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大连市石河派出所历任所长恶行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大连市金州石河派出所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至今,先后共换了四个所长:蔡杰、郭鑫、吴铭、刘长安,这四人在职期间,一直紧跟中共和江氏集团,残酷迫害辖区内的法轮功学员。

一、石河派出所在蔡杰任期时恶行(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三年)

所长蔡杰、副所长毕克峰、片警徐广悦、谷晓峰、李广军、马向阳等。村治保:林国富

蔡杰于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零三年期间任石河派出所所长,蔡杰其人十分阴险,非常能说,经常谩骂、侮辱法轮功学员,他和副所长毕克峰带着恶警徐广悦、谷晓峰、李广军等,多次绑架法轮功学员。那几年期间,他们共绑架法轮功学员三十多人次,非法劳教六人次。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石河派出所恶警们每天到半夜十一、十二点就到法轮功学员家中去敲门、喊叫,搅扰的邻居都不得安宁。在一九九九年年底,石河区法轮功学员陆续进京为法轮功上访鸣冤时,所长蔡杰和恶警徐广悦、谷晓峰、李广军等亲自到北京把法轮功学员抓回拘留、罚款、关入狗笼子里迫害;每当所谓“敏感日”的来临,他们就将法轮功学员从家里抓到派出所看管,将法轮功学员关到派出所的后院,不管冬天、夏天,也不管是农忙农闲、不管法轮功学员有没有工作,有时直到半夜十一、十二点钟才让学员回家,晚上只能坐在椅子或水泥地上睡觉。

在二零零零年两会期间,石河派出所恶警更是肆无惮忌,他们把法轮功学员都抓到派出所,叫法轮功学员扫地、抹车、擦玻璃、掏下水道马葫芦等。每天把法轮功学员关到晚上十二点才放人,第二天必须八点前到派出所报到,有的学员不去,恶警就开车到家里把学员带到派出所。他们连六十多岁的老人都不放过,农村的法轮功学员因为这些恶警的骚扰连地里的蔬菜、庄稼都荒废了,恶警们却诬蔑法轮功学员只炼功不干活,把地都荒了。

对法轮功学员刘希良一家的迫害

刘希良有个店铺,经营三轮车配件与维修。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他到北京为法轮功鸣冤,石河派出所恶警徐广悦找不到他,就把他有轻度精神病的二儿子抓到派出所,铐到暖气管子上恐吓,导致其精神病复发。后来,蔡杰、徐广悦经常骚扰刘希良,叫嚣就是不让刘希良正常生活,反复把刘希良抓到拘留所非法雇用十五天,共五次,后把刘希良劫持到马三家反复劳教,致使刘希良的生意赔了好几万,最后全家被迫搬离到他乡。

对法轮功学员林晓峰的迫害

一九九九年底,林晓峰到北京为法轮功鸣冤被绑架,恶警徐广悦在所长蔡杰的授意下,把他从北京接回,关在狗笼子里,从中午十二点一直关到晚上六点多钟,故意冻他,后将他非法拘留半个月,罚款一万元。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林晓峰在发资料过程中被绑架,恶警徐广悦和副所长毕克峰、两个协警,对他刑讯逼供,毒打了五个小时,脸部都打变形了。第二天被劫持到三里拘留所,非法关押三十八天。

二零零一年三月六日,林晓峰正在单位上班,恶警徐广悦到单位来骚扰,把他骗到派出所,第二天关入拘留所,然后将他劫持到大连教养院非法教养两年。

对法轮功学员刘永国一家的迫害

刘永国以养鸡为生。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恶警谷晓峰、李广军经常骚扰他,一九九九年底,刘永国到北京为法轮功鸣冤,被石河派出所恶警接回后,在蔡杰的授意下,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正月十七日,他被恶警李广军骗至派出所,劫持到马三家非法教养劳教一年。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八日,刘永国再次到北京为法轮功鸣冤,被恶警谷晓峰抓回后,拳打脚踢,从楼下打到楼上,头破血流,被送医院,刘永国从医院走脱,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二年十月三日,刘永国刚回家,恶警李广军等几个人就翻墙闯入,将他劫持到大连教养院非法劳教三年。

刘永国的大儿子刘学彬也是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二月份到北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所长蔡杰及恶警谷晓峰绑架,拘留半个月左右。

