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相机对我失效 讲真相归正人心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三十日】我出生在农村,今年七十八岁了。因自幼家境贫穷,为生活所迫,七、八岁时就给人放牛,后来只上了几个月的夜校,没有什么文化。我于一九九八年有幸得法,身心受益。下面我将证实法和讲真相中亲身经历的事写出来。

一、正念定住恶警

一次,我与同修在闹市区讲真相发资料,突然发现,后面一辆警车盯上了同修,并紧紧尾随其后。两名恶警下车并伺机抓捕同修。在这关键时刻,我运用师父赋予大法弟子的能力,发出正念,顿时将两名恶警定住了,动弹不得。我们走出二十多米,回头看时,那两名恶警仍在原地,发生的这一幕,让路人惊呆了。

二、照相机对我失效 讲真相归正人心

二零零九年九月初的一天,我到某高校与同修切磋。我利用午饭后的空隙,在附近讲真相发资料,不料被一中年妇女向警察和保安告密。他们拿着《九评》和神韵光盘,问是不是我发的,我说是的。他们又问我为什么要发?我理直气壮的回答:为了救人。他们随后把我带到了学校警务室。

当时我没有一点怕心,心想正好向他们讲明真相。我不等他们发话,先揭露恶党如何迫害法轮功弟子的种种罪行。他们趁我不备,用相机给我拍了一张照片,我警觉后立即不让他们拍。他们拿着相机无可奈何的对我说,你看没有成像,一片空白。他们要求重拍一张,被我拒绝了。他们脸上流露出十分惊讶的表情,好奇的问我李洪志师父是不是神,问我有没有功能。我说不知道,你们去问师父。后来警务室打电话向辖区派出所报告了。

随即来了两名警察开车把我带到了派出所。派出所内有三、四名警察,他们并不急于“审讯”我,语气也比较平和,并忙着让座倒水,没有一点紧张气氛。歇了一会,他们问我是什么地方人,哪个单位的,叫什么名字。我说是某某地区的人,没有工作,叫某某,在丈夫单位食堂打杂。这时一个女警察要我说几句地方方言,我说了几句。

他们听不懂,不禁一个个哈哈大笑。看他们不急于发问,我想时不我待,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顺势向他们讲明真相。我说所谓“天安门自焚”,完全是江氏邪恶集团一手策划炮制的,并利用它们控制的宣传媒体,采用栽赃陷害的卑劣手法,妄图嫁祸给法轮功,愚弄老百姓,以达到它们不可告人的目地。从它们编造的所谓“天安门自焚”摄像资料看,漏洞百出,手法十分拙劣,不值一驳。

在师父的呵护下,我一个老太太越讲越精神,滔滔不绝,汗水浸湿了衣服。警察们侧耳静听,既不阻止,也不插话。接着我又讲了贵州平塘县桃坡村发现“藏字石”的经过,经有关权威专家鉴定的结论,这是一块两亿多年前形成的巨石,坠地后一分为二,二零零二年被当地村民发现,石头断裂面可以清晰辨认出六个大字:“中国共产党亡”。现在该处已辟为一个风景点,向游人开放。我说“藏字石”的出现,绝非偶然,而是中共坏事做多了,天怒人怨,天理难容,要遭报应的。“藏字石”在当地家喻户晓,这已是不争的事实。

最后,我说李洪志师父洪传的法轮大法是救度人的,教人做善事,做好人,从而使身心受益,法轮大法已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只在中国受到中共和江氏流氓集团的迫害,而在国外却受到欢迎和赞誉,孰是孰非,一目了然。

时间已到了下午四点多钟,我想派出所是恶党的基层维安单位,毕竟不是大法弟子久留之地,我发正念马上离开。果然不到一分钟,警察说你要回家,我们开车送你,我说不用了。他们说你年纪这么大,又是一个人,我们送你到公汽站,还问我乘车有没有钱。他们送我到公汽站后,我正准备下车,他们说天热,外面太阳晒,等公汽来了再下去。他们扶我上了公汽,还向我招手告别。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