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事向内找 破除邪恶的间隔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三十日】师尊在《大法弟子必须学法》中教导我们:“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你们的修炼是第一位的,因为如果你修不好,你完成不了你要做的事情;如果你修不好,那救人的力度也就没有那么大。”

为了让本地同修能够尽快的形成整体,我经常和一些同修从法理上交流,鼓励她们排除干扰,有问题向内找,共同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其间也有过因同修不理解而产生的摩擦和间隔。有些无法解释的误会有时让我很委屈,同修无中生有的指责和背后议论,常常弄的我剜心透骨的难受。

“遇事向内找”这一法理是我走出这一困扰的法宝,找到了自己那些不易觉察的人心、人念,纯净了自己,化解了矛盾。下面把我这一年多来如何向内找,向内修的经过写出来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

一、放下自我向内找

师尊在《致欧洲法会》中教导我们:“有些学员修炼中一直向外找、向外求、向外看,谁对自己不好了、谁说的话不好听了、谁太常人了、谁和自己总是过不去了、自己的意见总是不被采纳了”。当我再次学习这段法的时候,觉的师父的话字字句句打在我的脑海里。我不正是这样的人吗?

对照师尊的教诲,想起在学法小组同修们真诚的话语,自己隐藏着多少的人心。为什么我指出某同修的不足时没有人支持我呢?自己认为是为整体着想,要求同修讲话时不能对整体证实法有干扰,在这最后的时刻,师尊要求我们抢人、救人,我也希望大家在有限的时间里多救人,自以为在法上,好象细声细语都是为同修好,实质还是在强调自己的人心,认为自己比别人强。当别人触及到自己的不足时,就原形毕露,说话也不和气了。

如同修甲说和我一起讲真相有压力,同修乙就直截了当的说对我有妒嫉心,她怀疑我劝退是不是把真相讲到位了,不相信我每次能讲这么多人,还说:“你知道吗?你上次在外省劝退的七百多人,上网的同修给你少上了两百多人(其实没有这回事),我们讲真相,没有象你这样专用时间去讲,都是每次买菜、坐车碰到有缘人就讲。”当时我听到这些话,心中很不是滋味。觉的同修不但不鼓励,反而这样说。我就马上回她一句:“《明慧周刊》上登的一个老太太一天劝退六十人,我还只有她一半呢。你要用心去做,每天讲三十、四十都是没有问题的,因为你比我还会讲。至于我讲的质量怎样,有师父管着,有众神看着,要你操什么心呢?”这种口气,这种态度能使人信服吗?

通过学法我悟到,这是邪恶在利用同修的嘴在间隔我和同修,在干扰我们救人。但我不会真的向内找,而是浮于表面,那实质的东西根本不让碰,一碰就发火,修来修去,人的东西还那么强,而且表现的更隐讳。

第二次碰到同修乙,正好是两位讲真相的同修被绑架。同修乙在学法小组说:“你看某某真相讲的这么好,本地区还准备把她的事迹打印成小册子,作为其他同修的借鉴。你看一被绑架就把什么都说了,自己也不修了。”其实同修乙讲的是当时的真实情况,我看她说话的语气和态度,就认为她是含沙射影的指向我,那意思是说“你讲的多有什么用,不修自己,还不是常人在做大法的事”。我嘴上虽没说什么,心里却在嘀咕:但总比你有能力做而不尽力做的强。表面上很平静,内心却是波涛汹涌,处处都疑心别人说自己。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是不是要按真善忍对待同修?这三个字我做到了吗?特别是那个“忍”字,我怎么就做不到呢,“向内找”的法理怎么就记不住呢,记不住邪恶就会乘虚而入。到时师父也没办法帮你,那就魔吧,想到这我一下子明白了。

即便同修说的与事实有出入,我也要查找自己在这方面有没有欠缺。有些事情或许是师父借她的嘴来考验我,帮助我早点提高呢!看我能不能做到忍,能不能包容同修。虽说三件事自认为做的还可以,但我是站在什么基点上做的呢?师尊说:“常人也能做大法的事啊”(《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是啊,常人做大法的事,那有什么威德呢,那只能得福报,大法弟子是要跟师父回家的。悟到这里,我主动找同修乙从法理上切磋,她也认识到自己说话有误,我也讲了自己在修炼中的许多不足,希望她能多多帮助,在救人的路上携手前進。可喜的是,乙同修这半年多来也天天出去讲真相救人,而且每天劝退的人数还很可观。

