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师正法中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七日】

慈悲伟大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以前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写自己的修炼心得,一是觉的自己修的不好,跌跌撞撞的,而且也很平淡,同时一想到写心得,那些还没有修掉的显示心、证实自我的心就会冒出来,而且自己不善于写东西,写起来会很慢。最近终于悟到,其实写心得体会也是自己实修的一个不可缺少的环节,就象学生总得参加考试一样,在这过程中出现的执着心正是提高的好机会,也许这些心在别的情况下还暴露不出来,现在出来了,正好趁机修掉或减弱。而且,心得交流会是师父给我们的大家在一起比学比修、整体提高的形式,作为大法的一个粒子,自己也有责任去参与和圆容。因为层次有限,不足很多,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将无限感激!

一、转变观念,学会向内找

得法后自己知道了师父说的就是宇宙的法,按照师父讲的去做那才是真正的师父的弟子,可是得法难,悟更难,在向内找这个问题上自己经过了很长时间才真正的悟明白,才突破了常人的观念,遇到矛盾后才能做到无条件向内找。

之前,一直对师父讲的有关为何在遇到矛盾时要无条件向内找的法理悟不明白。师父在《北美首届法会讲法》中讲道:“不是因为别人对你怎么样,是因为你这儿不对劲儿。你比如说,整个一个天体都是很顺应的,你这块儿不对劲儿,就在你这块儿有个拧劲儿的问题,是你和别人不对劲儿了。你找你自己的原因的时候,把问题扭转过来,它就对劲儿了,它就平服了,大家又对你祥和了。”

自己想不明白的是,当和同修发生矛盾时,因为双方都是修炼人,如果对方的执着不去掉,不也是和宇宙特性拧劲吗?如果对方不去掉执着,只是我自己一方去掉,那怎么可能都顺应呢?因为一直误在这里,所以遇到矛盾时,有时能做到找自己,有时就做不到,导致有些关很长时间也过不好,知道要找自己,可是找着找着就去找对方的问题了,有时还会陷入到矛盾本身的对错当中,尤其是感觉自己没有错时,更容易愤愤不平。甚至有时还想,我们是修善的,要为对方着想,我得给其指出来问题,帮其提高,而且也不能让其影响整体。可是在自己没有提高上来的情况下,可想而知,这种想法如同天方夜谭。

在参加二零零六年洛杉矶法会时,师尊说到:“师父不是盼你在修好吗?”(《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一下子破除了我的这个观念,使我马上明白过来了,明白了很多,但用自己的语言也说不太清楚,遇到矛盾就是应该要无条件向内找,这才是符合宇宙特性的。对比以前,感觉自己从此才真正的在修炼了,从此以后自己才真正的理性起来了,不容易被常人心带动了。

很快自己的坏脾气有了根本的改变,和修炼的家人的长期的矛盾过去了。尤其是自己的坏脾气,和家人生起气来,可以几天不理他们,虽然修炼后改了很多,但并没有去根,一不注意还会出现,那时候自己的本性不能主宰自己,再加上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对自己伤害非常大。师尊让我真正悟明白了向内找的法理后,很快的那个顽固的坏脾气终于改掉了。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以前那个坏脾气是谁也无能为力的,为此,了解我的父母每次和我先生通电话,总是跟他道歉,让他多宽容我,他们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女儿那根深蒂固的坏脾气真的改掉了,他们不得不叹服大法的伟大与超常。

学会向内找以后,发现关过起来比以前容易了,执着心一旦发现是什么后去起来很快,如同清理自家庭院中的垃圾,感觉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也很快乐。凡是遇到让自己不高兴的事、让自己觉的委屈的事,就是自己的人心被触动了,这时就查找是什么人心在动,发现那真的是物质,是实实在在真正伤害自己的物质,精神和物质真的是一性的。因为能保持冷静,自己的身体、头脑都不动,就能感觉到心脏有的部位在动,不同的执着动的部位也不太一样,这时我就用手轻轻按压那个部位,同时告诉自己是个修炼人,这些都不是自己,先天的自己没有这些东西。很快的那个感觉就过去了,估计是师父在另外空间将那败坏的物质拿掉了,心就自然的平和了,再看那个矛盾的本身已经是另外一回事了,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了。这样修了一段时间后,连心动的感觉也没有了,找到执着心是什么后,就将其和自己分开,然后清除掉。

记得有一次我被一个同修当着很多其他同修的面,指着我脑袋大声斥责,指责我做错了事,那个关对我来说很是猛烈,平生还是第一次遇到,而且觉的自己是被误解了,那个错不是自己造成的,但她根本不给我解释的机会,刚要说话,对方就说“你还想辩解啊”。因为学会了遇到任何矛盾都要找自己,我就在心里不断的对自己说“向内找,不动心,谢谢你”等,过了一会儿就感觉那位同修的气消了很多,不说了,然后回到了她的座位。

虽然这个关过的不是太好,心里不是很平稳,但第二天打坐时还是受到了鼓励,比以往要静的多,非常美妙。但这个关到此并没有完全过去,因为我后来发现自己再看到这个同修,不由自主的生出一股怕心和怨恨等心理,在自己空间场中产生了一个很大的间隔,就想躲开她。我知道这是那些没有修去的很多人心在起作用,就不断的去清除,后来终于做到见到这位同修时能坦然面对,能主动的上前和她打招呼,心中负面想法荡然无存,留下的是对同修的珍惜与亲切,当然还有永远的感激。

