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师父和大法 肩膀摔伤后二日痊愈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五日】二零零五年三月的一天晚上,我骑车看望病重的母亲,半路上突然撞到一个东西,我和自行车一起向马路中间摔了出去,我倒在了地上,只觉得脑子嗡一下,血在往上涌。当时我很清醒,我在想,师父说“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转法轮》),我想我得站起来!可是怎么也动不了。

躺在马路上看到在我身边过往的汽车、摩托车、自行车都躲着我,没人看、也没人管,我就在那躺着念“法轮大法好”,念了一会,我就从地上慢慢的爬起来。我在想,是什么东西绊倒了我,一看是两块粘在一起的旧砖头,就想把它搬到路边。当我蹲在那搬砖时,才知道两只手没知觉,两只手背、拇指很麻,就想我不能承认它,我一定要把砖搬到路边上去,决不能再让别人摔了跤。

我蹲在那念“法轮大法好”,念了无数遍,终于把两块拆墙砖搬了起来,用肚子一起用劲把砖搬到了马路上。转过身来,我看到一位出租车司机站在了我面前说:哎,大姐,你摔得好厉害呀,你看你脸(指我左眼角)都凸出来了、都出血了。我说,没事。我就去推我自行车,可怎么也推不动,两只手还是没知觉。出租车司机说:我帮你把。我说:好吧,那就把车子拉上,把我送到我母亲家吧。

路上我给司机讲了大法真相。到母亲家后,家里人很多。他们看我摔成这样,都很着急,都让我快上医院,我说没事。我就想脱衣服,可是两手还是没知觉不会动,甚至两个胳膊都动不了了。这时,家人更急了,都说这不行,就得上医院,不能耽搁了。我就想,这是旧势力对我的迫害,我就不承认你。我心一横,坚定的说:我不上医院,我肯定没事。心想,我就信我师父的。

他们走后,我带上MP3找到炼功音乐,我就想按照师父给我们下的气机走。在师尊的慈悲加持下,我从胳膊不会动到会动、从很痛到疼痛、从动作不到位到达到位、从一至四套功法从炼不了到炼完。炼完功,我躺下休息,就觉得大拇指木,两肩头又疼又麻,好象一夜没怎么睡觉。第二天家人很早就来了,问我怎么样,我妹说她哼哼一宿,我说不知道,确实不知道。他们又说必须上医院,因我丈夫和女儿不在家,他们说担不起责任。我说服了他们后,我说我回家炼功。他们让我吃了中午饭,妹夫叫来出租车,我就回家了。

回家后想把炉火点上,在用铁勺掏炉灰时,拿着铁勺的手用不上劲,铁勺在炉子里转圈,也掏不出炉灰来。这时妯娌弟妹说,嫂子,我帮你吧。我说,不用了。我就想:我是大法弟子,我的一切有我师父安排,今天我就不承认旧势力对我的一切安排,你两肩头、手麻、痛,我就不承认你。我想起师父说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我一定要把炉灰掏出来。在掏的过程中我就想,两只手越掏越有劲,越挖越有劲,就是在长功。结果把炉灰都掏出来了,点着了炉火,两只手也可以拿书学法了。晚上又炼了五套功法,就睡觉了。

第三天早上起来觉得很轻松,就学法炼功,中午自己能做饭吃了。下午,来了四位附近的同修,他们听说后来看我,和我在法上切磋,看到我眼脸及眼角凸出的大包,消的非常快,一会儿比一会儿小,积的血散到下巴底下了,好的真快呀。

下午四点钟,女儿来电话说,给她交手机费。我说行,就答应了。我想只要能让车把把握方向,我就可以骑车出去,我骑上车子出去就把事办好了,又到母亲家看望母亲。家人看到我感到惊奇问我:你怎么来的?我说:骑自行车来的。他们不信,我说你们到楼下把我自行车搬上来。他们说,你胳膊好了?我就举了举胳膊给他们看。他们看到:哎,真好了。你真的没上医院、没吃药吗?我回答:真的。你们知道吗,法轮大法是讲“真、善、忍”的,我不说谎的。他们都说:大法太神奇了,真好!从那以后,他们很相信大法,支持大法。

在这个过程中,我对大法真的没有打折扣,真正的验证了大法的神奇,真的百分之百信师信法。在这里我真心的感谢师尊的慈悲呵护!感谢大法弟子的帮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