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人心证实法 师尊悄然而护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三十日】在正法修炼十二年的路程上,用尽人间的语言,也无法叙说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所发生的神迹,今天只写出十二年修炼历程中的点点滴滴。

一、传《九评》 发真相资料 救世人

1.下乡

某年某月,我与同修A、B、C一同下乡发真相资料救人,我们乘坐一辆出租车。我每次做事,首先发正念,清除邪恶的干扰。上车,开始背《论语》,背《洪吟》,用法来指导自己的言行。

一路顺利到达某村后,我们四人分两个组。我与B同修开始在一起发,B同修在墙上写字时,被村民看见,那人连喊带叫。这时,我在路边求师尊加持,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不明真相人背后操控他的邪恶因素,制止了他的恶行,不作声了。在师父的呵护下我们安全的走脱了。

在一个村屯,我们与A、C俩同修汇合。我们俩人发正念,一人发放真相资料与真相光碟,一人在水泥电线杆上、大铁门上写 “法轮大法好。”这时已是下午两点多钟了,我们在一起切磋一下,决定还是分组做的快,目标又不太明显。我又与C同修组合在一起,A、B同修组合在一起。

因我们带的资料太多,发到明天也发不完。A与B同修一定要把资料做完,与我们分开又進村去发了。我与C同修沿着公路背着《论语》,发着正念,往路两边的村民(汽车、摩托车、大门上)等贴真相粘贴和发放真相资料。

突然C同修脚疼得不能走路了,天也黑了。悟到是师父在点化我们不要起做事心,快点离开。我俩走了一段路,来到一个小城镇,我已经一天没吃饭了,C同修说我们吃点饭吧,我说不饿,时间太紧迫,师父让我们快点离开。

我们来到公共汽车站,回家的车已经没有了,只剩下高价的私人出租车,我们又没带太多钱。但我们不急不躁,坚信师父一定会帮我们的,再等一会,一辆三轮车来到我们身边停了下来,说你们给我一元钱,我送你们到公路边,那里有返回去的出租车,刚到公路边,我们把真相资料放到三轮车上,正好对面来了一辆出租车在那等着我们,我俩坐着师父为我们安排好的出租车,平安回到家,真是 “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

后来听说A、B同修被绑架了,A同修被非法劳教三年,出来后不与同修接触,现在不知去向;B同修怕心很重。师父讲:“修炼中加上任何人的东西都是极其危险的。”(《精進要旨》〈挖根〉)这次A与B同修出事,给我的深刻教训是千万不能带着人心去做事。

2.小区内发真相资料

某年,我在一高档小区住宿,那里封闭的很严,到处都是监控器、摄像头。外人不太容易進来。我想这里的众生也该救度,我利用取报纸的机会往住户报箱放《九评共产党》、真相小册子、真相信,电梯内贴“法轮大法好”,在户外小区花园休息的凉亭,放《明慧周报》等。发正念摄像头是对人的,对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弟子不管用。有缘人一定能看到真相资料。

一次我取完报纸,把《九评》投到住户报箱后,转身刚要走,从监控室出来四、五个保安,正与我对视,我一点也不害怕,师尊的一段讲法立刻打进我的脑中:“人对神能做什么?如果没有外来因素,人对神敢做什么?”(《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请师父加持清除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不允许他们对大法犯罪,用神念化解了邪恶的干扰。堂堂正正的从他们面前走过去,几个保安面面相觑,呆呆的站在那里不动,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平安的回到家中。

二、正念闯出邪恶的洗脑班

二零零二年,共产邪党在召开十六大前夕,疯狂绑架大法弟子。我由于怕被绑架写“保证书”的执着心困扰着,被邪恶钻了空子,被绑架到邪恶的洗脑班,地点设在拘留所。恶警把我送進去,大铁门咣当一声反锁上了。

進屋一看,全是大法学员,都是邪恶之徒用欺骗、夜闯民宅等卑鄙手段绑架来的大法学员。邪党为了十六大的“稳定”,绑架、关押大法学员。我们应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一切都不配合邪恶,放下生死之念,我是助师正法的大法徒,是宇宙中最正的生命,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

610头目在上面讲歪理邪说,我们就在下面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邪恶因素,他也不敢往下看我们。正如师尊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讲的:“大法弟子能用正眼去正视恶人,恶人马上避开目光。”我们的正念正行使另外空间的邪恶解体了,恶人也收敛了许多,会草草的收场了。