二、不走极端,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状态修炼

刚得法后因为种种执着,加上旧的修炼方式的潜在影响,就觉的修炼是最重要的,其它的都不重要,尤其是全家人都修,所以就觉的很多事情能不做就不做,要将全部时间都用在学法、炼功及讲真相上,没有平衡好日常生活与修炼的关系,导致有段时间自己和修炼的家人矛盾很大,主要表现在自己虽然不上班,但也不认真做家务,认为那太花时间,做饭能凑合就凑合。家人提出意见时,自己还振振有词,你们都是修炼人,怎么这么执着呢?日积月累,时间长了,矛盾越来越大。

后来随着能向内找,加上对《九评共产党》与《解体党文化》的学习,意识到了是自己的不对,走了极端,没有做好自己常人中该做的,没有尽到一个妻子和母亲的责任,也没有为家人同修着想,其实不是他们执着,而是因为自己没有按照师父要求的做,没有真正达到大法修炼人的基本要求而导致的那些矛盾。于是改变了自己的观念和态度,时时为家人着想,考虑他们的需要和感受,认真的做家务,尽量做出可口的饭菜,学着传统文化中贤妻良母的做法,尊重丈夫,认真教养孩子。后来发现其实也并没有多花多少时间,可是一家人的关系却发生了根本的变化,有时自己家务是做的多一些,可发现过后先生常会主动多做一些。

可是因为在人中修,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状态修炼,如何把握好确实很难,比如做饭,既要考虑到让家人吃的可口,但又不能陷入其中,执着起要如何做好吃的来,那就又不符合要求了。是执着还是在圆容,一念之差,可能就做错了,有时觉的真难,比起那些出家修炼的来,大法修炼的要求其实高很多很多,不重形式,只看人心,真实的体会到师父在《各地讲法七》〈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会讲法〉中讲的:“所有的一切都得做好却不能过,一过又是执著。而且对大法的态度要摆正,把自己真正的视为修炼人,如何精進,如何对待法,怎么样修,包括你看书时间的长短比重,都不能忽视,而且更重要,因为这就是你们的路,你们要走的路。你们就是要从常人社会中出来,你们就是要与正法同在、对众生负责”。

不过我们又是那么幸运,虽然难,但师父教给了我们向内找的法宝,并时时看护着我们,走错了就会通过各种方式点化,只要能向内找,就不会走偏。

三、放下自我,做好自己该做的

九九年邪恶的迫害开始后,大法弟子的修炼進入到新的阶段,海外的大法弟子们为助师正法,建立了不同形式的项目,这时人中的能力就显的很重要。可是自己既无口才又无文才,除了一颗想要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心以外,没有任何特长,看到很多项目缺人手,可是自己却不知道做什么,一段时间既自卑又着急。

因为自己没有工作,有时间,也会点英文,能用点计算机,后来就参与了媒体项目。可是做了一段时间后,发现自己达不到协调人对自己的期望,协调人看到了就经常打电话鼓励,可是他每打一次电话,我就有更大压力,因为不知道怎么突破自己,法也没有少学,可是无论怎么努力也达不到要求。

一天我实在难过的不行,怨恨自己怎么就这么差劲,眼泪不自觉的就流下来了,哭了一会儿,突然感觉到一个声音说:“你知道有多少生命在羡慕你吗?!”我一下子惊醒了,估计是师父看我这关实在过不去,点化了我一下。是啊,我没有任何理由自卑啊,自卑不就是放不下自我吗,其中有多少人心,面子心、争斗心、证实自我的心,太多了。之后情况就变了,协调人将我换到另一个组去做,结果我发现很适合自己,如鱼得水般,虽然很忙很累,但却非常充实。

从此以后,我不再因为自己人中的能力有限而自卑,也不去挑选哪个项目更好,不去执着自我,不仅不执着人中的,更不能执着天上的,包括自己的成就与威德,而是顺其自然,应该自己做的就认真做好,当然也不会因为自己做了什么而觉的自己怎么样,因为一切实质的都是师父做的,如果没有师父的加持与保护,我们又能做成什么呢?

有一次参加大学里的一个活动,两位男同修去了,我没有参加,结果活动结束时,他们忘记了印有师父炼功动作的横幅,回家后整理资料时发现那个横幅不见了,家人同修才想起来他们忘记收了。我说那我们得去找回来,但他说活动早就结束了,留在展位上的东西人家都会当作垃圾扔掉,而且会有很多的垃圾。我坚持要去找,这横幅是无价的。无论如何我也不会放弃。

于是我一人开着车直奔活动地点。能不能找到,心里也没有底,一路上不停的求着师父。到了后,发现那些杂物就堆在离自己最近的停车场的边上,很多的大垃圾袋,黑的白的,堆的象个小山。就见一个白色的袋子被风从大垃圾堆上吹了下来,我就将车开到那个垃圾袋附近,下车将其打开,没有看到横幅,就把它放回到垃圾堆旁,随手拿起来另一个,打开一看,哇!横幅就在里面!干干净净的!当时好感动,知道又是师父帮了自己,否则的话怎么能这么容易就找到了,如果找不到的话,那我们将会多么自责与遗憾!谢谢师父!

这个经历更让我体会到“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师父已经给弟子安排了最好的,就看我们能不能无条件的听师父的话去做,能不能坚持正念不动摇,真能做到,困难将会迎刃而解,一定会“柳暗花明”。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二零一一年美中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