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大法 “病业”假相消失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七日】得知新老同修遇到“病业”形式的魔难,真的是为他们着急,想把自己的一点浅悟写出,供同修参考。

我和丈夫均是医生,我们是九八年开始修炼大法的。我当时是因全身关节疼痛久治不愈走進大法的,丈夫是陪伴我炼功而得法的。修炼十三年来,身体及家庭都受益多多,幸福康乐。但是由于早些年,特别是修炼之初,不懂得向内修,不会悟,学法不入心,所以跟头摔的不少,弯路也走的够大的。

得法不久,原来身体上的全身畏寒,不能沾凉气,失眠,精神状况等都明显好了,关节疼痛也明显好转。正如师尊在《转法轮》中讲的:“骑自行车好象有人推你一样,上楼上多高也不累,”“皮肤变的细嫩,白里透红,”(《转法轮》)。同事都说我与过去判若两人。可是就在退休前几个月,突然好几次出现“胃胀痛”,都是请两天假休息后自行缓解。

就在当年中国新年前,这样的疼痛再次出现,胀痛、恶心、欲吐又吐不出,每日傍晚前后发作,至午夜最为剧烈。难受的不由自主手伸進咽喉去抠,偶尔呕出一点淘米水样粘液,干呕,上下不出气。实在难受痛苦,便同意丈夫去病房拿了两支止痛药注射了。然而这种胀痛却未能缓解。这时,我突然想到师父的教诲:“首先得去你身体不好的东西,包括疾病。但是,这里可不治病,我们是清理身体,名词也不叫治病,我们就叫清理身体,为真正修炼的人清理身体。”(《转法轮》)

我是炼功人,我再也不打针了。于是我就喊:“师父请加持我,师父帮帮我,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难忍能忍,难行能行”。重复不断的喊。丈夫(同修)站在床边焦急的劝我:“去做个胃镜吧,去做个B超吧,去住院吧。”我掀开被子看着他:“别捣乱。”说完又蒙上头,继续喊师父。当时也没多想,只知道同修一个个炼功后,身体都好了,没病了,我想:我按师父《转法轮》讲的去做,我也能好,没事的。

就这样,每到凌晨四时左右,症状渐渐缓解入睡。八时起床后,一如既往学法,炼功,丈夫下班回来,与他说笑,精神、情绪都好。就这样,不吃不喝半月有余,仅仅是消瘦了许多。然而,自此以后,再没什么这不能吃,那不能喝之说,什么荷包蛋、糯米饭、红烧肉,什么高糖、高脂、热的、冷的等,均不必去禁忌,只要不执著就是了。每当回忆起这段经历,我知道,是伟大的师尊帮助我闯过了一大劫难,一大关,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修炼十三年了,我修的差,关键是学法没好好入心,没好好向内找,致使自己悟性跟不上,还常用人心去想修炼的事。

再说一件令我惭愧的荒唐事。那是在炼功的头两年,当时膝关节疼痛,行动不太利索,脚也肿,但是我们经常要出去取资料,讲真相。我错误的认为:既然师父说“修炼就是从人生命的本源上给你清理。象树的年轮一样每一层都有病业,那么就得从最中心给你清理身体”(《精進要旨》〈病业〉),我想那就先少推出一点,一下子清理多了,我可能承受不了。于是每次外出取资料前,就背着丈夫悄悄塞進嘴里一小片药(怕他发现了要阻止)。哪知“聪明”反被“聪明”误,弄巧成拙,反而是很长时间行走困难,耽误我做证实法的事,且在常人中也造成一定的不良影响。期间师父借同修和常人之口点化我,我就是没醒悟。直到有一天,我怕误了儿子新婚旅行,又在丈夫背后悄悄塞進嘴里一片药,药片刚一進口我就一下子摔倒在地板上。丈夫转身拉起我问:“你怎么回事?”我一下子笑起来,因为就在这一刻,这一跤使我猛然醒悟:我太愚蠢了!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也就是从这一天起,不管再遇到什么关、什么难,我再也不敢“乱弹琴”了。修炼是严肃的,一思一念,一举一动都必须在法上,都必须不走样的按师父说的去做。

初次投稿,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