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边同修们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四日】大法弟子们都在自觉的做着自己该做的事,我身边的同修各自都承担起了本片同修在做三件事中的所需之事,默默的配合。

同修A今年七十岁,原是佛教居士,修炼大法后,就把她在佛教中所有的书籍装上箱子,放到庙里去了。她说:“我修大法了,这书放那儿谁愿用谁就用吧。”

她在学法中悟到了师父让弟子多学法、学好法的重要,所以她在学法上非常下功夫。到现在她读《转法轮》已超过一千遍,背《转法轮》二十九遍。她现在只要学《转法轮》她就是背。

她不但自己学好,还建议别人都好好学法,是凡到她家去的同修,她总要和同修一起学会儿法。她家是学法炼功点,这个炼功点是从她一开始修炼成立一直坚持到现在。我是一九九八年七月得法的,得法的第二天晚上一同修就把我领到她家看师父讲法、炼功录像,也一直坚持到现在。

她非常热心帮助别人,对钱、物她从不吝惜。十几年了,夏天空调,冬天取暖,吃饭、喝水、洗用等等,她从不让同修拿钱,有时同修很过意不去非要给她钱,总被她婉言谢绝。她经常说:我们都是一个整体,都是师父的弟子,比亲姐妹还亲,钱是师父给的、是大法资源,该付出的我就应该付出。同修中谁有啥困难只要她知道她都帮助。

在学法上更是如此。她看到一同修靠做买卖为生,很辛苦、很忙,该同修有两个孩子虽都走進了大法,但她因为忙,在关心孩子修炼上很欠缺,同修A就建议让孩子到她家学法。因为孩子还要上学,她就让孩子每天吃完中午饭后到她家学习一个多小时,自己就放弃了午休时间,陪孩子一起学法。尤其是二小子,提高很快,也纠正了不少错别字。

前年有两名同修从劳教所回来,同修A就想方设法让人找这两名同修,先是让同修给她们送书,后来就捎信让这俩同修都到她家来学法。对曾转化过的同修,她热心帮助、法理上切磋、帮着同修写严正声明,彻底否定旧势力的迫害。同修很快提高了认识:认识到自己的所作所为完全背离了大法,做了一个修炼人绝对不应该做的事,是对师父对大法的背叛,是最大的耻辱,决心痛改前非,从新做人,抓紧学法,尽快归正自己,精進实修,做师尊的真修弟子。现在这两名同修又都汇入大法洪流,都在积极的做着各自该做的事。

为了减轻做资料同修负担,让同修都能有时间学法,同修A就把本片资料点所用耗材,如墨粉、纸张等都准备的非常充足,她把墨粉一份份的分好,方便同修使用。本片所有同修平时用的mp3、mp5等全都是同修A帮助购买。同修A去买,买回来再找同修装内容,装好后同修A再试听,看看有没有问题,没问题了再给同修用。同修的mp3、mp5有毛病了,又是同修A去找人修理。有同修建议说:“你都这么大岁数了,去那个地方买东西挺显眼的,为了安全,还是让年轻人去买吧。”但同修A并没有介意,仍然做着她该做的。

凡平时有集体活动,同修A总是和同修一起默默配合,需要整体配合发正念的,她总是组织片上同修在她家集体发正念,有时和同修一起近距离去发。因为她做事都能在法上,能慈悲善待每一位同修,所以同修有什么事情都愿找她商量。

同修B,四十来岁。学法认真,对自己要求非常严格。她平时说话、做事、在参加小组学法时的穿着、坐姿都非常注意。她很注意配合整体。记得一次协调人提出几件事要同修们切磋商量去做。其中一件是如何组织帮助比较弱的学法小组同修的学法,让那些至今还没有走出来的、带修不修的和那些仍处在魔难中的同修在法理上尽快提高上来,共同跟上师父正法進程。另一件是二十四小时接力发正念,将一天二十四小时的时间落实到每位同修,同修每人一星期一次,每次发一个小时。这样做不给邪恶喘息的机会,以至彻底解体清除邪恶,对同修讲真相救人有很大好处。