二零零零年七月份,刘学彬再次到北京为法轮功鸣冤,在天津被截,非法关押了一个多月,又被蔡杰和谷晓峰带回,在三里拘留所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被劫持到大连戒毒所关押一个月。

二零零一年底,刘学彬又到北京为法轮功鸣冤,被北京邪恶警察抓进团河劳教所非法关押了一年多才放人。

刘永国的二儿子刘学明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于是在一九九九年底,毅然到北京为法轮功鸣冤。被石河派出所所长蔡杰非法抓捕送到三里看守所非法拘留半个月左右,二零零零年六月份左右,因为刘学明始终坚持信仰,又被蔡杰送到三里看守所非法拘留半个月左右。

对法轮功学员刘成斌、梅淑莲夫妇一家的迫害

刘成斌、梅淑莲夫妇在一九九九年邪恶迫害大法后,到北京为法轮功鸣冤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在北京被蔡杰、徐广悦抓回送到三里拘留所拘留半个月,回家后才知道,在这几天派出所恶警徐广悦得知他们上北京,到他们家里非法抄家,把他们的大法书籍拿走,还把他们的身份证、照片都私自拿走。恶警徐广悦在他们进京期间由于找不到他们,恶警竟然到学校恐吓、威胁他们的孩子,逼孩子到他们的亲属家到处找,当时他们的孩子才十几岁,竟然受到这种株连。拘留半个月后,恶警毕克峰、徐广悦经常到他们家里骚扰。经常被叫到派出所干活,刷车、刷厕所、抹车等。

对法轮功学员刘亚洲的迫害

刘亚洲于二零零零年元月到北京为法轮功鸣冤,被蔡杰和谷晓峰从北京绑架回到石河派出所,锁在老虎凳上一天一夜,不给水、食物,故意冻他,完后送到三里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回来后由叫他每天到派出所报到,他不配合,恶警徐广悦就把他带到派出所,关在狗笼子里冻他,以后就每天叫他到派出所干活。

二零零一年上半年,所长蔡杰、片警徐广悦伙同镇政府“六一零”于晓波,把法轮功学员刘亚洲绑架到三里拘留所拘留一个多月,最后拘留所不要,打电话给派出所来接回去,恶警徐广悦无奈才把他接回去。

二零零一年十月份刘亚洲在国道两边喷真相标语,被“六一零”于晓波为首的恶人、恶警们把摩托车给抢去了,把他骗到派出所里逼供,看刘亚洲不说,恶警孙忠斌就用大法书打他的脸,使他面部变形,嘴唇被恶警打出血,恶警徐广悦用拳头连击他的心口窝数下,用电棍电他。

对法轮功学员马洪君的迫害

马洪君于二零零零年元月到北京为法轮功鸣冤,半路被派出所恶警截住,抓回派出所,把她送到三里拘留所拘留十五天,罚款五千元,以后,每天叫到派出所报到、干活。

二零零一年上半年在所长蔡杰、镇“六一零”于晓波的授意下,恶警徐广悦把马洪君绑架到三里拘留所拘留一个多月。

对法轮功学员宫丽华的迫害

宫丽华在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八日,进京为法轮功鸣冤,在北京被石河派出所恶警接回,送到三里拘留所,在拘留所里,石河派出所恶警谷晓峰凶狠地骂她,她被非法关押十五天后释放。回来后,每天还必须到石河派出所报道,每天两次,去晚了恶警谷晓峰就到家来找,使她家里人整日担惊受怕的,不让过安稳日子,腊月二十九,五十里村书记宫世杰到她家来要走罚款五千元。

二零零零年一月十九日晚上九点多,恶警又开始到法轮功学员家里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恶警谷晓峰非法搜身,把宫丽华的五百元现金全部没收。晚上把法轮功学员的手铐在老虎凳上,身锁在老虎凳里,派两个恶警看守,第二天上午把法轮功学员宫丽华送到三里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罚款一千元。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二零零零年四月十七日因有恶人诬告,说她们聚集学法炼功,恶警又把她和几个同修非法抓起来送到三里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释放后石河派出所把她们三个同修拉到派出所,直到晚上十二点才让回家,以后派出所不断到她们每个同修家干扰,半夜搜家抓人。

