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1年10月3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三日】

  • 黑龙江建三江法轮功学员张桂清遭迫害经历

  • 黑龙江省伊春市吴文锦遭中共十年迫害的经历

  • 甘肃省农民法轮功学员王延军遭迫害

  • 黑龙江建三江法轮功学员张桂清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建三江法轮功学员张桂清多年来一直遭到中共警察迫害。下面是她由于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做好人而遭邪党迫害的经历。

    张桂清是一九九七年九七年喜得大法的,得法后身心受益,其乐融融。她原来有严重的神经官能症,心脏病,风湿病,血压低,胃寒胃胀,坐股神经痛,干渴,肾炎,贫血等通过修炼大法后二十多天全身的病都好了,给国家、给家庭节约了很多的医药费,还使她改掉了脾气暴躁的坏习惯。

    正当她们全家都沉浸在幸福之中时,江氏流氓集团出于小人妒嫉,在全国发起了对法轮功的迫害。一时间,教人向善的大法被诽谤,高德师父遭诬陷。张桂清心里特别难受,决定到北京去为师父、为大法说句公道话。

    二零零零年一月,张桂清同几个人一道依法去北京上访,到天安门打完横幅后就被警察非法抓捕,送到驻京办。后来被当地公安带回本地非法关押在拘留所,被迫害三十九天,伙食费六百多元,因上北京上访被罚款五千元,逼迫交保证金五千元,至今没还。张桂清在拘留所期间,拘留所的王所长经常找张桂清的丈夫下饭店,吃饭前他说他付钱,吃完后喝得醉醺醺一走了之,从来没有付过一分钱,后来张桂清丈夫没钱了,就把儿子叫来付钱。这就是人民的“警察”,敲诈勒索人民,暴露共产邪党嗜血本性。

    二零零零年农历二月,张桂清从拘留所回家后,当地六一零头子李纪虹(音)家盖房子,需要瓦,天天给张桂清丈夫打电话让给瓦,张桂清丈夫怕家属再遭迫害,被敲诈一百多张瓦,两千多元钱,至今还没付。

    自从去北京依法上访回来后,张桂清就成了邪党监控的主要对象,每当邪党有什么节日,警察和政府人员就到张桂清家骚扰。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张桂清等几个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拘留所迫害二十多天,她们绝食反迫害,恶人一看张桂清要不行了,就把张桂清送回家,派四、五个人监视她,第二天晚上又绑架张桂清,把她劫持到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非法劳教。

    二零零二年三月份,张桂清在流离失所八个多月后又被当地警察绑架,劫持到洗脑班迫害了七个月,后又被送到前进拘留所迫害了三十六天,又送回当地洗脑班迫害了一个多月,在这时张桂清绝食反迫害到第五天吐血、尿血,身体极度虚弱,恶徒勒索一千三百元,才放回家。

    二零零九年三月一日,开两会前,以袁新尧、远东、张得海及一分场吴氏警察为首的一伙,来到张桂清家非法抄家,并把张桂清绑架到七星拘留所迫害了二十一天,期间,他们逼张桂清赤脚站在水泥地上,举着胳膊,对她左右开弓打耳光。

    张桂清原是一个疾病满身的人,曾在苦海中挣扎求生。她修炼法轮功后努力按真、善、忍做一个好人,却遭邪党多次迫害。迫害好人,天理难容。


    黑龙江省伊春市吴文锦遭中共十年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伊春市法轮功学员吴文锦,今年四十五岁。从二零零二年到二零一零年,因为修炼法轮大法,遭中共非法关押、各种酷刑折磨和经济勒索。家人也承受巨大压力和迫害。

    二零零二年一月二十七日,吴文锦和法轮功学员去北京证实法,在天安门广场喊“法轮大法好”,被北京警察绑架到前门派出所,下午二点多送到密云看守所关押,吴文锦不报姓名地址,在密云看守所绝食抗议,当天晚上一个警察把吴文锦带走秘密审讯,期间警察伪善的诱惑,而后警察踢吴文锦,反手打脸,抽烟时烟头几乎都快接近吴文锦脸部了。吴文锦向其讲真相,恶警利用各种手段企图逼问出姓名和地址,吴文锦不配合。第七天把吴文锦放了。

