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文登市610和王村劳教所对刘红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三十一日】山东文登市法轮功学员刘红女士于二零一零年十月被中共警察绑架,被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非法组织提审,之后被送到王村女子劳教所,遭到洗脑迫害。以下是她的自述:

我是在一九九七年四月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得法以后从身体到思想都得到了很大的转变,以前身体较弱,抵抗力差,大病小病不断,得法后身体健康,再没有吃过一粒药。

中途因中共迫害停了六年。从二零零七年我才又从回大法中修炼,思想又从新得到了净化。以前我比较任性,什么都以自我为中心,学法后遇到什么事情,我会多去考虑别人,以“真善忍”宇宙法理为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与他人发生矛盾,也知道找自己的原因,心胸逐渐变的宽广。大法净化了我的身体和灵魂,我用亲身经历验证了法轮大法的确是一部教人向善、对社会对世人有百利而无一害的高德大法。

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三日早晨,我在路边讲大法真相,被蹲坑的恶警抓捕,随即恶警上我家抄家,抄走大法书、《明慧周刊》等大法资料,他们把我带到六一零审讯。因为我坚持“零签字”、“零口供”,他们就不停的威胁逼供,从早晨九点一直到下午三点左右,最后他们把填的表让我看,当我看到,问“还炼不炼法轮功”时他们造假填了“不炼”。我有些激动,顺手把那张表撕掉了。一个男恶警冲上来扇了我一巴掌并气急败坏地说:“这就是你的态度!”接着用胶水粘了粘作为证据,拿着走了。另一个恶警不屑地大意说我不识好歹,又说些其它难听的话,一直到晚上快下班时,我被他们送到了文登市拘留所。

在拘留所被关押的十五天内,六一零先后提审三次,每次都是用恐吓、引诱的办法对我逼供,前两次我还是坚持“零口供”、“零签字”。最后一次只让我按手印,一时糊涂就按了手印。

十五天后,我被送到了淄博市第二女子劳教所,先送到一个医院体检,强行抽血。那个医生还特意问:“是炼法轮功的吗?”然后就抽了一大管子血。把我送到劳教所之后,被非法关押在四大队,先找了一个邪悟者企图转化我,没有得逞。她们接着把我关到一个屋子里,逼我“转化”、写“四书”,恶警轮番上阵,并威胁扬言:“不写‘四书’就不让给家里打电话”、“不转化就别想回家”等等。晚上十二点以后才让洗刷睡觉,早上四点半就起床,在他们的恐吓、威逼、利诱以及肉体的双重折磨下,我承受不住向邪恶妥协了,这样过了二十多天他们把我放进班里和那些普教人员一起出工一起收工。

随后的日子里我越来越意识到自己做了一件对不起师父与大法的事,心里的痛苦压抑到了极点,一次我找机会跟警察讲真相,他们不但没有听,又把我单独隔离,放污蔑师父与大法的光碟,让邪悟者在我耳边不停的胡言乱语,并且动手动脚不停的推我,逼我接受他们的歪理邪说。他们利用家人来探望我的机会,找所谓挽救的借口,随意关我禁闭,一次一次逼我写所谓“四书”。这种精神上的摧残,包括不让我与同修说话,班里普教人员也不许说话,把我关在一个屋子里,吃喝拉撒不让出去,对我进行人格的侮辱。

邪恶的中共不但对我迫害,还迫害我的家庭。由于承受不住中共迫害,为减轻我的迫害,我丈夫对上我家准备营救我的同修进行举报,在提审时也配合恶警说话。并且用“离婚”做要挟让劳教所恶警好好“教育”我。那些恶警打电话给我家里恐吓说:“她要再炼,判她十年。”给我丈夫及其他家人施压。

从我回家至今,丈夫以我不放弃修炼为由一直逼我跟他离婚,完全不顾及不到十年的夫妻之情份,不顾及幼小女儿的感受。恶党的这种残酷迫害使正常的家人丧失了理性判断的能力。这么多年,到底是谁制造了千千万万“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人间惨剧,罪魁祸首是中共恶党。

这只是发生在我个人身上的迫害,也不过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冰山一角。我也奉劝那些还在帮恶党迫害法轮功的人快快清醒,期望你们在大是大非面前有一个正确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