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好法 向内找 正念清除邪恶干扰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七日】我于九七年十二月份得法,得法前身体患有严重的胃溃疡,肾盂肾炎。得法时看师父济南讲法录像,当看完第二遍第二讲后正象师父在法中讲到的:“在常人社会中为了名、利,人与人之间的争夺,你睡不好、吃不好,你把身体已经搞的相当不象样了,在另外的空间看你的身体,那骨头都是一块块黑的。就这样的身体,一下子给你净化出来,一点反应没有也不行,所以你会有反应。有的人还会连拉带吐。”(《转法轮》〈第二讲〉)看完讲法刚要休息,突然连拉带吐,拉的全是黑水,吐出的都是黄沫,并且都带有很浓的中草药味。但第二天早上饭照常吃,活照样干,精神很好,没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觉,身体一身轻,我悟到是师父在为我净化身体,因为我要修炼。

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邪恶集团迫害大法,当天邪党镇委副书记和镇组织委员到我家对我说他们代表镇党委给我下最后通牒(因以前他们曾多次找过我,要我放弃修炼法轮功)问我到底是要党员,还是要法轮功。我说:“法轮功教人向善,做好人没错,我炼定了。”他们说:“你等着吧”。当时在我家门前和村口都布满了警察,路边停着好几辆警车,我知道江氏邪恶集团对法轮功非法大抓捕在全国已经开始了。这时我和妻子(同修)毅然去了济南省府门前请愿。腊月二十八日我又去北京上访,除夕在天安门被非法抓捕送回关押。

自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邪恶集团迫害大法以来,我十多次遭邪恶非法绑架关押,其中被镇政府关押在计生办(黑监狱)残酷折磨五个多月,一次拘留,两次送看守所非法关押,五次被非法抄家,四次被强行绑架至洗脑班。二零零五年二月被非法劳教三年。

自九九年以来身心受到了邪恶的残酷迫害,挂牌游街,清扫街道,扇耳光,头带铁烟筒盖,在太阳底下曝晒,双手举木头蹲马步,头顶大水泥块(约六十斤)两膝盖跪在两块尖石头上,两手举大煤块在头上,脚后跟踩在小石头尖上,恶人用膝盖顶我的下身,用皮鞋踢我的软肋,用小煤铲猛力拍打前额,直至将木柄拍断,整个脸肿大变形,恶人用皮鞋后跟狠跺我的太阳穴,逼迫我跪爬四十九层楼梯,剥光衣服从九层高的铁梯上用绳拦脚四次横着拽下来,胸部被摔成青黑色,两天不能起床,只穿秋衣用电线抽,抽的身上出血,赤脚在楼顶上跪圈,跪慢了用棍打,扒光衣服用腰带有铁扣的一头抽胸膛,直至胸口出血晕倒,用卷好的报纸抽脸,用马扎打胸脯,用拖鞋打脸,用木棍打,上背铐,坐铁椅子,电棒电,大针扎腰部,长期不准睡觉,坐小板凳,不准上厕所,等各种酷刑折磨。

今年六月份,我的头上长了一个疖子,开始几天有点疼我也没把它当回事,突然有一天头疼的很厉害,有时疼的好象要裂开似的,妻子(同修)看了一下说,这个东西象玉米粒大小,顶个黑头,看来还很毒,我们一致认识到,肯定是我自身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对我進行身体上的迫害,我一定要彻底否定它,不管怎么痛,我都在坚持听师父讲法录音,晚上疼的我不能睡觉,我就不断的发正念请求师父加持,清除迫害我身体的邪恶生命因素和黑手烂鬼,同时反思自己自九九年“七二零”以来所走过的修炼道路,真是起起伏伏,跟头把式的,在邪恶的各种酷刑面前我没有放弃修炼,但在邪恶的洗脑班和劳教所的强制洗脑中,在被犹大断章取义师父的经文的诱骗下和自己主意识不强追求圆满的执着心的驱使下二、三次邪悟,并且还做了一些助纣为虐的坏事。

回想自己多次给大法抹了黑并造成了极大的损失,给同修造成了极大的伤害,给自己的修炼多次留下了极其严重的污点,虽然二零零七年七月份从劳教所回来后,在同修们的热心帮助下,通过学法马上认识到自己已经脱离了大法,并用实名写了严正声明,但没有向师父认真忏悔,也没有在同修面前将自己在几次邪悟后所做的坏事全面曝光,在学法修心,做好“三件事”上又不精進。欠债要还这是宇宙的理,自己欠了那么多债,造了那么大的业不还,你就想升华上去那是决对不行的。因此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就竭力迫害我身体,以达到不让我升华上来的邪恶目地。

反思自己三次被所谓“转化”的原因,就是没有学好法,只是抱着对师父对大法的感性认识,不能在法上认识法,正如师父在《精進要旨二》〈走向圆满〉中讲的:“大法在中国遭到的邪恶考验中淘汰下去的都是这种执著心没去的人,同时给大法带来一些负面影响。”还有因多次遭邪恶绑架关押迫害,产生了怕吃苦,求安逸,追求圆满等执着心,动摇了自己坚定的信师信法的正念,从而铸成大错,师父给我们安排的修炼的路是很窄的,走错一点都不行的。

找出这些不好的心后,在早上炼完静功后拿下腿时发现我的左脚脚掌上也长有一个豆粒大小的疖子,(原先只感觉脚掌走路有点痛,没看也没在意),已经破了头,淌出了一滩白脓来,我摸了摸头,头上的疖子也下去了,也不那么疼了,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我马上悟到是师父帮我把这个邪恶灵体化成脓水销毁掉了。

今年很长一段时间与妻子(同修),在心性关上长期过不去,经常的为一点小事一句话发生争执,互不相让,更严重到有时学法都学不到一起,当时也知道作为修炼人不应该这样,但一遇到问题就把握不住心性。有几天我的身体出现异常,嘴、眼向右边歪斜,当时我也没把它当回事,结果第二天、第三天更厉害了,眼睛斜的成了一条缝,嘴歪的说话流口水,吃饭漏食漏水,儿子,儿媳都催我去住院治疗,我说没事,过几天就好了。我不断的发正念,否定旧势力的迫害,我想师父决不会让我出现这种状态给大法丢脸的,我一定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同时我想起了师父讲的“相由心生”的法,自己现在出现的嘴歪眼斜这种状态,往内心找不就是心不正的问题吗。

通过学法向内找,找到了自己那些长期没有放下的执着心,即争斗心,争强好胜,不让人说的心,说到底都是那颗万恶之源的私心,正是修炼要去的心。理顺后,第五天开始嘴、眼渐渐的不斜了,一切都恢复正常。师父告诉我们“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作为我们修炼人遇到问题就要向内找,修自己,否则就不是个炼功人。

以上是自己因执着心长期不去而又不向内找,因而被邪恶钻了空子,对我身体上的干扰和迫害。

几次沉痛教训和一点切身体悟,今天谈出来与大家交流,希望得到同修的指正和帮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