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易县两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情况补充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四日】河北省保定市易县法轮功学员冯国光被野蛮灌食迫害,于二零零二年正月含冤离世,时年四十四岁。

易县法轮功学员李桂敏,女,二零零一年七月被易县公安局绑架到易县看守所,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判刑十三年,在易县看守所内被迫害致死,终年三十八岁。

下面是我知道的两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情况补充。

一、冯国光被迫害致死情况

冯国光,男,家住河北省易县县城甲街,二零零零年被易县公安局绑架后,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二年在河北省保定劳教所里被迫害致死。

他的家人给我讲述了他的部份情况。

冯国光原是易县西陵乡乡长,在修炼法轮大法之前经常肚子疼,医院一直查不出病因,他的家人就给他念《转法轮》,一念他的肚子就不疼了,从此他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大法后,冯国光为官清廉,行为端善,被群众称为好干部。他从不吃请受贿,不争权夺利,经常自己带着方便面下乡为群众解决问题。

冯国光被非法劳教后,易县电视台专门编造了所谓的“冯国光其人其事”的假新闻,把一些莫须有的罪名强加给他,以此来歪曲事实,给法轮功抹黑。

他的家人第一次去劳教所看他,发现他的手腕处有伤,他含泪告诉家人,劳教所为了转化他,把他的嘴上绑上搓板,用棍子打他,用皮鞭抽他。后来管教不让他说下去,他的家人也就只好回家了。

酷刑演示:抽打
酷刑演示:抽打

二零零二年我在易县看守所里听到了冯国光的死讯,当时看守所长张树刚给他造谣说“有病不吃药死了”,后来才知道,冯国光的死是因为他写了严正声明后绝食,被劳教所里不懂医术的犯人强行灌食,食物进了肺里,保外就医后死在了易县医院里。

酷刑演示:灌食
酷刑演示:灌食

冯国光的姐姐曾患有乳腺癌,修炼法轮功后不治自愈,在一九九九年中共邪党开始镇压后,她不敢再炼,结果癌症复发,不久死去。

冯国光和他的姐姐,都是被邪党迫害死的。他年迈的母亲就这样失去了一对儿女,他的晚年已经变得无依无靠。

二、李桂敏被迫害致死情况

李桂敏,女,家住河北省易县城内,二零零一年七月被易县公安局绑架到易县看守所。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判刑十三年,在易县看守所内被迫害致死,终年三十八岁。

二零零一年七月我在易县看守所和李桂敏相遇,我们一直被非法关押在一个监号里。刚来时她就告诉我,她在二零零一年五月就被软禁在易县招待所里,那时每天都吃不饱饭,一天就靠两包方便面充饥,所以她的身体很弱。

二零零一年九月她被易县公安局提审了三天三夜,回来后她哭着告诉我:公安局对她用刑了,他们用特制的橡胶棒打她的后背前胸,打她的手背,现在这些地方都很疼。

不久他的妹妹来看她说,她被抓后,公安局几次上门抄家,恐吓她丈夫,还要她丈夫交罚款。她的丈夫不敢在家,去外边打工了,一直到现在也没有音信,她的一双儿女也都辍学在家,靠她妹妹供养。

从此,她精神压力很大,身体也越来越弱,她开始下午发低烧,咳嗽的很厉害,吃饭常常呕吐,后来吐的都是紫色的粘液,出去检查回来说得了胸膜炎,很严重,要立即住院,可是,看守所不让她住院,也不允许保外治疗,就给她开一点药吃。

二零零二年七月她的病加重起来,整晚上高烧不退,脸烧得通红,人也躺不下,呼吸困难,整晚不能入睡。人已经瘦得皮包骨头,可是家里一直没有人来看她,公安局也不允许她保外就医。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我被劫持往监狱,临走前她拉着我的手不放,我们俩人抱头痛哭,她说,如果我死了,一定要我把她受迫害的真相写出来。她说她想家,想她的一双儿女。当时那种绝望的眼神令我至今历历在目。

二零零三年三月,我在太行监狱听到了她的死讯,人家哭着告诉我,说那天他没有吃中午饭,人就不能说话了,看守所把他拉到医院,人已经不行了,可是还给她把肺部剖开了,医生说她的肺部都烂透了。

看守所的管教却一直掩盖着他死的真相,骗号里的人说,她转化了,保外回家了,还胡说什么这是共产党对她的恩惠。然后让犯人把她的被褥东西全都扔了出去。

一个年仅三十八岁的善良女子,就这样被活活的迫害致死。她死后,她的丈夫一直没有回家,一双幼小的儿女成了孤儿,一个原本美满幸福的四口之家,就这样被中共邪党迫害的家破人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