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市女子劳教所近期暴行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九日】我河北保定法轮功学员,二零一零年讲真相时被便衣恶警绑架,后来被非法送到石家庄市女子劳教所迫害。在那里我真实的看到了,也经历了邪党迫害大法的灭绝人性、惨无人道的各种暴行。

以下是本人在石家庄女子劳教所里所见、所承受的真实情况,写出来是为给其曝光,呼唤国内外法轮功学员和有正义感的世人,声援石家庄女子劳教所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正念解体这个黑窝,把恶党的丑闻公布世界,制止迫害。

黑窝内的恶警管教,把每个进劳教所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都给安排了“包夹”,包夹就是一些因偷抢、倒卖人口、卖淫等等而被关进来的劳教人员,总之都是一些道德沦丧的犯人,这些人心狠手辣,什么事都干,邪党的恶警用这些人来转化修“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仅此一条可想而知,恶党要把中国人转化到哪去?

他们为了不让法轮功学员炼功、讲真相和发正念,包夹配合恶警,每天都对我们强行转化、洗脑、打骂、罚站、不准睡觉,他们声称这叫“严管期”。严管期一~三个月,转化的和不转化的都开始强迫劳动,不分老少、不分身体素质好坏,每天都安排超时间超体能的工作量,如果完不成就加班加点,直到把安排的任务完成。

二零一零年十月份的一天晚上,加班达到十二点,一般情况下也得到晚九点左右。如果拒绝干活的,恶警就纵容坏包夹对我们打骂,恶警对我们更是经常打骂和不让我们购买生活用品。

在这种没有自由、没有人权的高压迫害下,有几个正念强的法轮功学员一直拒绝和抵制迫害,她们是:赵美华、陈改芹、程艳双、李丽英、李亚萍。但是她们遭到恶警的疯狂的迫害,以藏志英为首的恶警和恶包夹张宁,硬是给她们增加给车间打扫卫生的任务,在七月中旬的一天晚上恶警公然说道“电棍好久没用了,生锈了,该上上油了,并明白的告诉你们,这次就是冲着那些不干活的说的,等过了八一咱们再见”,第二天他就休假了,而恶包夹张宁从那天起每天晚上都要问恶警:让她们睡觉吗?

终于在八月十二日晚上有一恶警说:“过了十二点再让她们睡。”白天超体能奴役劳动,晚上不但不让睡觉,还要罚站。

第二天为了讨个公道,几位法轮功学员拒绝劳动,谁知毫无人性的恶警不但不讲道理,反而把她们拒绝劳动变成了迫害的理由。因此赵美华等人被强迫白天在厕所里罚站,中午和晚上在宿舍大厅里罚站,这一天除了后半夜让睡一会觉之外,一直被罚站,不让喝水,不让上厕所,这样连续罚站三天。

因法轮功学员不妥协,第四天恶警藏志英、张继伟在厕所里,竟然用电棍残忍的电击她们,一时惨叫声夹杂着电棍的啪啪声和打骂声,充满了整个三层楼区(第三层楼是劳教所二大队干活的地方),所有的人都听到了。第二天恶警为了掩人耳目,趁中午休息时,藏志英又把同修程艳双等人关在禁闭室里用电棍电和拳打脚踢,虽然关在禁闭室里,人们也听到了惨叫声和打骂声。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第三天恶警藏志英、张继伟为了不让人们听到他们对法轮功学员行恶所发出的惨叫声,居然用胶粘带把同修李丽英的嘴给封住,再用电棍电她,这次大约电了有半个小时,恶警藏志英还把同修李丽英的衣服扒掉,在她的身体上写上谩骂师父的话,还踩着李丽英的脚用手拧她的身体。在这到处充满邪恶的魔窟中,法轮功学员们承受着极大的迫害。

有一个叫李素云的法轮功学员,性情比较耿直,六十多岁的老太太,因上厕所遭到了恶警队长的打手李娟的毒打,六十多岁的人遭到毒打后因疼痛难忍,一时吃不下饭(并非绝食),而恶警却把她当作绝食的人对待,强行给灌食,其实是恶警成心在祸害人。毫无人性的恶警还不罢休,分别给李素云加期十五天、赵美华加期二个月、陈改芹加期二个月,程艳双加期一个月。

拳打脚踢
拳打脚踢

在这期间恶人包夹张宁对法轮功学员李亚萍每天非打即骂,她即下流又狠毒,她专用脚踢李亚萍的下身,导致李亚萍下身发炎排不出尿来,好长时间一直用手捂着小腹,非常痛苦。因不让李亚萍购买生活用品,在购物时,李亚萍只好把钱卡给恶人张宁替她买生活用品,张宁正好借机瞒着李亚萍用李亚萍的钱给自己买了很多吃的、用的。在张宁解教时她得意的说:“劳教所太好了,在这里有队长撑腰,不用干活,想骂人就骂人,想打人就打人,买东西不用自己的钱,想吃什么就买什么,我都不想走了。”

在劳教所里,象张宁这样的人还很多,在这里越歹毒,越凶狠的人,越受恶警喜欢。而且迫害法轮功学员越严重的越给多减刑期。而坚持真理、善心的法轮功学员却被加期加刑。石家庄女子劳教所共有四个大队,今年被迫害的同修比去年少了一部份,也还有二百人之多。

因减少开支一大队被解体,在一队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分别分到二、三、四大队。在今年的八月下旬劳教所分别把三个大队后期去的,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被调到无人住的四楼进行迫害,强制转化,不让下楼,每天吃饭由普教把饭给送到楼上去,每天对她们最少强化洗脑二次,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还对她们进行毒打、电击,直到她们承受不住,违心的写了“四书”,才让她们下楼,又回到原来她们待的各大队,继续被强迫劳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