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谎言今昔:剖腹找发报机与剖腹找法轮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七日】在中共祸乱的中国社会里,发生过多少令人意想不到的荒唐事啊,其中不乏中共蓄意做出的。我们通过两个相似的荒唐事例,看看中共是怎样毒害中国人的。

“剖腹寻找发报机”的凶残

现在四十岁往上的人对严凤英都不陌生。她是黄梅戏表演艺术家,一出《天仙配》唱红大江南北。可是她的死却极其凄惨。严凤英的丈夫王冠亚是这样追忆严凤英之死的:

“我把医生找来,又去找军代表,但他来了以后还想搞口供,严还是讲自己不会反党,边讲边哭,他们还不让医生进来。我去借板车,送到医院,第二天(1968年4月8日)早上五点钟死了。军代表马上要牛鬼蛇神表态,谁也不能流眼泪,说严凤英自绝于人民,后来为了转移视线,说严肚子里有发报机,要开膛破肚,我几乎要疯了,要我签字,我不干,我走后,听说当众将严开膛,用开刀的斧头大开膛,从胸骨一直劈到耻骨,把肠子翻出来,找出一百多粒安眠药,又拿去化验。军代表在现场。

“严凤英死后不到一个小时,剧团的领导就赶来了,任务只有一条:严凤英之死有不少疑问,有人检举她是国民党特务,是奉了上级命令自杀而死的,所以要剖开她的肚皮挖出她的内脏,检查她肚子里的特务工具!医生用手术用的小斧头从咽下砍起,向下一根肋骨一根肋骨地砍,然后把内脏拉出来,剖开,找他们听到检举的所谓发报机、照相机……等‘特务工具’——当然一无所获!只查到一百多粒安眠药片!当劈到耻骨时,膀胱的尿喷了出来,那个军代表悻悻地说:‘严凤英,我没看过你的戏,也没看过你的电影,今天我看到你的原形了!’”

军代表叫刘万泉,在他成功地干掉了严凤英后,被评为“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积极份子”。

这个事荒唐不荒唐,谁的肚子里能装发报机?可是军代表一帮人等,竟然就现场监督着从她的遗体上寻找起发报机来。人被逼死了,我们不说起码的同情心了,还要逼被打成“牛鬼蛇神”的人表态,连泪都不能流。可是做出这些事的军代表却被评为“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积极份子”。

“剖腹找法轮”的骗局

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造谣宣传中,中央电视台曾炮制了一个“马建民剖腹找法轮”的谎言。很多人可能还都有印象。

而真实的情况是:马建民本人有精神病史。他是一个气功爱好者,但是练气功并不专一。当时社会上流行什么气功他就练什么气功,前前后后练了十几种。后来法轮功传到了华北油田,马建民接触过法轮功。说到这里我们插一句,法轮功是不许精神病人及有精神病史的人修炼法轮功的,这都有明确的规定。有一天,马建民一个人在家,他的家人回来时,看到地板上有很多血,马建民死在了厕所里,肚子剖开,肠子外流。家人赶紧报案,之后尸体被送到华北油田总医院急诊科缝合。当时公安局的人明明知道:马建民死的时候是一个人在家,究竟为什么会剖腹,谁也不清楚。可是为了迎合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指令,讨好公安部,为自己捞取政治资本,硬把马建民的死说成是“剖腹找法轮”。当时央视去马建民家编排节目时,马建民的儿子一再声明其父的死与法轮功无关,并且拒绝在电视上表演。但央视不顾事实,仍然一手编导了“剖腹找法轮”的骗局。

其实,只要心智正常的人都能明白,剖腹找法轮的事不可能存在。为什么呢?咱打个比方,如果有人说你肚子里有黄金,可以用它炒股票、买房产,要你自己剖腹去拿,你相信吗?那肚子里除了内脏就是肠子,搁个其它东西能行吗?大家知道,很多气功都是讲究意守丹田,讲究在小腹部位炼丹的,怎么没见人去剖腹找丹?中医讲经络,怎么没有人把自己身体剖开找经络?佛教中还讲,心中有佛,怎么也没见人把自己的心脏掏出来去验证?

严凤英死于一九六八年,剖腹找发报机的事是在多少年之后才披露出来的,对她和她的家人来讲,无疑是不愿回首的往事。可是事隔三十年之后,中共却用一个剖腹找法轮的谎言去给一个修炼的群体栽赃,栽赃的血腥与险恶,是在光天化日之下,无视国人的道德、情感与智商,只为实现其罪恶的目的。严凤英被剖腹,暴露了中共的残忍与野蛮;法轮功被中共用剖腹栽赃,暴露的则是中共的狡诈与阴险。今天人们说起严凤英被剖腹找发报机,谁都会感到气愤与荒唐;可是当人们看到法轮功被中共用剖腹找法轮的谎言进行栽赃时,您是否意识到是被中共再次欺骗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