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真心向善 屡遭中共迫害

河北迁安市法轮功学员郑智贤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郑智贤女士,原本豁达、能干,但是刚刚六十出头的她,却腿脚不便、吐字不清,人们不禁要问,原来那么强健的身板怎么变成这样?话还得从头说起。

一九九六年郑智贤还生活在东北,有熟人给她介绍法轮功,由于受无神论的影响,她根本就听不进去,表示出不屑一顾的样子。但她心中一直有一些谜团:教科书上说人是猴子进化来的,那为什么有的猴子就不进化哪?人真的会轮回转生吗?真的有天堂、地狱吗?直到有一天,她给人家帮忙插稻秧,在那位主人家发现一本书——《转法轮》(法轮功的主要著作),她翻开一看,这书上怎么讲得这么好?很多不明白的问题在这里都找到了答案。从此她对这本书爱不释手,明白了人生的真谛,走进大法修炼

虽说她没什么大病,可小病却从来不断,尤其肾虚,大腿经常浮肿,还有高血压,随着学法炼功,不知不觉这些病都好了。她丈夫在家是老小,从小娇惯,好吃懒做,干啥啥赔,但他却很老实,丈夫这种状态别人也瞧不起。郑智贤就抱怨丈夫窝囊、穷,她更没有好心情,总是怨天怨地,别人稍微惹着她,她就抱着孩子骂街,一骂就是半天。修炼后,她知道这一切都不是无缘无故的,是自己的业力所致,逐渐的按照“真、善、忍”修自己,什么怨恨心都放下了,脾气越来越好,遇事能够向内找。心情好了,病没了,她整天有使不完的力气,家里、地里的活抢着干,还进城做起买卖,挣钱供孩子上学,一家四口其乐融融。

法轮大法的高深法理和祛病健身的奇效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修炼者与日俱增,妒忌心极强的江氏集团容不下修炼人数的激增,利用手中的权力,撒下弥天大谎,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起对法轮功学员开始无情的打压。

从大法中深深受益的郑智贤,怎么也想不明白:教人向善的高德大法怎么被诬陷哪?公安怎么会随便抓人哪?就在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正直的她抱着对政府的信任,到公安局去要当地警察被绑架的同修,她才知道那里根本就不是讲理的地方,不但人没要回,自己还被扣留,非法拘留十五天,她不写不炼功保证,就又加十五天,还没等这后十五天结束,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七日她就被转到佳木斯劳教所迫害。在那里她受到了非人的折磨,吃的没点油,尽是白菜汤。郑智贤是家里的主要经济支柱,由于她被非法关押,家里失去了经济来源,大女儿靠打工供自己上学,只上小学六年级的小女儿因无钱上学又无人照料被迫辍学。二零零一年八月十四日郑智贤才得以回家。

几年后,郑智贤迁居到河北省迁安市。虽然她身心受到极大伤害,但大法在她心中已经深深扎下了根。她发现周围还有很多人听信了中共一言堂的谎言,不了解大法真相,大难在即却不知如何避险。她非常明白“一旦仇视大法就会救度无望”, 出于慈悲,不忍心看到世人与恶魔一同遭殃,她用自己的方式向世人传递着真实的信息,讲述着真相,让人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灾难来时命能保!一直追随江氏集团助纣为虐的迁安国保大队,却容不下六十多岁老太太的善举,从二零零八年到现在共绑架老人五次,勒索人民币四万五千元(含物品折合价钱),非法关押一百七十三天。

下面是迁安国保恶警对郑智贤的迫害事实:

二零零八年四月十日,郑智贤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她正准备下楼给丈夫送饭,唐学平、浦永来等四五个人,把她截住,抓住不放,推上警车,随后又抄了她家和姑娘家,抢走三本《转法轮》、一个mp3、一台DVD(价值四百八十元)、一张金卡(及时挂失未造成经济损失),家里被翻的一片狼藉。之后国保内部人找到她丈夫,假意为他好,为他出“点子”,这样家人怕郑智贤在里面遭罪,给唐学平送两条烟(每条二百一十元)、彭明辉一万元,浦永来等人带着郑智贤到开平劳教所检查身体,又给浦永来三千元,回来国保大队又要一万元,讲价讲到八千,这才放人。前后二十天她瘦了十九斤。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四日中午,浦永来、盛茂斌又闯入她家中,拽过钱包翻走零钱五十四元,掠走新买的录音机、一盘讲法录音带,将她劫持到种子公司(洗脑班),盛茂斌扇了她两个嘴巴,第四天,她右腿开始不会走路,右手不能上举、不会使筷子,洗脑班怕担当责任,通知国保大队,国保大队又向家人索要一万元,十一月二十一日才放她回家,前后共八天。

二零零九年,她身体还没有恢复,还是一瘸一拐的,五月十一日下午四点多钟,她正帮老头子看摊,唐学平、哈副龙等四五个人不由分说就抬她上车(车上连车号都没有),把她送到洗脑班,她喊“法轮大法好”就挨打,七月三日放回,共非法关押五十三天,要饭费一千元,

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六号晚,盛茂斌开车将郑智贤抓进洗脑班。三月二十七日,国保又将她未修炼的小女儿骗至洗脑班,当时她小女儿的孩子刚满一周,还未断奶,小女儿想孩子心切,又承受不了非法关押,欲跳楼自杀,幸亏发现及时,才免于一死,这种情况下国保大队又向家人敲诈五千元,才肯放她小女儿回家。郑智贤六月二十五号被放回,共计非法关押九十天,又要一千元饭费。

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九日,郑智贤被城管绑架,九月三十号,国保大队索要五千元,洗脑班索要一百元饭费,放她回家。

没有这多年的迫害,通过学法修炼,郑智贤一定会精神矍铄,用健康的身体为家庭、为社会创造更大的价值。我们不难想象,面对长期的非法关押、巨额的经济勒索、无形的精神压力,她和她的亲人得承受多大的痛苦!她未伤害任何人,更不会影响治安,只因信仰法轮大法(佛法),懂得善恶有报,向人讲述真相,让人远离灾难。她只是行使宪法赋予她的权利(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和言论自由),就遭此厄运。

奉劝那些迫害者不要一意孤行,观察大法在国际上的发展形势。邪恶可能一时得逞,绝不会永远横行,雷雨过后总会天晴,一旦追查下来或者恶报来临,则悔之晚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