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起自己的责任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七日】二零零三年的圣诞节,派出所所长忽然带着十几个国保大队的警察来抄家,把家里的电脑,大法书籍都抄走了,家里被翻了个底朝天,我被绑架了。妻子后来说,警察走后,她收拾了一个星期。

关键时记起自己的责任

从江氏集团一九九九年开始迫害法轮功以后,我们过去的集体学法环境被完全破坏掉了,学法小组没有了,也不可以早上集体炼功了,家里也全体反对我,加上失去了工作,生活也陷入困境。从迫害开始,直到我被抓起来这几年里,我学法炼功变的很不精進,完全象一个常人,那段时间是我人生中最迷茫和苦闷的日子,由于自己悟性不够,面对严酷的迫害环境,不知道该如何办。身边的同修,也有许多和我处于同一种状态。

但是当十几个警察来抄家时,我在警车上,仿佛一下子清醒了,仿佛一下子明白了:我是大法弟子,我是修炼人!于是我就在警车上跟抓我的警察讲:大法是好的,大法弟子都是好人,你们不要做迫害大法徒这种坏事,对自己将来没有好处,你对我怎样没关系,但请你记住一句话“法轮大法好”,这句话对你将来会有很大的好处。

车上的警察觉得难以理解我:你都被抓起来了,你可能会被送進监狱里坐牢,怎么你不担心自己,还在跟我们讲大法的事?

是啊,大法弟子就是大法弟子,尽管几年间我很不精進,但我从来没有忘记自己是大法弟子,在关键的时候,我记起了自己的身份和责任。

否定迫害

在看守所里,我不签字,坚持炼功。有一天,我在监号的墙根的地铺上坐着,看着眼前的墙,忽然脑子恍惚间,觉得此时此刻坐下的动作和方向,以及周围的环境和人,怎么感到是那么的熟悉,就好象自己曾经经历过一样,这个感觉好真切啊。

其实这种类似的似曾相识的经历以前也经历过,但是我并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记得《转法轮》中师父讲到:“在一个人降生的时候,在一个特殊的没有时间概念的空间当中,人的一生已经同时存在了,有的还不止一生呢。”

难道我偶然感受到了自己的命运吗?我现在遭受的魔难都是命中该有的吗?

后来我学习师父的经文《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会讲法》:“这场迫害是强加给我们的,是不能承认的,但是从迫害中也确实看到了修炼中的不足,也看到了大法弟子了不起的一面”“我过去讲大法弟子的修炼如果没有这场迫害,大法弟子的修炼会有另外一种方式出现”“我与大法弟子是全盘否定这场迫害的”。

后来我悟到,那个自己感受到的场景,是旧势力当初给我安排的道路。而现在自己得法了,得按师父安排的道路走,不能听从旧势力的安排,要全面否定它们那些变异的安排。

高喊“法轮大法好”

由于我坚持炼功和绝食,管教感到很棘手,他先是找我理论,问道:“可不可以和你商量一件事?”我说:“什么事,请你说吧。”他说:“你为什么要绝食?”我说:“因为我觉得我没有犯法,抓我是不对的,我用绝食来抗议。”他说:“你既然被抓到这里了,不管你对与错,你都得听我的。”我说:“我谁的也不听。”(心里话:我只听我师父的)他说:“那你既炼功又绝食,这样子不行!这样吧,这两者你选一样,要么炼功但不能绝食,要么你绝食但不能炼功,你不能两样都占!”

我听了他的话,感觉有些不解,怎么会让我做这样的选择?但我随即回答他说:“那不行,我要炼功,因为我是大法弟子,当然要炼功。同时我也要绝食,因为本来就不该抓我。”

如此说了半天以后,管教觉的难以说服我,就让我回监室去了。然后他找了监室里的号长,让他逼迫我吃饭。

然后号长就叫了一个吸毒的小伙子,两个人一起把我叫到放风场,对我说:“管教说让我们劝你吃饭,你要还是不吃,我们只好来硬的了,你可不要怪我们。”吸毒的小伙子手里拿着一把牙刷比划着说:“你中午一定要吃饭,你要不吃,我就用牙刷撬你的嘴,硬让你吃。”

中午饭的时候到了,号长让人给我把饭端来,而那个吸毒的手里就拿着一把牙刷晃来晃去。我从小长到大,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对人耍流氓的,觉得自己实在太委屈了,眼泪刷刷地往下流,自己在心里说:师父啊,这是怎么了?我怎么遇到这样的事啊?尽管我做的不好,可是我也是在努力的,为什么这些人这样对我啊?

就这样,我开始吃饭了。可是那个吸毒的,到吃晚饭的时候,开始喊自己的牙疼,不断的喊疼,吃不下饭。后来他不知怎么想起来的,就问我:“是不是你师父罚我的?”我说:“是你要撬我的牙,所以才报应到你自己的身上,看你以后还干不干坏事。”他说:“那你快帮我想想办法,求求你师父行不行?”

我想了想说:“求我师父是不行的,要不你喊几声法轮大法好,可能就不疼了。”他说:“我到哪喊?怎么喊呢?”我说:“你到放风场喊,喊的越多越好,喊的越高越好。”

当时警察也下班了,可能只有少数值班的在。他就走到放风场,仰脸大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连续喊了十来遍,喊的邻近的监室在押的嫌犯都跑出来隔墙问他喊的是什么。就这样,等他回到屋里的时候,告诉我说他牙已经不疼了。大家都说这事真神了。

手铐自动脱下

某日,国保大队一警察来审问我,在前往审讯室的时候给我戴上了手铐。那警察坐在我对面,拿着笔和纸,希望从我口里得到更多的“证据”,我就用大法的道理和他理论了一番。他看到我说的振振有词,难以说服我,就调侃我说:“你说的话都是你师父的话,你学了法轮功,你就没有自己的思想了吗?”我说:“我们师父讲的句句是真理,我当然要按师父说的做,这难道有错吗?”

他忽然看到我左手上的手铐不知什么时候脱落掉了,急忙问我:“你的手铐怎么掉了?”我说:“我也不知道,它自己脱掉了呗。”他非常好奇地说:“是不是你师父在帮你?你能让右手的也脱掉吗?”我说:“可以吧,那我脱掉手铐以后,你得把我放出去。”他老实回答说:“这事我做不了主。”我就不再和他讲话了,手铐的事让他想破脑袋去吧。

从看守所里的几件事上,我悟到了很多:我们就是来助师正法,来维护宇宙和人间正义来了,所以正如师父在《美西国际法会讲法》中所说:“大法弟子行神事是必须的”。作为大法弟子来说,这个称号可能是亘古以来最特殊的称号。正法时期可能也快结束了,我想我们不能再成天当自己是个“人”了,要真真正正地意识到自己是在“神”路上的修炼者,我们周围很大范围里的众生的希望都寄托在我们身上,我们老当自己是人还怎么救度他们呢?没听说过人度人的,只听说过佛度人、神救人的。当“我就是神”的意识越来越强的时候,相信我们就会越来越神!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