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炼点滴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六日】

师父好!
同修好!

一、得法

我的得法源于我的父亲。

一九九八年初,我八十八岁的父亲重病住院,虽经治疗却毫无起色,医院已下了病危通知。我们姐妹轮流到医院陪伴父亲,按父亲的意愿已准备后事。看到每况愈下的父亲,我们也心急如焚。一天。父亲的一位朋友来看望他,待朋友走后,父亲对我说,他的这位朋友劝他还是炼法轮功,这是我第一次听说法轮功,而且知道他已经在炼了。我下意识的问道:“你在炼法轮功?你觉的好不好嘛?”他说:“好啊!我其实一九九六年就在炼了,但是现在我不能炼。”我不解的问道:“啊,炼了那么久了,既然好,为什么又不能炼?”他叹口气说道:“我是党员,已经通知我们不能炼了。”我一听觉的太不可理喻了,就对父亲说:“只要你身体好,你管他的什么党不党的,说句不好听的话,‘死马当成活马医’嘛!”父亲接着说:“如果要炼,就得出院。”我当时完全不理解为什么得出院才能炼,但是只要对父亲好,医院又治不好他的病,为什么不试试呢?父亲听从了我的建议。

父亲出院一周后,轮到我和我的老伴值班照顾父亲了,令我们想不到的,开门的竟是父亲,而且是一个完全不一样的父亲:他站在门内,笑容可掬,健康快乐,没有一点病态!我们真的大吃一惊,下意识的问道:“你病好了!”父亲兴冲冲的回答:“好了!好了!完全好了!”我简直觉的太不可思议了!但是当时我一点悟性都没有,完全没有想到要修炼。

就在父亲越来越健康的同年四月底,我老伴接到父亲的电话,让我去立即去给他办理住院手续,他说是高血压二百二十多,医生要他马上住院。我老伴问他:你有什么感觉?他说,没什么感觉。我老伴说,没什么感觉住什么院嘛。但是父亲的语气不容商量,这不禁又让我大吃一惊,我心里还有点不祥的预感:这次住院他可能再也出不来了。我把这想法告诉老伴,我们决定办好住院手续再见机行事。一到家看见父亲“病恹恹”的躺坐在沙发上,我开门见山的问道:“你不是说,住院就不能炼功了,那你炼功怎么办?”父亲发愁的说:“我就是正在考虑这个问题呢。”我觉的机会来了,我试探着说:“马上就放‘五一’大假了,据我的经验,你就是住進去也不会管你的,你不如过了‘五一’再去,也好再观察几天。”没想到的是父亲马上回答说:“好主意,就这么办吧。”在一旁的母亲也同意。几分钟后父亲突然又说:“我不去住院了,把支票退回去!”我觉的这决定责任太大了,我忙阻拦说:“先别退支票,万一还要住呢?”父亲坚决的说:“马上去退了,我不住院了!”这时已下午五点钟左右了,和父母住在一起的小妹和小妹夫下班回家,看见父亲还没去住院,就大吵大闹的说道:“老年人生病不住院,那怎么能行!”我和老伴赶快悄悄的离开了,心里七上八下,不知会有什么结果。晚上九点左右,电话铃响了,我紧张的拿起接电话,电话里传来父亲愉快的声音,叫着我的小名说道:“我的病好了,血压完全正常了!”我们既高兴,又吃惊:太不可思议了!第二天我们赶回去一看,果然又是一个健康快乐的父亲!这对我触动太大了,我决定要了解一下这个法轮功,究竟是什么原因,使父亲的身体有这么不可思议的变化!