    二零零三年六月六日,一个法轮功学员被西关派出所监视跟踪,摩托车被西关派出抢走,一天半夜西关派出王建锋副所长、王建民所长、一科长郑大朋、公安局副局长刘关生闯入吴文锦的住处,绑架了吴文锦和很多法轮功学员。参与迫害的有杨勇、孙海涛。吴文锦被绑架到西关派出所,刑讯逼供,不许上厕所。恶人要给吴文锦上绳迫害,吴文锦往地上一躺,不配合。恶警就问吴文锦的大哥,她的大哥证实她有心脏病,这样恶警不敢给吴文锦上绳了。吴文锦绝食第九天,被送到公安局医院打点滴,一个月又把吴文锦关押在西关派出所。吴文锦当时极度虚弱,恶警诱骗家属签字并勒索三千元钱才放人,房东也被勒索一千元钱,恶警并威胁家属不留吴文锦居住。吴文锦和大哥吴文峰携带光盘回伊春市,在佳木斯火车站安检时,被站前派出所绑架,劫持到铁路公安处一科,吴哥俩向其讲真相,吴文锦被劫持到铁路公安处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吴文锦绝食十一天心脏停止跳动二次,才被放回家。

    二零零六年三月七日,海滨路派出所绑架五名法轮功学员,当时有一个警察上来打吴文锦的脸,然后他们把吴文锦抬上车,吴文锦被绑架到海滨路派出所。半夜有一个警察翻兜,把吴文锦的钥匙给抢走了。第二天,他们把吴文锦等法轮功学员非法关押到秦皇岛第二看守所,非法审讯。吴文锦不配合,其中一个警察猛踩吴文锦的脚,使劲辗,然后拽吴文锦的头发来回抡,然后,又掐吴文锦的脖子,使劲扭。吴文锦喘气都费劲。在看守所十五天后,把吴文锦等四人放回家。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五日,吴文锦被石门寨派出所绑架到福宁看守所关一天,福宁县六一零亲自开车把吴文锦绑架到福宁县洗脑班,在洗脑班里非法关押七名法轮功学员,限制人身自由,强迫看污蔑录像及文字,吴文锦不配合,不报姓名。十一月八日才放人。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日晚八点多钟,吴文锦在小吃部打工,还没下班,伊春市公安局“六一零”、法制办伙同友好公安分局“六一零”、双子河派出所翟清峰、付国志、刘明辰、孟凡金、陆学军、韩彦、闫三等人冲到小吃部,其中翟清峰和付国志两人特卖力气,翟威胁说不走就掏枪,付更是把鞋脱掉,爬到炕上翻东西。他们非法把吴文锦送到伊春看守所迫害。

    当晚双子河派出所的陆学军、刘明辰、于春江等人良心泯灭,又到吴文锦的妹妹家非法抄家。第二天早上友好派出所片警两人到吴文锦双目失明的哥哥住处非法搜查。丧心病狂的他们还到吴文锦多病的婆婆家砸门、威胁,老人已上了年纪,哪经得起这样的惊吓,当晚就犯了病,去医院量血压达到260,差点弄出人命。

    吴文锦的妹妹和哥哥去友好公安分局要求放人,“六一零”的人说是伊春来人抓的。去伊春市公安局“六一零”,“六一零”头目苏野说是友好公安分局局长赵建华让抓的,互相推诿,推卸责任,不让家人探望。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三日,他们又把吴文锦劫持到哈尔滨迫害,家人都未见上一面。

    在戒毒所里,吴文锦被剪头发,被强迫放弃修炼,还被关到一个黑屋里强制洗脑迫害,包夹,监控限制一切人身自由,强迫看一些谎言诽谤之类的歪理邪说。码小凳,不许睡觉,一直到半夜十二点多,好几天都是如此。

    二零一零年三月份,吴文锦出现病态,心跳130次,七月份才叫家属接人,并向家属勒索一千三百元钱,才放吴文锦回家,期间还想要勒索二千元钱,但是家属没给。


    甘肃省农民法轮功学员王延军遭迫害

    甘肃省裕固族自治县皇城镇法轮功学员王延军,男,四十三岁。因为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已被中共迫害致家破人亡:出生仅四个月的孩子因他被非法劳教有病无钱医治而夭折;妻子已经离家。

    修炼法轮大法前的王延军虽无不良嗜好,但随着潮流滑下来的世人,或多或少还是沾染了一些不好的社会风气。一九九七年底,王延军听人介绍说,法轮大法是叫人做好人,且祛病健身有奇效。出于好奇心,他也走入大法中。当他真正走进大法后,切身感受到了大法的美好。大法的纯正也在他身上体现出来了:他更加孝敬父母,夫妻和睦,一家人其乐融融。