六天后,宫丽华再次到北京为法轮功鸣冤,到沈阳换车时,被沈阳公安局抓到,石河派出所所长用车把法轮功学员接回,把她关在狗笼里,第二天把她送到金州三里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二日,宫丽华与另一同修再次为法轮功鸣冤北京。到北京后,北京公安局和石河派出所恶警谷晓峰把她俩又抓起来,回到石河派出所后,把她俩的手铐在暖气管上。所长蔡杰破口大骂,骂得很难听,第二天把他们送到金州三里拘留所,非法拘留。之后将她与其他法轮功学员共十人,劫持到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劳教一年。

他们被关入马三家后,石河派出所恶警谷晓峰还时常对法轮功学员家人敲诈勒索,逼着要钱,其实他们罚款村上已经给了所长蔡杰。

对法轮功学员罗玉枝的迫害

罗玉枝在二零零零年一月十九日到北京为法轮功鸣冤,傍晚五点到普兰店火车站买到北京的车票时,卖票员跟她要身份证,她说没有,卖票员就打电话给公安局,公安局来就把她抓起来,那时车站全有公安局把守,只要是买北京车票都抓。普兰店公安局打电话给石河派出所,晚上九点多到金州石河政府派出所,所长蔡杰看到她后破口大骂,叫恶警谷晓峰搜她身,把五百元现金全部没收。晚上把她手铐在老虎凳上,身锁在老虎凳里,派两个恶警看守,第二天上午把罗玉枝送到金州三里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罚款一千元。从此以后,派出所恶警谷晓峰多次到她家搜书,搜资料,时常半夜抓人、搜家,搅得全村不得安宁。

二零零零年四月十七日,又把罗玉枝和几个同修抓起来,有人诬告说她们法轮功聚集炼功。因为有一个大连同修娘家在她们屯,她们去看她,恶警把大连那个同修也抓起来了,全部都送到金州三里看守所非法关押。

罗玉枝的母亲也修炼大法,当时因岁数大没被送看守所,被石河派出所罚款二百元现金。从看守所放回以后,恶警逼迫她每天都得到派出所报到,早八点去,晚上十二点才让回家,软禁在石河派出所后院,还有石河的同修十多个人,每天叫法轮功学员给他们擦车、收拾卫生、打扫便所、洗窗帘、床单、抹玻璃。

六天后罗玉枝和同修又一次到北京为法轮功鸣冤,到沈阳换车时,被沈阳公安局抓到,石河派出所所长用车把她们接回,把她们关在狗笼里,第二天把她们送到三里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十五天。

每到敏感日石河派出所就把石河地区学法坚定的学员都给抓到派出所,有时软禁,有时关在笼里。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二日,石河派出所恶警谷晓峰把罗玉枝和另一位学员又抓到派出所软禁,她们俩不再忍受迫害,决定再次到北京证实法。到北京后北京公安局和石河派出所恶警谷晓峰把她们俩抓起来,把她们俩的手铐在一起,铐在暖气管上,不让上便所,不给饭吃,恶警谷晓峰把一盆面条倒掉了,也不给她们俩吃。回到石河派出所后,又把她们俩的手铐在暖气管上。所长蔡杰破口大骂,骂得很难听,第二天把她们送到金州三里看守所,非法拘留;之后把她们同修十个人送到马三家迫害一年。

对其他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迟海云一九九九年年底到北京为法轮功鸣冤,在北京被石河派出所恶警接回,非法拘留十五天。

王金芬(已被迫害离世)一九九九年底到北京为法轮功鸣冤,在北京被石河派出所恶警接回,非法拘留十五天。

钟雪琴一九九九年年底到北京为法轮功鸣冤,在北京被石河派出所恶警接回,非法拘留十五天。

马占家一九九九年年底到北京为法轮功鸣冤,在普兰店火车站被普兰店车站恶警扣下,通知石河派出所,恶警李广军等去把他接回,在石河派出所扣留半天。

潘化成在一九九九年底为了到北京为法轮功鸣冤,在北京被石河派出所接回,非法拘留十五天,过了一个阶段又一次非法抓捕了他,在三里拘留所里非法拘留了半年。

二零零一年五月石河派出所恶警徐广悦到法轮功学员姜春党家中把她带到派出所,不让吃饭,逼迫交书。二零零三年八月份,姜春党向世人讲真相,石河派出所副所长毕克峰、恶警徐广悦到姜春党家里抄家,抄走大法书和一台录音机,然后把她带到派出所关在狗笼子里一天后放回。

