,所以首先在心里把自己和主流社会的人划出了一条分界线。平时生活中没什么机会和这样的人接触,性格又不够外向,所以在社交活动中就感觉张不开嘴,不知道该说什么。介绍神韵又担心人家嫌我们是来推销东西的,自己心里先胆胆突突的。

事后我慢慢感觉到,我可能是被自己的观念挡住了——我只看到了他们显赫的地位和华丽的外表,以至于把这些有钱人看的太高大、太了不起了,而把自己看的太渺小了。记的以前和一位同修交流过,我在工作的公司遇到职位比我高很多的人就有些不知所措,感到他们高不可攀。而那位同修表示,其实不管他们有多高的职位,比起我们来那可差的太远了。的确是这样,我们和他们本质的区别是修炼人和常人的区别。一个常人,如果不了解真相,没有摆放好未来的位置,无论他今生今世有多高的地位、多么富有,不都是等于零吗?何况我们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们是来救度他们的,他们说不定还是我们世界的众生呢,有什么可令我感到胆怯的?

再往深挖,我发觉自己还是把常人社会的“名、利、情”看的太重了,所以才会产生这样一种变异的想法:他们都是社会上有钱有势的名人,而我要钱没钱、要名没名,他们怎么会真心实意听我讲的?可能都是表面敷衍一下,估计以后也不会去买票的。这种变异的想法加上怕被人轻视或拒绝的自我保护的心,就会進一步阻止我主动和人接触介绍神韵。修炼这么多年,本来以为自己对名、利看的比较淡了,现在才发现原来所谓的看淡其实并不扎实,就好象在深山老林里的看淡,而真的受到名、利、情冲击的时候心里就不稳了。那么我们既要符合主流社会的社交礼仪,又不能完全被他们表面的华丽所带动而影响救人的大事,什么样的心态才能达到要求呢?师父在《洪吟》〈道中〉所描述的状态对我的启发很大。

单从这些社交活动的表面上来讲,其实绝大多数来参加的人都是目地明确的——他们是来扩大或巩固自己的社交圈的,说白了他们都是为了自己个人的利益来的。而只有我们大法弟子是为了他们来的,是为了让这些众生得救来的。如果我们先在自己心里有一个观念,觉的别人会把我们当作来推销的,那我们可能就把这个观念也打入了别人的思想。当我们心态纯净、正念足,救人的慈悲心出来的时候,再配合符合主流社会的礼仪和手段,我想没有什么能挡的住我们。“师父让做主流社会,那你们就用正念在主流社会做,就一定会成。”(《再精進》)

今年通过反复学习师父最近关于神韵的讲法,我感到原来在心里划的那一条把自己和主流社会分开的线逐渐的消失了。我现在的理解是,那些地位显赫的富人是我们要找的观众,但是很多中产阶级也不应该被排除在外。我们的演出是世界一流的,但其实票价并没有很高,很多有稳定收入的人绝对可以负担的起。我们也应该多花一些心思去和这部份人接触,而他们和我们很多学员在工作生活等方面还是有很多交集的,所以要找他们并不难,关键是不要先被自己的观念挡住。

(二)放下自我,整体配合

去年的神韵演出我负责协调演员以及来帮忙搞学员的食物。因为既缺乏经验,考虑又不周全,任务分派不合理,造成了很多问题,也听到了不少学员反映的意见。刚开始也没有放在心上,觉的我已经很努力了,客观条件有限,做不好也不全是我的错。但是演出后很长时间又多次听到不同学员的抱怨,心里就有些不平:这个活真是费力不讨好,不光是操心,跑前跑后累的腿都直了,还没有一个人满意,真不如去看车或者看门,起码不会被埋怨。

去年芝加哥法会一位学员的发言提到,他为了神韵的推广以及支持外地的演出,付出了大量的时间、精力、体力,但好象并没有得到什么认可。在他感到心里有些过不去的时候,悟到了一点:我们所有做的这一切,不为别的,都是在助师正法,没有什么可抱怨的。听到这个发言,我几乎落泪,所有因为去年负责食物而梗在心里的不平、委屈、抱怨…… 一瞬间化掉了,什么都没有了。是啊,我做这些到底是为了什么啊?“助师正法”这四个字我常常挂在嘴边,但是好象那一瞬间才真正明白了这四个字的份量和意义。虽然参与的是具体的项目,可能会很琐碎,甚至是常人形式的表现,但我们不能陷在事情当中,并因此而忘记了参与所有这一切的根本目地。每一个项目都有不同的分工,就象神韵的演出,有领舞、群舞,有独唱、伴奏,也有指挥和乐池里面观众看不到的乐团成员。虽然分工不同,但任何一个人没有做好都不行。我们有幸参与这个证实法项目,表现上是负责做饭、送饭、看车、看门、熨衣服,等等等等,但哪一项任务不都是助师正法吗?

