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众帮助法轮功学员反迫害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三日】这些年来,明白法轮功真相的人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的民众知道法轮功学员是好人,许多人以各种方式反对和制止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有的几乎全村人,包括村干部,一起写联名信,并郑重画押,要求释放法轮功学员。

请看以下实例:

二零零四年八月八日下午,湖北浠水县的六个警察闯入浠水朱店镇九坪村法轮功学员姚望来家,企图绑架姚望来。姚的家人与之据理力争,抵制他们的非法行为,气急败坏的警察竟然使用暴力,惊动了九坪村的村民们。人们从田间、地头、家中,赶来姚家,连村长都过来劝告警察不要抓好人,但警察们非常强硬,非抓人不可,激怒了在场的一百多位村民。众人纷纷站出来和不法警察形成对峙,最后不法警察不得不放弃抓人计划仓惶离去。

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七日晚,青岛市城阳区红岛街道派出所指挥联防人员试图绑架红岛西大洋村法轮功学员赵宇群。得到消息的村民们跑出来将不法人员团团围住,令赵宇群机智走脱,村民们还坚决制止了恶人们抓赵宇群的妻子作人质的行为,迫使他们放弃了绑架阴谋。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在黑龙江省富锦市上街基乡忠胜村,法轮功学员袁玉龙与儿子袁守江、儿媳龚金芬三人被中共警察非法劫持,包括村干部在内的全村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村民们,联名力保三人都是高尚的好人,要求当局立即放人,同样轰动一时。当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后,几乎是整个村庄的全部村民们都敢于仗义执言,不但在联名信上签名画押,还都在上面郑重按上了指纹,表现出的不仅仅是仗义,更是对法轮功学员人品的认同。

湖北咸宁咸安区大桥村民和村政府为刘社红担保

原籍湖北省咸宁市的刘社红,在修炼法轮功之前,是远近闻名的“问题青年”,因受社会不良风气影响而染上吸毒恶习,毒瘾发作时,为凑毒资不择手段,让人避之不及,人见人怕;因吸毒、斗殴多次入狱,曾在沙洋劳改四年;毒瘾不光吸空了家里的钱财,更摧毁了刘社红的身体,他年纪轻轻就两脚浮肿,全身发黑,几近丧命。二零零六年底,刘社红开始修炼法轮功,仅仅四个月,就戒掉了多年的毒瘾,变得身体健康,红光满面。他按照法轮功教导的“真、善、忍”来要求自己,学会善待他人,尊老爱幼,还能帮家里干活,彻底丢弃了原来的那一整套恶习,脱胎换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知其经历者无不称奇。

当乡亲们听说刘社红被抓,纷纷签名证明刘社红是一个由坏人变好人的经过:修炼真善忍、看了一个多月的(法轮功)书,从此不但不吸毒,后来连烟也不抽了。希望公安放人。

【乡亲签名】 (见原件扫描图)

当地基层政府——咸宁市咸安区大桥村村委会也为刘社红写来了证明:

上级有关部门:

我村原村民刘社红(现属武汉市木材公司武昌材场失业工人)曾因多年吸毒、打架,时被刑拘。经多次调查走访,自2007年2月以后到今年清明节,回乡探母次数大大增多,吸毒迹象全无,身体恢复良好,打人骂人恶习全改掉……看似一个非常平和的正常人,更未出现他违法乱纪的事情。

特此证明

咸安区大桥村村委会

2008.5.12

辽宁抚顺市清原县英额门镇村民联名为徐大为申诉

二零零九年二月,发生在辽宁抚顺的一起正义民众为法轮功学员讨公道的联名信事件震动了周永康、罗干等中共头目。当时,家在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英额门镇的法轮功学员徐大为,在监狱里被中共折磨八年后出狱,但他在中共的牢狱里遭到了长期残酷虐待:被长时间戴手铐脚镣、毒打、上大挂(吊挂)、强行灌食、胶皮管子打、针扎、电棍电击、注射摧残中枢神经的药物等等,出狱时家人见到的徐大为已经头发花白、骨瘦如柴,身上有多处电棍电击的伤痕,手脚浮肿,右腿膝盖和脚踝处有伤疤,臀部皮肤坏死,呈黑紫色。家人将其送医院,徐大为十三天后即含冤去世,年仅三十六岁。

当地纯朴的村民们出于义愤,先是自发组织了两卡车人赶去东陵监狱讨公道,在监狱不给任何答复的情况下,五个村的三百七十六人在揭露监狱迫害的申诉信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申诉人共三百七十六位村民签名(签名图片)

申诉人共三百七十六位村民签名(签名图片)

将会有更多的民众反迫害

二零零三年,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610”在九峰乡办洗脑班,每抓一名法轮功学员进洗脑班,政府拨给六千元洗脑费。为凑人数,四月十日晚,洪山区花山镇派出所和镇“610”人员开三部车非法抓捕当地法轮功学员李九兰。李九兰据理力争,不配合。她丈夫(未修炼法轮功)与警察大吵,不让带人;孩子抱着妈妈的腿撕心裂肺哭喊,惊动了村民。气愤的村民纷纷指责坏人,有几个村民冲上前硬是从警车中把法轮功学员李九兰夺了回来,前后有半个小时。

二零零三年三月中旬,吉林省有一位法轮功学员在家中被恶警绑架,直接送往劳教所,因体检时发现血压高被劳教所拒收,后来恶警不知用什么手段第二次将该法轮功学员送到劳教所非法关押。该法轮功学员的儿子(二十岁左右)也是法轮功学员,就到乡邻中去讲迫害真相,征集营救父亲的签名,他走了一千多家,共征集到六百六十八个签名。一位乡亲说:就是因为他是炼法轮功的我才签。

二零零九年六月份,辽宁省大连庄河市光明山法轮功学员郑德才被当地公安绑架,次年三月份,村里八十余户乡亲为营救郑德才签写了联名信,用这种方式向中共当局表达对法轮功学员的支持,要求当局立即将郑德才释放。

随着法轮功真相越来越大白于天下,相信会有更多善良的民众起来协助法轮功学员反迫害,还中国以原来的纯净与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