那是一九九八年五月初,我用一个通宵,一口气看完了这本宝书,我知道我再也放不下这本书了。我明白了做人的根本目地,明白了人为什么会生病会有难,为什么我练了那么多气功却不好病,那都是因为违背了宇宙的根本特性“真、善、忍”!早上,我告诉老伴,我决定炼法轮功,老伴说:“你这辈子做了多少决定?”我说:“这应该是我最后一个决定了。”就这样,我有幸走進了大法的修炼行列。并且和所有真修大法弟子一样,从身到心,经历了脱胎换骨的转变,我的老伴、女儿也在同年相继得法,小外孙三岁多的时候得法了。

二、艰难起步建立资料点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我们失去了往常的大法资料的来源,就是师父发表的新经文《我的一点感想》,也只能通过手抄传阅。但我们还是能从一些同修那里,得到一些大法资料,其中有些资料现在还记忆犹新:比如那震惊中外的、由部份法轮功学员于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八日,在北京秘密而成功召开的新闻发布会。美联社、路透社、法新社、纽约时报等西方主要媒体的驻京记者,参加了这次的新闻发布会。首次揭露了以江邪恶为首的中共邪恶集团对法轮功的非法镇压和残酷的迫害的真相。当天晚上美联社、路透社就向全世界发布了这一消息。

在当年那样的情势下,怎样才能让世人知道这些重大信息和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的真实情况呢?我们清醒的知道,面对铺天盖地的污蔑大法和大法师父的谎言,我们大法弟子不能沉默,要利用一切机会、想尽一切办法,尽快让世人知道法轮功的真相、当局迫害的真相,同时也要让中共邪恶明白,认识了宇宙真理的人,是不畏强暴的。所以,我们必须“说话”。除了用嘴去讲,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把大法的真相制作成传单,复印出来广为散发。

现在来看,复印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但在当时,我们都找不着北。就先向女儿学习复印技术,并用女儿的一台旧复印机進行复印,尽管时不时出现一些现在看起来是可笑的错误,总算艰难的迈出了资料点的第一步。

当时,凡是我们能收集到的大法资料,都及时的精心加工制作。有的是直接复印,有的则需要把一些资料剪裁下来、再拼贴的象模象样的制作成传单或小册子,有时,有的传单个别字、词运用不恰当,我们就从其它报纸杂志上去找同样的字、词拼贴上再复印,…真是非常辛苦的手工制作。我们深知,每一份资料,都代表着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形像;每一份真相资料都要面对世人,我们努力做到:从内容到形式都要让世人乐意接受、喜欢阅读。

初期,我们制作的真相资料只是供给当时能联系上的几位同修去散发,很快,这些资料越传越远,范围越来越大,远远近近的同修都希望从我们这里拿到资料,因为当时能做资料的同修不多,所有我们都尽量满足,尽管忙的不亦乐乎,却十分充实。

大约一九九九年年底,海外的妹妹和妹夫(大法弟子)来看望我们。当时,我们正在忙碌的做资料,他们看见房子里的桌上、地上,到处都摆着大法资料,非常感慨的问道:“听说你们在做资料,我们特意过来看看,没想到这么大的阵势在做,你们难道不怕吗?”我们回答说:“有什么好怕的?‘怕’,对我们来说还真没想过。……现在我们得‘说话’呀!我们要向人说法轮大法好,要揭露邪恶对法轮功、对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揭露他们的欺世谎言。我们没有别的办法,只有这样做,这也是他们逼出来的,有什么好怕的呢?”他们说:“大陆大法弟子真了不起!”当时就表示他们也要为资料点出点力,并问我们最需要的是什么?我们说,当然最好是能得到明慧网的资料。我记的,妹妹马上就在我女儿的电脑上试了试,但无法直接上明慧网,她立即就开了一个海外信箱,给我们订阅了《明慧网》的“每日新闻”,并告诉我女儿如何下载(因为我们当时对电脑一窍不通)外,临走之前,他们还资助了一笔不小的资料费用。

从那以后,我们不仅每天可以看明慧网的《每日新闻》,而且还能直接选取《每日新闻》上的内容做真相资料了。起初是女儿、女婿帮助我们下载、打印资料,同时教我一些做电脑文档的最简单的操作知识:比如如何开关信箱、如何下载《每日新闻》、如何选材复制到文档上、如何打印等等。当时,这些操作看似不太难,对于我这个对电脑一窍不通的人来说,实际操作起来还是困难不少。就是俗话所说的“看则容易做则难”。

