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栽赃法轮功的一件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四日】中共江泽民集团一九九九年开始迫害法轮功时,曾利用其一言堂的媒体抛出所谓的“1400例”,后来又升级为“1700例”。有一件实事,曾在我们居民区一户人家里发生过,让我们看到,这些例子都是怎么来的。

那户人家的主人是一位叫梁辉的三十左右的男子。他父亲曾是一位国有企业的汽车司机,早年开车去工厂拉货时,因工厂氯气泄漏,不幸亡故。梁辉娶妻成家后,他的母亲便始终和他们生活在一起。据梁辉的邻居讲,他的母亲与儿媳感情不睦,而且身体又多病,曾向人透漏过活着没意思而轻生的念头。后来,梁辉的母亲于晚间迷上跳“老人舞”,其间结识了一位老年男性,就想再嫁,但遭到梁辉与妻子的强烈反对。与儿子、儿媳吵架后,本来就郁闷的她,又在一种“想不开”心结的驱使下,梁辉母亲就从她家居住楼的阳台跳下,当场死亡。

由于当时中共污蔑法轮功正起劲,所以中共各级政府部门也不惜余力积极收罗有关“罪证”,于是,当地派出所和市、区电视台的记者便来到梁辉家中,对梁辉劝说只要他承认自己母亲是法轮功的所谓“痴迷者”,梁辉就可得到五百元的采访费。好在梁辉并不贪那五百元的好处,就对派出所和媒体采访者说:“我爸死的够惨的了!我妈也死的惨!请你们别再弄这些不挨边儿的事打扰我们了!我妈根本就没炼过法轮功。我不缺你们的五百块钱!”派出所和电视台的人一看达不成采访的协定,就灰溜溜地走了。

像这样的“实例”在中国其它城市不知被采访过多少次,而有的家庭可能被送来的利益所诱惑、禁不住那些诱惑,就顺着采访者的套路走下去,于是就弄出那些采访到的所谓“实例”,在中共的媒体里上演,欺骗民众,煽动仇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