今年主办晚会总协调的同修还是希望由我负责食物,我的心里已经没有任何怨气或不满了。考虑到责任重大,虽然我觉的自己真的是难以胜任,但还是下决心尽最大努力。后来在准备工作中也和同修产生了一些心性上的摩擦,不过我都尽量告诫自己,所有这些都是小事,助师正法才是我们的目地。今年的演出,所有参与准备食物的学员都尽全力配合,默默付出,虽然工作量大,非常辛苦,但大家没有怨言,放下自我,圆容整体,合作的非常愉快,所以最后这一部份任务完成的出乎意料的顺利。

(三)一点一滴都是修炼

本地区二零一二年神韵演出的推广工作从今年夏天就开始了。我参与的部份主要都是和各种活动的组织者联络,申请卖票的展位。还有就是为参加卖票的学员排班。这项工作去年也是我做,但因为参加的活动比较少,没有什么压力。今年从夏天到现在不长的几个月里,我们几乎每个周末都有活动,而且有时还不只一个。这样一来,我的很多时间都花在和当地学员联络,确定每个人具体参与的时间。有时候几个电子邮件发出去也没有回音,就要一个个的打电话。另外每次展位的布置工作也要操心,确认票、横幅、电视、帐篷、桌子、椅子等等在谁的家里,怎么送给要去布置展位的学员。时间长了我就感觉自己好象完全陷在这些琐事当中,每周从周一开始就要为下个周末的活动操心,每天花大量的时间在电子邮件和电话上。

我也在考虑怎么才能提高办事的效率,争取少写邮件、少打电话,这样也是节约大家的时间。但好象收效甚微。我还和同修抱怨过,自己怎么每天都是在做事,没有修炼,也没有提高,这样的状态好象不太对。

静下心来学法,我慢慢悟到,这些看似和常人的工作没什么区别的琐事,其实每一个环节都包含着修炼提高的因素,而我却一直忽视了,这不成了常人做大法的事了吗。以申请展位为例子,我一般都是在网上搜索活动信息,如果有适合参加而费用又可以承受的,我就和他们联系申请参加。后来有的学员提出我们应该用演出的票或媒体广告来交换取得摊位,既节省开支,又给他们一个来观看演出的机会。这个想法我也曾有过,但是这就要求最好和主办者见面,介绍神韵并把真相讲透,而我没有那么多时间每个活动都这么去讲。自己在惰性的带动下没有付出太多的努力。而有的学员会为了一个活动打很多次电话并且面谈,最后把真相讲到位而拿到免费的展位或赞助。相比之下我感到自己的差距很大,完全是按照常人的方式办事,忽视了修炼的成份,更忽视了讲真相救人。

在具体的活动安排中同样体现出修炼的因素。刚开始我发一个邮件通知大家什么时间有什么活动,请能参加的报名,会收到很多回音。可是随着活动次数的增加,最近的活动通知发出去好象石沉大海。我嘴上不说,但心里就会动一动,好不容易联系好的活动,怎么都没反应?能参加的也不主动报名,难道每次都要一个一个打电话去请吗?

其实我知道大家对这些活动都是尽全力支持的,有的学员早就说过,只要把时间通知一声,都会去帮忙;有的学员除非有特殊事情,随叫随到;有的学员周末要上班,也特意提前安排好,以便帮忙卖票;还有的学员在展位上连续工作十来个小时没有休息。虽然大家的时间表排的满满的,但每次活动干的再辛苦都毫无怨言,默默支持,配合的很好,效果也不错。能够在这样一个温暖而又互相支持的环境中修炼我一直感到很幸运。

我认识到这一切其实都是在修我自己,我的心波动了,觉得自己很辛苦联系的活动没有人响应,还是把自己看的太重了。这看似平常的写邮件、打电话的琐事,里面点点滴滴都包含着修炼的因素。我们是一个整体,任何一个学员有不纯净的思想念头都会对整个场产生负面影响。我想我要从自己做起,从每一个看似平常的环节做起,不要错过修炼提高的机会,更不能因为自己的不纯净对正法产生任何负面的影响。

以上是我最近的一点心得体会和大家分享。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非常感谢能有这个机会回首自己的修炼道路并和同修交流。人类的语言无法表达对师恩浩荡的感激。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二零一一年美中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