之后同修B就提出并去了农村的一个学法小组(该村原来有学法小组后来停了)。因为是农村,农村的事很多、很忙、同修很累,平时稍不注意就容易放松自己,就跟不上正法進程。同修B就深入到该学法小组和同修一起学法切磋,法理上不断提高,共同跟上师父正法進程。对二十四小时接力发正念,同修B很认同,认为这种办法非常好,一个同修一星期才轮一次,每次一个小时,如果都能坚持做好,就能覆盖整个市,如果县里同修也都这样做,就能覆盖整个地区,邪恶就无处藏身、彻底灭掉。所以她每次都能按照协调人给她的时间段按时发正念。

同修C,五十多岁,老实忠厚,不爱说话。她学法认真,做事一丝不苟。她和同修一起到一个受病业干扰的同修那里学法。那个有病业的同修七十多岁,二零零一年就患了脑血栓,从没离过药。外边的野医生为了骗钱,有五、六个医生都很关注她,不断登门送药(大多都是营养药),因多年病业造成她脑子也不太好使,一次就被人骗走六千多元的药费。该同修虽然药物不断,但她对师父非常敬重,她从未放弃过学法炼功。

同修C看她对师父还是那样的虔诚,想到师父说:“我这个当师父的是不能落下一个弟子的,我告诉你们,所以作为负责人来讲,你不能给我落下一个弟子。”(《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所以就一直没有放弃她,一直陪着她学法。该同修小学二、三年级文化,到现在也已认不了几个字了,同修C就一字一句的教她,让她一字一句的读,有时一句话能读上好几遍才肯放过。该同修因文化浅,不好理解师父讲法的意思,C同修就给她一句一段的学,再说说师父这段法的字面意思是什么,是叫我们做什么的,我们应该怎么去做。C同修对该同修的帮助已长达两年多时间。学法中C同修都是让该同修读,自己很少读法,每次学法一下午都学不了一讲。还要抽时间帮助同修纠正炼功动作等,为了让同修尽快提高上来,共同跟上师父正法進程,C同修无怨无悔。不仅如此,C同修还帮她收拾家务、打扫卫生、剪发,同修非常感激。

经过两年多时间的不懈努力,现在该同修已能自己读法了,也能看周刊等刊物了,在法理上也提高上来了。明白了学大法和怎样对待病业的关系。很快的辞退了登门送药的医生,处理了自己长期以来购买积攒的药,身体变化非常明显:原来非常呆滞的神情精神起来了,原来在家里都是沿着桌子、床边走路,拄着拐杖扶着栏杆都不能下楼,现在离开拐杖也能两脚交替着下楼了。整个头的下半部份头发都变黑了。她真正体验到了学法实修的神奇效果。现在她也能到同修家去学法了,也能出去到黑窝附近发正念了。

同修D,五十多岁,学法好,法理清晰,爱帮助同修;做事实在、心诚、可靠,有种做不成事誓不罢休的劲头。一次,一位同修被绑架关押在看守所,看守所距离她的住处有几十里路远,但她每天都要和同修一起骑着自行车到关押同修的黑窝附近去发正念,风雨无阻;还和同修们一起配合被迫害同修的家人,一次次的到公安局、派出所去要人;发资料、贴不干胶等,从不停息,直到把同修营救出来。

同修D敢于面对现实承担责任,妥善处理同修家人与同修、与大法的关系。一次被迫害同修的家人对同修针对他家里的事揭露曝光邪恶非常生气(邪恶敲诈勒索同修家人几万元,同修给恶人曝了光),家人大发雷霆暴跳如雷,非要找出上网曝光此事的同修。同修D就大胆的承担了责任,就对他说:“你别再说了!这事儿是我做的。但我真的是为了你好,为了你们这个家好!那么多的同修为了营救你的家人,不分白天黑夜,不管刮风下雨,放下自己家里的活不干,一心一意的帮你要人,发正念、找公安、找法院、检察院,不都是为了你们吗?你不但不感谢我们,反而这样的对待我们?!算了!想告你就去告吧!事情都是我做的,和别人没有任何关系!”D同修的一番话,把他给镇住了,火气也消些了,停了一阵儿他说:“对不起!姐,是我错怪你们了!我也是因为花了好几万了,人没救出来,钱也搭進去了,心里着急有气呀!我给谁说呢?!你要理解我呀!”他哭了,他是那样的伤心。D同修安慰了他,又心平气和的给他讲了大法真相,讲了中共的邪恶。双方消除了间隔,达到了共识,处理好了同修和家人的关系,圆容了大法。