刚开始做资料的时候,我们闹了不少笑话(当时却只想哭呢)。有好多次,好不容易把材料选好,正要打印,材料却突然间不翼而飞!惊问儿女,才知道还必须要先保存文档!而我们却常常忘记,直到后来很久也还存在着这样或那样的问题。比如有时他们打开电脑,一眼看见电脑桌面上摆着我们做过的资料,他们就问:做完了为什么不删去?这有多危险!而我们却常常是做完资料就忘了这些。有时好不容易把资料样品做好,打印出来也复印好了,一检查才发现中间有掉行、掉字的(当时根本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后来对电脑操作慢慢熟悉了,才知道是选材复制时不小心抹掉了),只好又剪剪贴贴的弥补。做资料本来就忙,有时还常常由于这些低级错误而返工到深夜,尽管已是十一、十二月份的天气了,却常常忙的汗流浃背的。

三、正念正行

二零零二年,我们从海外得到了突破网络封锁的自由门软件,从此我们的资料点插上了翅膀。我们从单纯印传单,发展到能做小册子、卡片、光盘、大法书籍、《九评》等,只要是救度众生需要的,我们就抓紧做。无论是对书籍的印制和装订、还是对我们自己设置的光盘,都要精心选材,所有题材都紧紧围绕大法,光盘启动盘里的破网软件,要保证是最新的,光盘刻录和封面打印,都要做到质量第一。

为了适应同修和救度世人的需要,后来我们又陆续添置了激光打印机、彩喷连供打印机。

记的买激光打印机时我们还费了好一番斟酌。激光打印机的优点是速度快,打印质量好,而且印刷品不怕水湿。我们很需要买一台。但是,有同修提醒我们:现在邪恶采用专门的探测仪器,装在汽车里,到处巡回探测,你们要考虑好安全问题啊。当时明慧网上也正在讨论这类问题。网上不少同修提到,安装激光打印机最好要安上个专门的金属屏蔽罩才安全。而且,激光打印机的后期费用高(指耗材,当时还没有替代品)。我们作难了。买还是不买?我们仔细的作了一番分析:当时激光打印机已较普遍:单位、复印店等到处都有用的,它探测谁呢?而且我们做的是最正的事,只要把自己溶于法中,正念正行,我们根本就不承认邪恶的安排,它是不能得逞的。在安全问题上,一方面要有很强烈的安全意识,另一方面,制作真相资料时,我们尽量安排在常规的工作时间内。我们觉的,加个防护罩是能起到一定的屏蔽作用,但也有可能反倒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至于后期费用问题,商家告诉我们,一个粉盒可以给换几次粉,他们可以上门服务,这样一来,成本就降低了很多。以后激光粉有了很便宜的替代用品,而且我们学会了自己加粉,这就很方便了。

随着正法進程的需要,真相资料的种类越来越多。不管增加了多少工作量,我们都一如既往的一丝不苟,始终做到质量第一。到现在,我们不仅可以提供种类繁多的精美的真相资料,还学会了不少做资料所需要的电脑知识,而且还学会了自己独立安装系统,独立处理一些故障,还能把所学到的各种技术知识,帮助更多的同修建立小资料点。如果不是大法,我们永远也不会去学的。这一切都是师父的慈悲赐予,真是师恩难忘啊。

师父说:“这场旧势力所安排的邪恶考验,我是根本就不承认的。”(《精進要旨二》〈建议〉)“在魔难面前如何做,都得自己去悟。每次的提高就是自己证悟的果位在升华。”(《精進要旨二》〈路〉)

十二年中,我们与明慧网的联系,从未间断。无论邪恶封网多么疯狂,它从来也挡不住我们登录明慧网。我们从不耽误同修所需的真相资料,除了定时的资料,有临时需要的资料,也是尽量保证供给。