以后我不参加他们组织的任何活动,什么都不配合他们。和同修一起学法、炼功、发正念。偏僻地方的老年同修没能及时看到师父的新经文,我就把背下来的经文写给她们。一天早上二点多起来炼五套功法,全室的同修几乎都一起跟着炼,有力的震慑邪恶。师父讲:“你们自己做正的时候师父什么都能为你们做。如果你们真的正念很强,能放下生死,金刚不动,那些邪恶就不敢动你们。因为它们知道这个人你不叫他死,对他什么迫害都没有用,邪恶也只好不管他了。”(《北美巡回讲法》)三天后,在师父的呵护下,闯出洗脑班,汇入正法洪流中。

三、沸油汤烫脚安然无恙

某年夏末初秋的一天,我在一家饭店打工。下午煮大骨头汤,大约三个小时,我从炉台往下端锅,不小心一锅汤全洒在脚面上,袜子立刻烫出个大洞,我迅速将袜子脱掉,当时只有一念我是修法轮大法的,说没事就没事,结果真就没有事,脚连皮都没有破,红了一会就好了。如果我念不正,那么将带来的后果可能脚就会被烫伤腐烂不能动了。他们家人真正的见识到了大法的神奇,他女儿说:“不管政府怎么迫害法轮功,我们家不能没有法轮功,我们受益于法轮功,法轮功弟子人好,不自私,不骗钱,心地善良。”

四、找同修

我進京上访,被邪党迫害,失去了固定的工作。我来到A市打工,接触不到同修,看不到《明慧周刊》,没有资料来源,跟不上正法進程。求师尊指点找到同修啊!师尊看到弟子有一颗精進的心,给我安排了一个机会。一天一个熟人说,她的老乡在一家做钟点工,那家女主人的母亲是炼法轮功的,还把同修的电话号码及住址告诉了我。我找到了同修家。由于我们没见过面,楼下又有保安监视,我也没有说出自己的实情,几次叫她都不下楼,我在她家楼下打了三次电话,等了三个多小时也没见到同修。没办法见只好往回走了。

回去的路上向内找,静思自己有哪颗心没放下被邪恶间隔着,同修不见我。怕心:怕保安听到,怕同修家常人知道我的身份不接待我。怕心的背后还隐藏着很深的爱面子的人心,不敢报自己的真实身份。找到了执着的人心后,马上去掉它。

我回去后给同修写了一封信,第二天寄出去了。把自己的真实情况、住址、联系电话都告诉了同修。并求师父加持,一定让同修收到信件,不允许任何人私自拆封。我是某年八月七日去同修那找她,某年八月八日给她寄出的信,还没等信件寄到,同修某年八月九日老家有事回去了。我等了一天又一天不见同修回音,一个月过去了,二个月过去了,还不见同修的回音。放下急切的心,坚信师父坚信法的正念不动摇。

某年十月二十五日上午,电话铃急促地响了,我一接听正是同修打来的。同修说明回老家的原因,女儿一直给她保管着信,也没拆开,她女儿不修炼,受共产邪党的毒害很深,不允许她与同修接触,如果打开信件一定不能给她。我们有慈悲伟大的师尊在看护着呢。

后来同修又引领我认识A、B、C等同修,再后来又有更多的同修相识形成整体,互相配合,在A市三年踏实地做着三件事。

五、无求而自得

我進京上访,为法轮大法说句真话“法轮大法好”,被邪恶迫害,非法劳教一年,回来后又外出打工维持生活。但神奇的是,儿子高中学业也完成了,又考上了大学,毕业后自己到南方城市去应聘到一家外企,福利待遇优厚,工资收入可观。在茫茫人海的大学生里,高等名牌大学找不到工作的大有人在,亲戚朋友都说你儿子这么优秀,是你修来的福气啊!使我对师尊讲的:“因为你是炼正法的,一人炼功,别人要受益的。”(《转法轮》)的法理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

六、越是执着,越没有

零九年,我给儿子定目标,在A市落户口,买房子,找对象,心思都用在儿子身上。三件事做的不精進了,结果适得其反,一个目标也没实现,儿子电话说不想干了,做买卖又赔了钱,弄得我心烦意乱的。师父说:“我说你妄想,你干涉不了别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别人的命运,包括妻子儿女、父母兄弟他们的命运,那是你说了算的吗?”(《转法轮》)是呀!我修炼这么多年了,执着名、利的心、对亲人的情,证实自己的人心根本没有放下。法理清晰了,观念转变过来了,心性也升华上来了。一些好事又都来了。

零九年末,儿子被提升为业务科长,工资又涨了一千元,年薪十万余元,一零年,儿子又找到了如意的女朋友,来向我报喜。我的心再也不为其所动了。因为“我们是修炼人,人在俗世中、念在方外的人”(《各地讲法五》〈二零零五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真是“放下执著轻舟快”(《洪吟二》〈心自明〉),而越是执着越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