    去北京说法轮大法好

    一九九九年七月,铺天盖地的谎言和构陷犹如黑云压顶,使人喘不过气来。面对这突如其来的迫害,王延军没有退缩,他知难而上,进京上访,为大法与师父讨回公道,告诉世人法轮功是教人做好人的,上面错了。

    二零零零年元月初,王延军和陈立夫、董元福、韩玉清等同修一起踏上了赴京的列车,一路上几经周折辗转来到天安门广场。广场上武警、便衣随处可见,气焰嚣张,就在他们准备要打横幅时,王延军就被非法绑架到前门派出所。在那里他们同全国的法轮功学员一样遭受中共恶警的虐待。后来被肃南驻京办劫回甘肃,身上的钱全部被抢劫。后被肃南县公安局白汉文、索进荣劫到皇城镇,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在看守所,恶警指使在押嫌犯对王延军施暴殴打,四十天后,在敲诈勒索一千多元后才把他放回家。回家后,恶警还不停地上门骚扰。

    非法劳教

    二零零一年中国大年过后,政法委、派出所政保科等处的不法之徒窜到王延军家,用所谓“天安门自焚”事件欺骗王延军,要王延军放弃大法。王延军当场揭穿谎言,指出那些自焚者不是法轮功学员,真修弟子是不会自杀的,是有人在造谣诬陷。

    二零零一年元宵节,王延军被恶警绑架到肃南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一月后被非法劳教。在看守所,“六一零”恶人白文汉对王延军进行拳打脚踢和殴打。

    二零零一年三月中旬,王延军被劫持到甘肃省平安台劳教所,非法关押在一大队。

    屡次遭殴打和各种折磨

    在劳教所黑窝里,法轮功学员根本上没有人身自由,一天二十四小时都被恶人包夹、监视,一言一行都在恶人的视线之中,动辄遭到打骂。有一次为传递经文,恶警和犯人殴打他,打得王延军喘不上来气,浑身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脸肿得看不出真实面目,吃饭时张不开嘴。恶徒不让他睡觉,整天整夜地折磨。当时,在黑窝里被残酷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还有金昌市的王树声。他因喊“法轮大法好”遭毒打,衬衣血渍斑斑,脸上也青一块紫一块,后被关小号一星期,出来后整个人都脱了相。

    恶警还采用另一种迫害手段即令人半蹲着。王延军就是在这种酷刑折磨中脚脖子骨折了,疼痛难忍,晚上无法睡觉。这种疼痛一直持续到他回到家,后通过炼功他才恢复正常。

    奴工般的奴役

    被非法关在劳教所一大队期间,王延军和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被逼像奴工式地干农活,一天十几小时的奴役劳动,如种地,翻地,拉架子车,一年四季几乎没有闲的时候。干活全靠人工,没有任何机械借助。冬天拉粪不管空车、实车一律得拉着跑,累得嗓子直冒烟,脚上长疮流脓也不例外。任务极其繁重,就连脚脖子骨折,第二天还得照常出工,不许请假不让休息。翻地,脚使不上劲,完不成任务收工回去后还遭暴打。

    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日,王延军终于离开了劳教所这个人间地狱回到家中。

    失去亲人的伤痛

    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是没人性的,妻子生下女儿仅二十天,王延军就被劳教了。家中的顶梁柱被抓走,给这个羸弱的产妇留下的是无尽的苦难:因无经济来源,孩子生病发烧没钱医治,长到四个月大就不幸夭折了。妻子无法承受这种种打击,回了娘家。王延军回到家面对家中那凄惨的景象——女儿夭折,妻子走了,“家”已不复在,这是怎样的心情!这痛苦折磨了王延军好几年。

    迫害在延续

    回到家后,当地政法委、派出所的不法之徒依然经常上门骚扰。一次张掖地区政法委人员来到王延军家中,王延军告诉他们说:我的孩子是你们害死的,你们作恶多端,必将遭到报应,因为善恶有报是天理,谁做恶终将受到天谴。此伙人灰溜溜地走了,临走时威胁王延军,意思是事情没完,让他等着。

    王延军的遭遇只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无数罪恶中的冰山一角,更多的恶人恶行有待我们进一步揭露、曝光。讲真相,反迫害,在世人眼中也许觉得这与自己无关,但对于法轮功学员来讲这是舍己救度世人的大善之举,目的是告诉世人,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迫害好人的邪恶中共必将灭亡,以便使人们觉醒,彻底脱离中共,赢得未来。我们呼吁善良的世人清醒地面对这场邪恶的迫害,作出正义的抉择,给自己的生命留下美好的未来。历史终将还法轮功学员一个清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