十二年中,无论环境如何变化,我们资料点尽量提供一个同修们可以共同切磋的环境。对于修炼中的问题,定期或不定期的与各地来取资料的联络同修相互切磋,在法上认识法,起到了一定的整体协调、整体提高的作用。

在做资料的十二年中,以下两点是我们的深切体会。

无论做资料多忙,我们都要保证认真学好法。我们彼此都有些固执己见,因此,有时难免互相魔一把,有时甚至闹的很不愉快。是师父赐予了我们“向内找”的法宝,我们才能在矛盾中不断的修好自己。无论出现什么矛盾,只要我们静下心来认真学法,就能在法上共同提高,就能多修出一些无私无我。在不知不觉中,我们发现彼此都不大固执己见了,也不怎么遇事就往前顶了,协调配合的也越来越好。师父说:“作为大法弟子,能够做好正法的事、圆满好自己的一切,就要多学法。无论怎么忙都不能不学法。这是圆满的最大保证。”(《精進要旨二》〈致词〉)多学法、学好法,是我们能走正助师正法路的根本保证。为了保证学好法,我们安排了每天固定的集体学法的时间。

另外,一定要给不修炼的家庭成员讲好真相,开创好修炼环境。在这一点上我们是走过弯路的。我们在一九九八年得法之初,觉的修大法太美好了,希望儿女们都能马上走入大法的修炼行列。由于没有放下对亲情的执着,给他们讲真相时讲的太急,反而使他们产生了逆反心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尽管他们也承认大法使我们身心发生了明显改善,但是迫于当时“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恐怖形势,对我们做资料、联络同修他们很难理解,认为会给家庭带来不安全的因素,只是因为我们是父母,他们一般不会阻拦,但是有一次出现了点意外情况(尽管是有惊无险),他们的害怕就更强烈了,以致产生了一些不愉快和矛盾,从而使他们与我们有了一些间隔。为此,我们一度很苦恼。我们反复在法上切磋:为什么会苦恼?还是这个“情”在作怪,“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转法轮》)我们在法中找到了力量:我们横下一条心,无论儿女们对我们如何,我们都要心怀慈悲,不要为“情”所动,因为他们也是我们可以救度的众生。尽管一下子做到很难,但我们一定要努力的去做。要把对大法修炼的坚定不移和符合常人的状态去修炼,自然的溶合在一起。在家庭出现了矛盾时,我们就努力按师父的要求向内找,修自己,慈悲对待,而不是以长辈的身份以势压人。慢慢的,儿女们从我们身上看到了大法的超常,使他们逐步的加深了对大法的认同和理解。

师父在《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中指出:“其实中国大陆的学员更艰苦,资料点基本上都是属于家庭式的,遍地开花,也就是说每个人都在走自己的路,每个人、或者在小范围协调起来,都在做这些事情。我刚才不是讲了修炼的方式大道无形吗?”

我悟到,师父要我们资料点遍地开花,这是正法到了一个新的進程。我们的资料在伟大师尊的慈悲呵护下,默默的、平稳的、有惊无险的走过了十二年,经历了从小到大再到小的历史过程,现在到了正法最后的最后,我们还有许多要修去的执着,还可能遇到意想不到的险阻,但是,在这十二年的正法路上,师父已经给我们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我一定能走好最后的路,做好三件事。

现在,我又从一个大陆大法弟子变成了海外大法弟子,这是我的新的正法和修炼的环境,在海外,环境宽松了,很容易滋生惰性,所以我要时时警惕自己,牢记自己是主佛的弟子,牢记师父在《什么是大法弟子》中说的:“你们是修炼人,这句话不是说你过去、曾经、或者是你的表现,这句话是说你的本质、你的生命的意义、你肩负的责任、你历史的使命,这样你才是真正的大法弟子。”

在新的环境中,和旧金山的大法弟子一起助师正法,做师父所要的,救度更多的众生。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感谢旧金山法会的召开,促使我拿起笔,写出这些修炼中的点滴故事。

由于层次所限,不妥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二零一一年旧金山地区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