二零零一年七月因集体学法,法轮功学员王济枝被石河恶警徐广悦叫到石河派出所非法软禁了一上午。

二零零一年七月法轮功学员钟慧艳、王金芬(已故)、高金凤、王如意(现在不学了)都被恶警徐广悦相继叫到派出所非法审讯、骚扰;完后恶警徐广悦把她们关在狗笼子里迫害。

二零零二年四月恶警徐广悦到法轮功学员曲淑香家把她带到派出所,和副所长毕克峰一起审讯曲淑香,问资料来源,同修没有配合,恶警们就把曲淑香非法关了一天后放回家。过了几天,恶警徐广悦又把曲淑香抓来审问资料来源,她没有妥协,恶警就把曲淑香非法关押了一天半放回家。

二零零二年四月份的一天晚上在所长蔡杰的授意下,派出所恶警徐广悦、田姓恶警,还有几个协警等七、八个人开始对法轮功学员疯狂抓捕,被非法抓捕的有刘希永、郑彦生(已故)、王济枝、潘化成、邢福增五个人,恶警们在郑彦生家里抢走了大法书、电视机、影碟机、录音机、预备做买卖的两万多元现金,还有一张一万五千元的存折被他们都抢走了,后来只要回了一万五千元现金,剩下的都被派出所强占去了。在潘化成家里恶警们抢走了一个价值两千多元的三星手机和一个录音机;到派出所后,恶警们要了王济枝一万元钱、邢福增五千元后把他俩放回家了,潘化成在途中走脱,刘希永没有交钱,被蔡杰为首的恶警们送到大连教养院非法教养两年。

注:被石河派出所接回的都是在北京证实完大法后,被抓到天安门派出所后,交给大连驻北京办事处的,又交给当地派出所。并不是没有到北京截住的。

二、石河派出所在郭鑫任期时恶行(二零零四年至二零零八年)

所长郭鑫、副所长孙忠斌、片警徐广悦、李广军等。村治保:林国富

石河派出所所长郭鑫他在任几年内,对石河法轮功学员残酷迫害,对法轮功学员非法抄家、拘留、判刑。他多次操控手下对法轮功学员抄家和殴打学员、对学员酷刑逼供。抄家时把学员家中的现金、银行存款、电视、录音机、VCD等等值钱物品非法洗劫一空,现金、电视机被他们私用。为了自己早日升官发财,为了让派出所所有人都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抓捕一名法轮功学员奖励一千元人民币,用人民的血汗钱来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九日,石河派出所在郭鑫的指使下把石河高家法轮功学员革艾茶、刘淑梅绑架,并由副所长孙忠斌、李广军等到二个法轮功学员家非法抄家,抢走VCD、录音机、光盘、资料,价值二百六十元的电子书等,六百多元的现金,事后被家属要回二百元。把她俩人各非法劳教二年,并把刘淑梅家人恐吓走,不准在石河居住。

二零零五年七月六、七日,石河派出所在郭鑫的指使下,恶警李广军又绑架了五十里村三名法轮功学员宫丽华、罗玉枝、王淑荣,并把她们三人各自非法劳教两年。

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四日由石河派出所所长郭鑫、副所长孙忠斌、恶警徐广悦、村治保林国富、还有金州“六一零”特务等分两批人马,二十多人半夜十一-十二点翻墙砸门、绑架、非法抢走电脑二台、大小录音机三台、复印机二台、大法书等,绑架了法轮功学员刘希永、于淑贤夫妻两人和王济枝、于雪菲夫妻两人,这四人年龄都在六、七十岁之间,王济枝妻子于雪菲当时就被惊吓休克过去,被其两个儿子要回家里,次日,刘希勇和王济枝被送金州三里看守所,于淑贤被送大连甘井子金家街黄山路戒毒所迫害,二十四天后放回。家里亲人到派出所问明情况,派出所片警徐广悦欺骗说:“回家等着吧,拘留十天就回家了”。并向家属要五百元钱,说是罚款,实际是为了继续折磨法轮功学员用的。

王济枝在三里拘留所非法拘留九天后,送到大连洗脑班洗脑,迫害十五天放回。

刘希永在三里拘留所非法拘留二十八天放回。回家后石河派出所又三天两头进行骚扰,迫使刘希永夫妇流离失所一年多。

二零零六年九月份,恶警徐广悦到法轮功学员曲淑香家里抄家后,把曲淑香带到派出所关在狗笼子里,然后把她送到普兰店拘留所拘留十一天。

二零零七年底,邢福增在发资料过程中,被恶人构陷,被恶警徐广悦绑架,当时身上的九十八元被恶警没收,恶警抄家时抄走录音机一台、mp3一个、大法书等。送到大连戒毒所非法关押十二天。