“修炼就是向内找,对与不对都找自己,修就是修去人的心。”(《洛杉矶市法会讲法》)通过这件事使我认识到:要想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徒,一定要遵照师尊的教诲向内找,在修炼中遇到的一切不顺心的事和听到的逆耳的话,都要向内找,找出自己的人心,修去它,不断的纯净自己,这就是溶于法中。

二、修好自己才能化解矛盾

最近因为本地资料少,我们学法小组的老同修说没资料发,我就到一百里之外的老家去拿了一些资料,给那些不善于讲真相的老同修去救人。哪知同修不理解,好象是我不愿意发就推给她。因为我拿来资料都是有选择性的,是那种适合打开人心结的资料。如《天赐洪福》、《如何平安度过灾难》、还有《九评共产党》小光盘等。同修拿到手里一看,就说是过期了的,上面退党人数怕常人有误解,我就给她解释说上面退党的数字都是有日期的,截至某年某日退党多少人,这些资料都是老家同修认为很好的。老同修也没说什么,就带着资料回家了。

后来老同修三个星期没来我家学法,我很奇怪。她也没跟我打个招呼,我很担心她的安全,就问了另一个同修,那同修说:“老同修不理解你给的资料,怕到你那去又给她资料。”听了她的话,我很纳闷:老同修说她不善于面对面讲真相,愿意去发资料,再说我也没给她多少,还告诉她有其他同修要的你也可以分给她们一些。

正在不解时,另一同修又跟我说了一件事,也是我与老同修之间的事。我一听与事实不符,当时我什么也没说,只是淡淡的一笑,心里默默的发着正念,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同修之间出现这样的事我要向内找,一切我都不去计较,我珍惜同修之间神圣无比的法缘,决不因此造成同修间的隔阂,清除所有不利于大法弟子修炼的因素,不被其带动。然后平和的与该同修在法上交流。这一次我一点也没动心,知道这是考验来了,同修的误解,又是我要提高的时候了。

我想我不能和老同修就这样误解下去产生间隔,有什么问题我们要敞开心扉互相切磋,互相谈。也许老同修已经悟过来了,碍于情面不好到我家来,想到这里,我拿起电话就给老同修打,正好是老同修接的,我只当什么事也没发生,就约她去逛街(讲真相),她高兴的答应了。见面后,老同修非常激动,讲了她对我的误解:“你用钱拿来的资料给我发,我没花一分钱还怨你,这都是我的错。”并表示要回到小组学法,有资料一定要给她发。老同修还讲这段时间在家学习师父的新经文《什么是大法弟子》多遍,悟到了很多法理,说自己好糊涂,对我的误解太不应该了。

其实我和老同修的误解,都是邪恶在间隔我们,我们心不动,邪恶就没有办法。如果我在乎老同修的话、和她较真,邪恶就有机可乘了,老同修也会误会更深,这样会造成很不好的后果。

我想为什么这件事情发生在我身上,修炼人不会碰到与修炼无关的事情。通过不断的向内找,我发现我经常把自己的主观思想强加给别人,认为自己做的到的事,别人也能做的到,就不考虑别人的心态和承受能力,没想到在这样邪恶的环境下去救人,心态不稳就会造成严重的后果。今年我地有八个个人资料点被邪恶破坏,好几位同修被绑架就是教训。而这位老同修在修炼的路上是一步一个脚印,走的很平稳。

我们都是大法粒子,只有层次不同,境界不同,永远不要用自己悟到的法理去衡量别人,更不要用自己人的观念去强加于人。凡事多为别人着想,换位思考,抓住每一次矛盾,每一次刺激我们人心的话语,每一次不正的思想念头向内找,不断的提高自己,用无私的胸怀去对待周围的同修,真心的默默的去圆容,让我们在神的路上兑现我们的誓约,完成我们重大的历史使命,跟师父回家。

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