同修E,今年五十多岁,和上述同修一样乐于助人,谁有事找她,她都热情的去帮助,随叫随到,无怨无悔。同修E做事干脆利索,不嫌脏不怕累,任劳任怨。同修中有不在法上的事,E同修都主动的去找同修切磋,帮助同修在法理上提高认识,她总是说:我们要无条件的圆容整体、圆容大法,不能做任何有损于师父、有损于大法的事。

曾有一阵子,有个开天目的同修给好多同修看,谁找他他都给人看,个别同修已经被带动的很厉害。同修不断善意制止,但该同修就是不听,还照样给人看。E同修知道此情况后,就直接找到开天目的同修,谈了自己看法,提出让他以法为师,不要再做这些不在法上的事了。E同修的做法确实起到了很好的作用,也给那些喜欢找人家看的同修以提醒与警示。

同修F、G讲真相很好,多少年来她们一直在讲真相救人,她们正念很强,她们的场很正。她们走到哪儿,哪儿的邪恶因素就能灭掉,所以她们讲真相效果都非常的好,总是讲一个退一个,而且都是几分钟就退一个,临走还总是感谢声不断。

同修F只要是在一个地方讲上两个三个的,之后总要有人到处打听找她,传说“那个老人是个神仙,是专门来救人的,照她说的办法做还真灵验。”一位被她救的一个癌症晚期病人,不能吃不能喝,高烧不退,已有好多天了。医院催他出院,并告诉家人考虑准备后事。老伴无奈,只是哭。同修给病人讲了真相,退出了党团队,让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都诚心的照做了。之后他高烧退了,能吃些东西了,他奇迹般的好了。老伴高兴的眼泪直流,非要将老头的工资分一半给她,说“俺老头一月五千块钱,俺给你一半你得收下,要不是你救了俺,他人都没了咋还有工资呢?”同修谢绝了她的好意,告诉她要谢你就谢谢我师父吧,这都是我师父让我这样做的。

有一次同修F在路边给一位老人讲真相,这位老人是邪党党员,他退出了恶党的党团队,接受了护身符后,就问F同修:“你到俺大队去一趟,行吧?俺大队办公室有好多人都在看电视,你给他们也讲讲吧,他们都是俺村里干部。”同修说:“中!”就跟着那老人去了。果然是很多人都在看电视,那位老人对屋里人说:“我给你都领来一位行好的人,人家是来救人的,让人给大家讲讲吧?是好事!”大队的人由看电视将目光都转向了这位同修,同修就从天安门自焚栽赃案讲到江魔头被世界多国起诉;从邪党官员焚烧经书、砸庙砸佛像讲到现在的天灾人祸;从贵州的“藏字石”讲到《九评》的出世、讲到亿万人的退党大潮、讲到共产邪党的灭亡。讲的屋里的人不知是谁什么时候把电视也关掉了,都在神情专注的听同修讲,最后九人全都退出了邪党的党团队组织。

同修G讲真相,她不但自己讲,还带动其他同修走出去一起讲,G同修的做法是:对走不出来的同修首先和他们一起学法、切磋,让这部份同修在法理上提高认识。然后再带着同修出去。开始时先让同修在黑窝附近发正念,因为刚出来,先适应情况和环境,然后再根据同修个人情况(状态),再带他们一块去讲真相。开始也是先让同修在旁边边发正念边听边看,同修听着听着,逐渐的自己就能试着讲了,慢慢的自己也就能走出来独立去讲了。发真相资料也是,先给他们一份二份让她去发,后来就给三份四份让她去发,再后来给她三份四份她还着急呢,再后来干脆就自己随便拿了。直到自己能发能讲,独自去做。就是这样,G同修一个一个的带着同修做,讲真相救人。有不少同修在G同修的带动下走出来了,锻炼成熟了,她们不仅在近处做,还能出村到别的县、乡、镇、村去做。G同修的体会是:要想让同修走出来,必须首先和同修一起学法,同修明白了法理,很自然的自己就走出来了,不学好法只让同修出来讲真相发放资料是强为,有漏,不安全,应该对同修负责、对法负责是自己应该做到做好的。

我将自己身边同修的事儿写出来,一是与同修共勉;二是激励自己修炼如初,和同修共同精進、共同跟上师父正法進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