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师尊的呵护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三十日】十多年来,我在修炼路上,屡屡感受到师尊的慈悲呵护,见证大法的神奇,真的是一言难尽啊!

一九九六年我喜得大法,得法后我知道这就是我梦寐以求的,因为从小我就想進山修道,入庙出家,想要修炼。如此高德大法师尊把他捧到面前来了,今生不修又待何时?

记得小时候,有位九十多岁的老道士曾摸着我的头说我与佛有缘,尽管当时朦朦胧胧,但是他那认真的表情与长长的白胡子令我至今记忆犹新。得法后我明白了,今生得法是师尊早有安排,可见历史长河中,师尊为了弟子不在红尘乱世中迷失返本归真的本性,付出多少心血呀!

在末法末劫的尘世上,我也是在追名逐利的争斗中百病缠身,如心脏不好、神经衰弱、胃痛等等,得法后,炼功五天,各种疾病不翼而飞,无病一身轻。尽管当时还没有书,但我坚信这个法,并很注重炼功,无论是冰天雪地,还是大雨倾盆都未间断。记得一次刚要炼功就下起了暴雨,同修们都转到楼沿下去炼,我就顶着雨炼功,那阵雨出奇的大,转眼间衣服裤子全湿透了,顺着脊背往下淌水,鞋壳都是水。奇怪的是雨水打在身上,象淋浴一样,更神奇的是抱完轮之后衣裤就全干了,同修们都很惊奇。

一九九九年七月,大法蒙冤,无数弟子都在反迫害证实法。我也多次想進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但没如愿。记得一次骑自行车進京,躲过了许多明卡暗哨,但还是在百公里处被拦住了,因警察从我身上搜出了《转法轮》,把我和车子都扣下了,而我在师父慈悲呵护下,趁机借苞米地走脱。

我在司法部门工作,有许多被绑架的同修在那里遭受洗脑迫害。我借工作之便,可以接触到他们。修炼人最大的痛苦是看不到法,所以我找机会把《转法轮》和新经文悄悄的给他们送進去,使同修不迷失方向。

二零零零年五一前夕,我又一次踏上了進京之路,坐在火车上,我再一次深深的感受师父的呵护、大法的神奇。因五一出游人多,车票紧张,加之邪党对法轮功学员進京上访拦截,车票盘查很严。我想这次一定堂堂正正進京,结果顺利买到五张车票。上车前,我望着车上满车厢的人和站台上的人山人海,心想这连二、三十岁的小伙子上车都很困难啊!我真的犯难了,因为与我结伴同行進京护法的还有从没出过门的老年同修,有的快七十岁了,如何把她们带上车,我只好求师尊。就这样在拥挤的人群中我们不知不觉的被推上了车,从脚不沾地、到宽松有座真的感谢师尊的巧妙安排,正应了师尊在《洪吟二》〈师徒恩〉中的那句话:“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在我们五人中,有一位曾被医院判了死刑的同修,通过大法修炼绝处逢生,她在这样昼夜熬磨中仍然精神十足。

進京后大家问我怎么办?我说:常人中有一句话,打酒的找提瓶的要钱。迫害是公安部执行的,我们就找它讲理。大家都同意,我们来到了公安部,见到门口的卫兵说明来意,他们看到我们都是近似爷爷奶奶的年岁了,不忍心为我们通报,善意的劝我们速速离开。我们说我们千里迢迢来这儿只为说说心里话,请为我们通报一声。僵持了很久,卫兵看我们决意要進,就只好通报并带我们進去,一警官接见了我们。我们总算找到了说理的地方了,一肚子话喷涌而出,从自己一身病谈起,谈到法轮功祛病健身神奇功效,从自己吃喝嫖赌、自私自利,因修炼“真善忍”而使家庭邻里乃至单位有口皆碑。加之同修的补充,特别是那位大法给了她第二次生命的同修讲述,从而见证了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无一害。他们听得十分专注入神,并不时的点头。后来看到又有其它省份前来的同修,我们只好尽快结束谈话,最后他一声长叹说:“好,就在家里炼吧,到这里又能如何呢?小胳膊拧不过大腿呀!”从他们的态度来说,我们看出他也是爱莫能助,但毕竟有所同情。

虽然那次我们被警车带走由单位接回,(回来后我被迫离开了单位)但最终我们做了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令人感慨的是在那样森严壁垒草木皆兵的时候能够一路顺利到京并畅快淋漓的表达自己的心声,能使接待者心动,没有师尊的加持呵护,我是没有那么大勇气与智慧的,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

回来后就遇到一件神奇的事,一天打坐入静状态很好,突然头顶上象有风扇在转,而且越转越快,最后象直升机一样,身体被提起来半米多高,当时心里极度紧张,虽然师父讲法中多次讲到:“大周天一通这个人就可以起空的”(《转法轮》)但是突然发生在我身上,还真没有思想准备呢,就这样一害怕就掉下去了。虽仅此一次,但我却深知师尊对弟子的鼓励与加持。

时隔不久我再次被单位招回,说是工作需要,说我人缘好,技术过硬,我知道一切都是师父在安排。果然那阵子邪恶搞转化、好多被转化的都是学法不深、不实的学员,我知道我的责任是什么,除了有机会与他们交流外,就是带些大法书特别是新经文给他们看。后来被犹大发现汇报,这样我又第二次失去了工作,并被国保大队绑架。

在被迫害期间,一天夜里,恶警吃饱喝足,赤着上身,露出长长的胸毛和一身赘肉,提着充足电的电棍,将我围住,我虽然强迫自己不要害怕,但还是很紧张,因为前不久就有一同修被逼供而被迫害离世。他们狠毒的把师父法像放在地上,逼我站上去,我不往上踩,头目就拥我,我站不稳,怕侮辱师尊,赶快蹲下来,他们见我不往上踩,就要自己往上踩,我决不能让他们侮辱师父法像,也不允许他们造业。情急之下我一下子就跪到师父法像前边,双手撑住法像上沿,将法像护住,望着师尊慈祥的面孔,我的眼泪差点掉下来。心想师父为我们操了多少心,付出了多少,今天就拼上这一百多斤了。看着师父的法像。我突然想起一段法来,师父说:“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我的心一下子坚定,怕的物质不见了,半天没有动静,等我抬头一看屋里,一个人都没有,原来恶警跑到别屋唠嗑去了。我长长出了一口气,知道是师父为弟子化解这一魔难。我恭敬的卷起了师尊的法像。高高的放在卷柜上,就坐在椅子上背法。

夜深了,恶警要休息就把我一只手高高铐在暖气管上,只能踮起脚站着,几天的折腾,我太困太累就睡着了,快天亮我被一警察拍醒,说:看你手还要不要了。我一看铐子深深陷進了肉里,手都变色了,一般人是受不了的,可我却睡得很香。我知道是师父在替弟子承受着这一切。我告诉他我是修炼的人,有师父保护。望着我那很快就恢复正常的手,他晃着不可思议的脑袋走了。

类似如此不可思议的事情,在证实法中还有许许多多,我会進一步整理出来,感恩师尊的呵护,见证大法神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