三、石河派出所在吴铭任期时恶行 (二零零八年至二零一零年)

所长吴铭、副所长徐广悦。村治保:林国富

二零零八年奥运前,中共为了所谓的“稳定”加重迫害法轮功学员。七月二十四日石河派出所副所长徐广悦等四五个人趁刘希永家中无人再次翻墙进院撬开房门进屋乱翻;结果没有翻到他们想要的东西,就在门外蹲坑。当时刘希永的邻居对警察说“我和刘希永一起卖东西,你们不要抓他了,我保证他不会去北京的”。徐广悦说:“你走开,不关你的事,你说的不算。”刘希永干完活晚上还没有到家,在半路上就被徐广悦等人非法野蛮绑架到警车上送到金州三里看守所,也不通知家属。家属到处找人,四五天也没有消息,最后才知道在金州三里看守所。被邪恶非法教养三年半,送到本溪教养院教养至今。

二零一零年七月九日上午十一点多,石河街道两位女老年法轮功学员张三曼、彭爱菊在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世人构陷,被石河派出所绑架并抄家。晚上七点多,两人被放回家,几天后,彭爱菊又于七月二十二日被石河派出所恶警绑架到大连戒毒所,非法关押七天后放回。

四、石河派出所在刘长安任期时恶行 (二零一一年至今)

所长刘长安、副所长姜吉国。村治保:林国富

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一日傍晚,石河派出所副所长姜吉国等几个恶警到法轮功学员钟雪琴的理发店里抄家、绑架钟雪琴,抄走笔记本电脑一台,打印机二台,还有一些耗材等,然后送到大连金南路戒毒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后转到大连姚家看守所,后送到沈阳马三家教养院教养一年半。

二零一一年八月份,由石河村治保林国富带领普湾新区“六一零”、政法委、普兰店公安局等六、七人到法轮功学员王济枝家里骚扰、恐吓,并把大门口贴的大法对联、和屋里的大法护身符、大法挂历等全部抢走,还扬言等几天还来。这些恶人还到邢福增家里骚扰,共去了两家。

五、相关恶警近期恶行

大连金州石河派出所至二零一一年从新规划给大连普湾新区(普兰店),更名为大连普湾新区石河派出所或大连普兰店石河派出所。

恶警徐广悦,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开始迫害大法时,就开始迫害法轮功学员,一直到二零一一年石河规划成普湾新区管辖,从普兰店调些警察在石河派出所,徐广悦才调走,听说可能是调到金州城里了,请同修们详查。

石河治保主任林国富,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就配合邪恶迫害法轮功学员至今;这两个人法轮功学员都和他们讲了多少次真相,答应的好好的,一转身就在背地里干些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

蔡杰、谷晓峰于二零零三年调到北乐三十里堡镇派出所,担任所长的蔡杰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七二零”前,蔡杰等邪恶之徒开办洗脑班,将三十里堡镇北房身村、何家村的部份法轮功学员强行绑架到洗脑班进行迫害。二零零七年九月三日上午非法闯入本镇法轮功学员陈金玲家中,强行绑架并抄家,全部家产几乎被洗劫一空。

毕克峰,金州国保大队副队长,参与了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九日金州区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绑架案,并向家属勒索钱财,至今仍有七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迫害。

郭鑫,二零零七年底调到金州区光明派出所任所长,于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上午十一点左右,绑架了金州区法轮功学员孙秀芳,并将其劫持到大连金南路拘留所非法拘留。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三日绑架了王莲英并抄家,二十四日将王莲英劫持到大连姚家看守所非法关押。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六日下午五点左右在家中绑架了李大伟,将其非法关押在金州北三里看守所。郭鑫所属的光明派出所在其带头下,于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五日、二十九日分别绑架了大连与金州共计六十多名法轮功学员。

吴铭,现任金州区中长派出所所长,参与了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九日绑架案,先后绑架了李丽、于长顺、侯春丽母子俩。八月二十三日又绑架了孙政运,将其非法劳教一年,八月二十三日将侯春丽母子劫持到龙王庙疗养院洗脑班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