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正与家人的关系 念正才有神助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三十日】在常人中修炼,经常会受到一些常人事情的制约,如何对待这些常人的事,走正自己修炼的路,是摆在我们每一个修炼人面前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你心往常人方面一想,事情可能就是往常人的方向变化,你心站在法上想,那么你要的环境就会出现。这几年,每每发生的事情都是一个转折点,让我往修炼的路上转,在修炼的路上精進,事情做对了,那真是有如神助啊。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了。前几年,一直在师父经文指导中勇猛精進。迫害发生后每天都能上明慧网,学会了打印、编辑等等,理智的做着讲真相的事。二零零七年,有了孙女了。现在儿女都是独生子女,儿女家里有了后代,家长双方都希望在自己身边。我没脱离常人的想法。媳妇想回她家(在北方一个优美的城市),我没舍得,这常人的一念带来了不同的结果——亲家远,由我照顾儿子一家了。丈夫他们都上班,孙子就是我带了,我做饭、收拾忙个不停。这就打乱了我多年来的修炼状态。我知道这是我的常人心不去招来的。没走师父安排的路,走了旧势力的路了。

看到了问题,我想纠正。我和儿子住在这个城市的两个地方,一个城东边一个城南边。儿子想都住在我家,这样他们更没有责任,休息也不用管家、可以出去玩。这回我知道,有了事情先站在法上想一想了。我说我们去住你家吧。这样我在周末他们休息的时候,马上回到我自己家,打印真相币、资料。平常在他家边带孙子边做讲真相的事。可是炼功、学法做是做了,不能一心一意的做。有时心烦起来,和常人一样,法学也不入心。想到以后孙子上学什么都要你管,还不是一个人是一家人的吃喝啊。我是为法而来,怎么变成只为他们了呢?我亲家和我说,我们都是为儿女的。我就想我可不能和她一样只为儿女而存在啊,当初让她回老家就好了。

就这样一想,转机来了。媳妇工作单位要变了,她又想和儿子回北方定居,正合我意。但我那几天也是在常人和修炼人之间痛苦的抉择啊。邻居们都说,你带得这么累,现在孙子大了,天伦之乐啊,你给她们家了。丈夫也舍不得儿孙。想了几天,思想斗争了几番,最后说服了丈夫,同意他们到北方去。在常人看来不可思议。在南方大城市一家人有房有车生活得好好的,怎么这样?我却有我的主意。亲家她就是想为儿女,得到天伦之乐;而我有我想要的。那我们就各取所需吧。就这样我又有了自己的空间了。有时可能看到楼上楼下的孩子想起孙子了,有时可能有点寂寞(丈夫在外上班,每周回来一次),但我都能很快的回到修炼人的状态中来。

接着事情又来了。我父母年纪都是八十多了。原来在南方另一个城市工作,退休后,就回了北方老家养老。由于年纪大了身边无子女,很让我们担忧。他们不想回来,想让我们到他们身边。我想不行啊,我去了,又是在他家转了,没有我做三件事的空间了。不行,让他们来吧。这么一想。他们又因为一些事情就决定来我这个大城市住。父母来了,住在一起,我和他们都不习惯了。他们觉得我总是一个人在房间不知在干什么;而我在背法总因他们在外面房间走动而受干扰。我就觉的还是影响我做事。我做事不想让他们知道,他们是常人会担心的。但在一个家里,就很不方便。就这样一想。楼下就有房子腾出来了。我父母有经济能力,又能自理,马上决定租下来。接着又一家要卖房子,家具不要了,全部给了我们,就这样不到三天,我就给二老在楼下置好了一个家。他们独居惯了,所以很高兴。我也可以在楼上自己家里做我的事了。他们夸我真能干。我想:什么叫有如神助啊,这就是了。

接着又有事。我想要经常出门打语音电话。他们总是要问到哪去呀?回不回来吃饭啊?等你回来,反正是你出门记挂着你。久了,他们总想知道我在干什么。我想这不行。这时在他们退休城市居住的妹妹表示愿意和二老一起生活,因为父母工资很高,而妹妹一家人的工资很低。在二老还不想去时,我父亲一下子半边身子麻木了,我赶快送到医院,就不能动了,嘴也有点歪了,脑血栓了。这回他们想回退休城市也不能动了。我边跑医院就想这不行啊。就这么一想,奇迹发生了。父亲这个八十三岁的胖老头,十多天就能下地,脸也不歪了。二十天就能自己扶着走了。医院的医生、护士、病人都说奇迹,那个主治医生还要留父亲多住几天院,想创出个医学例子。当然我知道这是为我所用的。马上出院安排买车票,顺利的把他们送到退休城市。上不了楼了,租了个新的有电梯的房子。妹妹家人也愿意和他们一起住。一切安排很好,皆大欢喜。我在看望父母时,也可在我的房间里方便的打语音电话给有缘人。我回来了,又可做着自己该做的事了。

通过这几年的事,我明白了个理:站在法上想问题,众神都会帮你顺风顺水。

用真相币的体会

我自己打印真相币,用真相币已经多年了。在这过程中,见到了世人的变化,也体会到了什么是正念正行。我把我应对的一些状况写出来。

我打印的钱币是以一元、五元、十元为主。平常用钱,原则就是大钱换散钱后,把新一些的钱收起,旧钱和真相币混用。家人提醒我,在这个市级管理的很正规的大菜场,那个管理员越来越多,每天到处窜,你每天去小心被注意啊。可我看到的是,无论买的卖的,都很坦然,好象对真相币习惯了。所以那管理员再活跃,也摸不着头脑,人们根本不理他。大部份不看就收下,有的看一下就收了流通下去。这才叫润物细无声啊。下面是我经历的一些事。

一次我买水果给一个小伙子十元,他发现了字就看起来,我就问他,写的什么,我没戴眼镜看不清,你念念。他大声的笑着念起来。我说写得好。他笑,我问这钱能用吗?他说,能用,就收下了。

一次,有人发现有字,看一眼,我问他什么字,他说叫退党呢。他那么轻松的说出来了,我真吃惊。世人真是都知道了。真相币传播有效果,我心更坚定了。
一次我一下给了三张真相币,(这样是执着,以后我不那样做了)那人发现后说,你的钱怎么都带字啊。我就说什么字,我怎么没注意。他就给我看,我看了就说,啊这个字,那你不要我要,我留着。他一看忙说,我也留一张。于是我拿回两张,他留一张。

我买水果,给十元。那人拿着钱对着光看来看去。我知道他是看见有字不想收,又不敢不要。我就主动说,这个钱有字我看看。我看了一会,说你不要吗?那我换一张吧,他小声说,主要是象假钱,我笑了一下。我感到我在掌握着场面,完全没有什么怕。

当然也有不要的,那我说着为什么不要,然后就收回,也不非让他要。

这些事都发生在大菜场里。每天熙熙攘攘的人们,保安、管理员走来走去。连扫地的都带着红袖章搞治安联防。可真相币就这样流通着。人们心知肚明,没有了对法轮功的害怕、仇视、敌意,也没有了对共产党的维护、狂热。这样的环境下,共产党的迫害还能维持下去吗?它真是要解体了。

以上如有不正的地方,敬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