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景县教师夫妇被绑架 家人要求放人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日下午,河北省景县王谦寺中学教师刘金强骑着三轮电动车,带着妻子王静,还有朋友赵金瑞从山东省德州市购物回来,行至孟庄村西头时,被德州市德城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队长张希坤等人偷偷摸摸跟踪的四辆小汽车拦住,从车上跳下来很多便衣特务,强行把刘金强、王静、赵金瑞绑架上车。

据村民说,当时,刘金强由于抵制迫害,不配合恶人,就被他们戴上手铐强行绑架上车,王静被这伙流氓揪着头发拖上车,当时大概是下午五点四十分左右。

第二天上午九点多钟,也就是九月二十一日上午,景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李桂生、“六一零办公室”(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主任郑建华、王谦寺镇政府葛勇开着面包车,来到村支书刘书林家门口,在村支书刘书林的带领下,来到刘金强家进行非法抄家,刘金强的儿子不给开门,三个恶徒就翻墙跳进院内,抱住孩子的腰,打开大门。

刘金强的大嫂听到隔壁小叔子家有人并且乱哄哄的,就跑过来一看,院子站满了人正要翻东西。大嫂就急了,大声的嚷,你们谁也不能动俺家的东西,我弟和弟媳妇不回来,你们不能随便拿,俺家是安分守己的庄稼人,这东西都是我们用血汗钱买来的,你们谁要动,我就跟你们玩命。这帮坏人谁也没敢动,其中的一个人开了一个搜查证。

这时刘金强的老母亲也过来了,冲这帮坏人说:共产邪党作恶太多,我们已经脱离了它,不承认它做的一切坏事,你开的这个搜查证也没用,老天有眼是公平的,共产恶党做的恶事都一件件载入历史中,我们信仰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我儿和儿媳妇,是修炼真善忍的人,也没有错。迫害修炼的人,最终会有恶报的。

老太太的一番话,可能使他们的良知被唤醒,也可能被正义的力量给震慑住了,他们没有动手,走出了大院。站在后墙根下其中一个人打了个电话,一会王谦寺派出所就来了几个警察,进院里看看,刘金强的老母亲和大嫂给他们讲道理,他们表示同情,也没有动手。一会这个人又打了个电话,这时(不知是德州的还是景县的)刑警队队长带了十几个人,带着催泪瓦斯、电棍、钢甩,再次闯进院内,把刘金强俩口子住的南屋撬开,把东西翻得乱七八糟,把他家做买卖用的机子给搬走了,随后又把东屋的门卸下一扇,东翻西翻拿了很多私人物品,共计人民币三千元左右。

刘金强是景县小刘庄人,从小体弱多病经常发烧拉肚子,一烧就是四十多度,由于家境贫寒,没钱住院治疗,就经常在当地诊所输液。刘金强的妻子王静有个姑老娘,患心肌炎十二年到处医治无效,几乎干不了活,可自从修炼法轮功后,处处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修炼自己,身体奇迹般的好了,知道了人没有病是什么感觉。原来的坏脾气也变了,对亲戚朋友邻里之间都能和睦相处,原来心狭窄,自私的性格,也变的心胸宽广,无论做什么事先考虑别人,为别人着想。王静看到姑老娘的变化,从心里感到震撼,法轮功太伟大了,不但去病有神效,还能使人心向善。这是我们人人都向往的好功法,从此俩口子也走上了修炼的道路。

刘金强修炼法轮功后,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不但身体健康,而且性格开朗,谁骂他两句,说些不好听的话,他都不往心里去,做什么事情为别人着想,在当教师的工作中把个人的利益看的很淡,不争名,不为利,只是默默的为别人付出,他在当教师的多年中,曾在几个学校任职,校长、老师、家长、学生都被他高尚的品格所敬佩。

古语业精于勤,行成于思 ,刘金强处处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严格修炼自己,言传身教,牺牲自己的时间,不辞辛苦的启发学生们的善念,教学生们用中国五千年传统文化思考问题,给学生们讲神传文化故事,告诉学生们人当人的目的是什么,开发学生们的智慧,拓宽孩子们的思路,把他们培养成品德高尚的优秀学生。这几年他教的学生里有好几个现在在校任校长,他的学生都请他去他们所在的学校任职,刘金强所走过的学校,都把善良的种子洒遍了每一个人,每一个角落。他为所有人未来的幸福打了下坚实的基础。

刘金强大哥、二哥、小妹都是憨厚老实的庄稼人,孝顺父母,做人都遵循着仁义理智信,大嫂、二嫂勤俭持家,一家人过着平淡的庄稼日子。现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看着自己的亲兄弟遭受如此迫害,善良的本性使他们决定为兄弟鸣冤,在九月二十五日他们来到德州市德城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找到有关人员,讲述着事实真相,哪知这些警察们迷失了本性,成了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利用的工具,信口雌黄,歪理邪说。他们兄弟只好到看守所看望刘金强,看守所不让见,说德城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正在侦破阶段,侦破阶段不允许任何人接见,这不是颠倒黑白吗,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他们在干坏事在犯法,在对人民犯罪,在迫害好人,在抢人家的东西,应该等待他们的是历史正义的审判,只是大法弟子慈悲,在给他们改过的机会,告诉他们真相,也希望他们停止迫害,改过自新,反省自己。刘金强的大哥、二哥、小妹,一看跟他们讲道理他们不听,疲惫了一天回家了。

刘金强的父亲已经去世,老母亲自从看了《转法轮》后,身体健康精神开朗,虽然已经年过七十,但精神饱满,从未给孩子们添过麻烦,也从未管孩子要钱上医院买药治病,有时还帮着孩子们干农活。

刘金强的妻子也是大法修炼者,儿子十七岁,虽然家境贫寒,一家人享受着天伦之乐,儿子虽然没有像别的孩子那样娇生惯养,但他很懂事,能理解父母的信仰,并支持父母所做的一切。

然而,中共邪党和江氏政治流氓集团与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不法人员,把好端端的一家人给破坏了,把世界上最好的人非法关押,九月二十六日,刘金强七十多岁的老母亲和十七岁的儿子,到德州市德城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找到有关人员,给他们讲述着真相,唤醒他们迷失的良知,要求无条件释放刘金强和王静。他们表示他们说了不算,找国保大队队长张希坤。

下午,十七岁的孙子扶着七十多岁的奶奶上到四楼,找到国保大队队长张希坤要人,张希坤把十七岁的孩子吓唬回来,有个五十岁左右个很高的女人,连推带拉,把老太太从四楼国保大队队长张希坤的办公室拽到院大门口,老太太一边流着泪一边说,你们这么对待我一个老太太,我只是要求你们释放我的好儿、好儿媳。

这些日子,他们一家老小吃不好、睡不好,整天忧心忡忡,为自己的亲人受迫害担忧,东奔西跑,告诉有关部门真相,要求无条件释放刘金强、王静夫妇。

王晶于二零一一年十月十八日被转入山东省景县看守所,刘金强被转到衡水洗脑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