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师父 正念走出看守所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三日】回忆十几年的修炼路上,每一步都是在慈悲伟大的师尊呵护下走过来的。我是九七年有幸得法,当时从朋友那儿借来一本《转法轮》,我两天一宿看完一遍,心灵受到很大的震撼,我发自内心的感到,我是世界上最幸运最幸福的人!以前我有多种疾病,常年吃药经常住院,曾经对生活失去信心。由于眼睛有毛病,大夫说不能看书,而我拿起《转法轮》越看眼睛越清楚,越看心里越舒服,我想这书太神奇了,几个月以后全身的疾病不翼而飞。亲朋好友看到我的变化,觉得大法太神奇了,先后十多人走上了返本归真的路。

九九年7·20以后我到北京证实法。车刚开出去不远,就被警察拦住要上车查身份证,当时我没带身份证。我坐在车门口另添加的小板凳上,查完第一个人,第二个就得查到我,当时我心里马上想:师父,我的愿望是到北京证实法。神奇的是,警察查了一个人就下车了,我在心里感谢师尊的加持,一路顺利的到达北京,直达信访局。

后来,由于自己有执著,被邪恶钻了空子,我被恶人绑架到看守所,当时被邪恶之徒打的昏迷,腿走路不太方便,到看守所清醒后我问这是哪?犯人说这是看守所,我说我得出去,这不是我呆的地方。她指着门上面有个小窗说,你飞出去吧。我说,我一定能出去,我有师父。

我静心向内找,为什么被邪恶绑架,这说明自己的空间场已经不干净了。很长一段时间,只是做事的心,不修心性,不重视学法发正念,和同修之间产生了很大的隔阂,已经没有那种祥和的场。我找出了自己的争斗心、怕心,说话带有那种邪党文化思维、指责的口气,因此被邪恶钻了空子。

我非常难过,在心里对师尊说:“师尊,弟子没做好,让师尊操心了,请求师尊加持弟子正念出去。我有漏、有执著,但我有师尊、有大法,我能够从法中归正自己,邪恶不配来迫害我!”

我每天发正念、背法,给犯人讲真相,告诉她们我原来多年的心脏病、严重的神经衰弱等都炼好了。

有一个犯人在里面已经得法,能背《洪吟》,她看我发正念,叫我教她发正念,我把正法口诀告诉她,她和我一起发正念。

第三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在两个警察的眼前堂堂正正的走出了看守所。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弟子,更加坚定了我正念出去的念头。我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的走脱是对邪恶有力的打击,是展现大法的无边法力,我一定要离开这里,出去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走脱的这一念在我心里始终坚如磐石。我每天发正念、背法、讲真相,什么都不配合他们。

第五天警察叫我穿着囚服到接待室,我把囚服扔掉说,我不穿,我不是犯人,我是被绑架到这里的。警察说,不穿算了。到了接待室,里面有一警察在那坐着和一些人办事。我心想,师父,我得走,请师父加持弟子。转身我就往外走,院子里站着六七名警察,我心静如水。当时腿被打的走路不太方便,鞋带也被他们抽掉,我五天没吃饭,摇摇晃晃,慢腾腾的往外走。走到门岗看见一名警察出来,我也没动心,那一刻好象周围的一切都静止了。又走了几步,从外面开進一辆公安的车,我依然没动心,脑子里只有师父的正法口诀。不停的背着往外走。

看守所离马路很远,我心想,师父啊,有个车就好了。刚想完不到半分钟,从外面飞速过来一辆空出租车停在我面前。我马上上车,上车后,司机说这里还真有客啊,我是第一次到这儿来。因为这里是个死胡同,平时不可能有空出租车進来。我的眼睛湿润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安排的车,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们只是有这种愿望就可以了。就这样,在师尊的呵护下,我堂堂正正的离开了邪恶的黑窝。

我走后二、三分钟全体警察出动,一路小跑把看守所外方圆多少公里找了个遍。

我深深体会到师尊讲的法:“如果你们人人都能从内心认识到法,那才是威力无边的法的体现──强大的佛法在人间的再现!”(《精進要旨》〈警言〉)

我发自内心的认识到,我能走到今天,首先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师尊从地狱里把我捞起来,使我由一个业力满身的人变成一个大法弟子,魔难中自己磕磕绊绊走到今天,经历的一切都在师尊的呵护与加持下,用尽人类的语言,也难表师恩浩荡。弟子唯有记住师父教给的向内修的法宝,修好自己,不负师望。

同时,感谢所有无私帮助过我的同修,使我在魔难中能够从新振作起来,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跟上正法進程。

我知道我做的离师尊的要求还差很远,我的心得只是大法造就的无数人间神话中的一个,在无边的佛法中,在师尊的佛恩浩荡里实在太渺小,微不足道,但是它是我真真切切的亲身经历,把它写出来,目地是为了赞颂师父,赞颂大法!

向慈悲伟大的师尊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